第三百零九章:小巷救美(2) - 神兵奶爸

第三百零九章:小巷救美(2)

第三百零九章:小巷救美(2) 趴在地上这小青年绝对阴狠,而且早有预谋,他故意趴在地上装死,等林昆过来之后,再趁其不备突然一击,手里的匕首寒气逼人,雪亮的匕刃在空气中划过一道疾驰的轨迹,向着林昆的脖子就剐了过来。 这突然的一击快如闪电,林昆也是有些措手不及,眼瞅着那森寒的匕刃,抖落了无数的杀气凛凛,就要扎进了他的脖子里,他手上突然一动…… 换做普通人面对这一击,十有八九是要被毙命的,挥着匕首的这个小混混也绝对是个狠角色,否则绝不会如此狠毒的一击直接冲着脖子扎来。 小混混满脸狰狞的表情,他的脸跟他手中的匕首一样冒着寒光,眼神中冒着灼热的红光,在他的眼中,此时站着的林昆已经是个死人了。 只可惜,他遇到的不是个普通人,而是曾经漠北的狼王,就他这点小把戏,别说是要林大兵王的命了,就是想要擦伤林大兵王一点皮毛都没门儿! 林昆手上突然一动,竖起两根手指,迎着那寒光凛凛的匕刃就夹了去,他这两根手指的速度当真也是快到了极致,几乎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听铿的一声脆响,那森寒的匕刃硬生生的静止在了空气中,至此时匕刃的尖距离林昆的脖子只有零点一毫米不到的距离。 震惊…… 惊恐…… 诧异…… 不可思议…… 包括挥着匕首的小混混在内,三个小混混全都呆住了,蜷在地上的女孩迷蒙着双眼,隐约的看到了眼前的状况,目光里隐隐透露出一阵惊诧。 令人震惊的还在后头呢,林昆冲着挥着匕首、满脸惊诧的小混混邪魅的一笑,两根手指突然的一用力,喀嚓一声极其清脆的响声,紧接着铛啷啷一阵响动,众目睽睽之下,那森寒的匕刃直接被折成了两段。 这…… 这似乎只有在武侠小说里出现的场景,顿时把三个小混混的下巴差点惊的掉到了地上,握着匕首的小混混脸上惊诧的表情更是无以复加,从头到尾,他是最清楚看清整个过程的人,从林昆抬手到夹住匕首,再到夹断…… 紧接着,林昆反手一个巴掌向眼前惊的呆的小混混掴去,就听啪的一声脆响,这一巴掌的力道不说有多大,但直接把小混混给打的哎哟一声痛叫,整个人一头栽倒在了地上,他想马上爬起来,林昆的大脚板子已经亮了下来,冲着的他的后背就是一脚,这小混混马上一声惨叫,一大口鲜血吐了出来,整个人两眼一黑,马上陷入了半昏不死的状态。 林昆最痛恨这种男人欺负女人,一个挺大的老爷们,干点什么事不好来欺负女人,还特么的三个人凑在了一起,这种货色遇到多少他收拾多少! 另外的两个小混混这时回过神,见同伴被打趴下了,两人二话不说,挥着拳头就向林昆砸来,嘴里声势凛人的大声喝吼着,瞧这气势绝对是恨不得一拳把林昆给砸到泥里。 两个小混混一左一右,左右开弓的向林昆围杀过来,他们自认为很有气势的进攻,在林昆的眼里就仿佛戏台上唱戏的把式一样,全都是花架子。 只见,林昆很随意的向前踢出一脚,这一脚速度不说有多快,却是很精准的踹在了其中一个小混混的裤裆上,在脚背接触裤裆的一瞬间,脚上的力道猛的加大,顿时就听‘啊’的一声惨叫,叫声歇斯底里,就好似杀猪场里杀猪了一般,整个人应声躬成了虾米状,两只手捂着裤裆原地蹦的老高。 另外一个小混混见状没有停下进攻,拳头扔挥舞的烈烈作响,冲着林昆的后脑勺就砸过来,眼瞅着拳头就要砸中,这小混混脸上的表情灼热而又狰狞,可就在他马上就要砸中的一瞬间,眼前的后脑勺突然消失了,拳头砸在了空气中,他整个人失去了重心,猛的就向前栽倒去,与此同时他的后背上突然一股巨力传来,直接就将他掀翻在了地上。 呼通…… 啊! 小混混整个人实实的趴在了地上,浑身上下一阵裂开般的疼痛,他想要爬起来,可浑身上下已经被摔的一点力气都聚不起来了,咬着牙抬起头,正好迎上了林昆俯视而下的目光,目光轻佻戏谑,嘴角挂着一抹邪魅的笑容。 这小混混此时终于意识到了,今天晚上自己遇到狠茬了,早知如此,刚才逃跑就对了,现在算是玩完了,想逃也逃不掉了,只能任人宰割了。 “大……大哥……”趴在地上这小混混灵机一动,开始向林昆哀求起来,“咱们远日无仇近日无冤,你高抬贵手、手下留情,就放了我们一马吧。” 林昆笑着摇摇头,也不说话,走到这小混混的身后,抬起脚板子冲着他的裤裆就踩了下去,脚板子带起的风声在呼啸,落下一瞬间就听‘喀嚓’一声细微的声响,这声音仿佛蛋壳被踩碎的声音,同时一声惨叫响起,在这漆黑的夜色中,仿佛一把透着无数哀伤的匕刃冲进夜空。 顷刻间,三个小混混都如死尸一般躺在了地上,其中两个严重的口吐白沫,今夜过后,他们三个鸡飞蛋打,以后再也不能霍霍小姑娘了。 林昆走到墙角,扶起蜷缩在地上的小姑娘,早在他打到三个小混混之前,他就已经认出了这个姑娘是闵小优,金凯哭着嚷着让他帮忙寻找的闵小优。 闵小优感激而又胆怯的看着林昆,他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是好是坏,刚脱虎口,要是再入狼口可就糟了,林昆冲闵小优微微一笑,道:“我认识你,闵小姐。” 闵小优满脸的疑惑,嘴唇翕合了两下,虚弱的说:“你……你是谁?” 林昆微笑着说:“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不会伤害你,而且会带你去见一个人。” 闵小优脸上的疑惑更深了,虚弱的道:“你到底是谁?” 林昆笑了笑,没有回答她,直接一把将她扛在了肩上,就像旧社会时的土匪抢女人一样,大摇大摆的向身后被砸穿的大墙洞走了过去…… 把闵小优放在了后座上,林昆坐进了老捷达里,拿出手机给金凯打了个电话,电话响了好久才被接听,对面传来了金凯哭哭啼啼的声音。 “咋了,阿凯。”林昆笑着问,心里却是明镜似的,这厮肯定又是在为找不到闵小优而伤心呢,而且肯定又喝了不少的酒,这会儿不一定在哪堕落呢。 “你就别笑话你哥了,你哥现在的心情痛不欲生,你小子还能不能有点同情心?”金凯在电话里哭声的抱怨,完事又咕咚咕咚的灌了两口酒。 “不就是个女人么,至于么?”林昆有意用眼角的余光透过后视镜向后座上的闵小优看去,故意说道:“天底下女人还不多的是,为了一个女人把自己搞成现在这幅德行,你好意思说你是金家的大少爷么?” 后座上,闵小优脸上的表情动了一下。 “什么不至于,你不知道我这心里有多难过,以前不知道珍惜,现在真的失去了,心里才明白,原来她对于我是那么重要,如果再让我找到她,我一定会用百分之百的心对她、去爱她,让她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电话里,金凯哭声懊悔的说,林昆故意将手机按了免提,金凯的话被后座上的闵小优听的清清楚楚,闵小优脸上的表情平静,目光有些呆滞。 金凯又接着说:“兄弟,你哥我现在每天都要看无数遍她的照片,每天都要对着她的照片说小优我爱你,每天都要发誓一定要找到她,每天……” 后座上的闵小优突然挣扎着出声,几乎是用尽全力的喊道:“凯哥!” 也就是这么一瞬间,闵小优的眼眶里突然噙满了泪水,那泪水不受控制的涌流了出来,在她那清秀美丽的脸颊上,洇湿了两道长长的痕迹。 电话的另一头,金凯的声音戛然而止,过了能有五秒钟,才传来声音,“兄弟,刚……刚才那是谁的声音?你告诉我,那……那是不是小优?” 林昆对着手机笑着说了句:“告诉我地址,我马上把她给你送过去。” 金凯马上迫不及待的说出了地址,林昆笑着把手机放到了闵小优的面前,脚底下一脚油门,老捷达一声咆哮,拖着长长的尾灯消失在夜色中。 金凯这会儿正在他海边的别墅中,这栋别墅是他单独在外面置办的,平时很少过来住,偶尔也只有带女孩过来玩,金元宗的家教很严,平时金凯都是回家住的,他要是敢一连三天不回家,金元宗就敢用藤条把他的屁股抽开花。 这别墅里过去一直被收拾的干干净净,每隔几天就会有专人过来打扫,可这才短短几天的时间,整栋别墅被金凯糟蹋的就像是个大垃圾堆一样,垃圾到处都是,酒瓶子到处都是,金凯整个人就躺在这大垃圾堆的中央,用一种无法言说的颓废,来诠释他此时难过、纠结的心情。 门铃摁响了,金凯昏暗的眼睛陡然一亮,丢掉了手里的酒瓶子,就向门口跑过来,打开门一看,他整个人立马有些呆住了,眼前林昆扛着一个人站着,这让他一时间有些摸不到头脑,这到底是在弄啥呢? “愣着干嘛?”林昆笑着说:“还不赶紧让开,我把你的小优找回来了。” 金凯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让到了一边,林昆大步走进了别墅,一看别墅里乱糟糟的场景,马上唏嘘了一声,“我说阿凯,你这也忒能作了吧!” 金凯根本不回答他,急忙忙的把闵小优从林昆的肩上抢了下来,看清了真的是闵小优后,他眼眶中的热泪顿时奔放了出来,“小,小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