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小巷救美(1) - 神兵奶爸

第三百零八章:小巷救美(1)

第三百零八章:小巷救美(1) 余宗华和韩唯政联盟,对于韩唯政来说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好事,他可以借着余宗华的实力和省长于庆元抗衡,抗衡的最终目的是他想做出政绩造福百姓,至于造福百姓之后在官场能够更进一步,那都是后话。 韩唯政骨子里对政治的热情,绝对是值得称赞的,余宗华也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权衡之后才做出决定要帮他,余宗华心里的想法很简单,帮韩唯政可能会给自己带来麻烦,但对于整个辽疆省的百姓来说绝对是好事。 于庆元赖在省长的位置上已经十年多了,在政治上也没什么热情,就是坐着省长的位置,过着土皇帝一样的生活,对于辽疆省的发展和建设,以及老百姓的各项福利指标,全都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干着,不图有功但求无过。 有这样一个不思上进的省长在,而且这省长还极力的遏制着一心想要做出成绩的省委书记的权力,可想而知对辽疆省的发展造成多大的阻力。 这些问题,余宗华过去也都看在眼里,只是他不愿意去参与政治的角逐,他一个一心安于退居二线的人,还去惹那些没用的事干嘛,没意义。 但现在不同了,从余宗华答应帮助韩唯政的那一刻起,他心里沉寂的政治火苗被点亮了,即便肯定恢复不到过去的热情,但他也想为辽疆省的发展做出贡献,改革开放以来,东北的发展一直都不如南方省市,南方沿海的城市占尽了地理优势,即便东北很难发展到那种层次,也应该更上一层楼才是。 余宗华和韩唯政联盟,往大了说对辽疆省是好事,往小了说是对韩唯政个人是好事,同时对于林昆来说也是好事,有韩唯政这个省委书记在背后,他在中港市发展,肯定是会有更多便利条件的,当然这都是后话。 从万国食府里出来,余宗华坚持让林昆送韩唯政夫妇和韩心回住的地方,自己和妻子打了辆出租车自行回去,余宗华的态度坚决,韩唯政只好答应。 坐在出租车里,王兰问余宗华,说:“老余,你真打算帮老韩,和于(于庆元)作对么?” 余宗华望向窗外,繁华的夜色令人眼花缭乱,“辽疆省该变一变了,总这么龟速的发展下去,会被那些个大省甩的越来越远,就是一些发展落后的省,恐怕不出五年就能追上我们,我不想辽疆省被别人踩在肩上。” “可……”王兰看了看出租车司机,出租车司机正拿着对讲机说话,显然对他们的话不在意,她这才小声的说:“你就这么相信老韩的能力?” 余宗华得意的一笑,回过头看着王兰,道:“兰啊,我的眼光你还用怀疑么?” 王兰笑了笑,道:“那你看林昆呢?” 余宗华毫不犹豫的说道:“这孩子前途无量。” 王兰道:“那我们志坚?” 余宗华道:“他不愿在部队里待着我也不强求了,想来中港市就来吧,孩子大了不由我们了,就让他去折腾吧,说不定还能折腾出名堂来呢。” 王兰笑道:“你对你儿子就那么有信心?” 余宗华哈哈笑道:“当然了,虎父无犬子嘛。” …… 另一边,林昆开着老捷达,稳稳当当的行驶在路上,看到这老捷达的外形的时候,韩唯政的心里忍不住的皱眉头,这好端端的一辆车,被整的花里胡哨的,透过这车就能看到开车人的性格,肯定是个毛毛愣愣的主。 可当老捷达上道了,韩唯政马上在心里就改变了想法,就是他那个开了将近三十年车的老司机,开车也不及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沉稳,透过车内的后视镜,韩唯政不禁的开始重新审视林昆,这个看起来吊儿郎当、小混混一样的年轻人,正在一点一点的推翻在他心里原有的想法。 老捷达停在了韩心住的小区外,林昆推门下车,到后面替韩唯政打开车门,韩唯政从车里走出来,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心里却是很满意。 站在小区的大门口,林昆笑着说:“韩叔、韩婶再见。” 一路上一言不发的韩唯政,这时终于开口了,语气淡然的说道:“小林,回去的路上慢点开,注意安全。”这口吻就像是老首长在关心手下一样。 “谢谢韩叔。”林昆笑着说道。 韩唯政和徐洁向小区里走去,韩心跟在后面,走了几步之后回过头,冲林昆露出一个笑脸,张着嘴无声的做着口型,那口型的意思是‘谢谢!’,并把手做成电话的形状放在耳边晃了晃——有空打电话。 林昆笑着点了下头,韩心一家的背影彻底走进小区里后,他转身坐进了车里,深呼吸一口气,今天晚上虽然是无惊无险的,可他演戏演的累的够呛。 打开了cd的按钮,马上一曲狂暴的dj充斥整个车厢,脚底下油门猛的一踩,老捷达一声歇斯底里的咆哮,轮胎磨在地面上发出一阵刺耳的声音,尤如一道黑色的闪电一样,眨眼就消失在了小区的门口,门口保安室里的老大爷不可思议的揉了揉眼睛,半天才吐出一句:“要飞啊!” 一路狂飙过后,林昆把车停在了一条巷子口,路过的这是一片老城区,入夜了巷子里格外的幽静,这种老城区大多住的是老年人,老年人夜里都喜欢到有灯光的地方去乘凉,打打扑克下下棋什么的,这巷子里一片昏暗,里面只有一盏昏黄的路灯,周围一片杂乱,看上去有些阴森。 林昆停车是要撒尿,晚上酒水没少喝,他对酒精几乎是免疫的,但身体对水分不免疫,喝多了就得往外排。 林昆走进巷子,扶着墙对着眼前的一个黑漆漆的垃圾桶就开始放水,还一边吹着口哨,尿完了之后抖擞了两下,提了提裤子就准备回到车里,这时忽然就听隔了一道墙的另一边一阵细细碎碎的声音传来,仔细的一听…… “嘿嘿,这妞不错呀,很正点嘛!” “咱们今个真是捡着了,哈哈!” “咱们仨谁先上?” …… 林昆眉头顿时一蹙,伸手摸了摸墙壁,是那种旧时用红砖给堆砌起来的,年久失修,墙面上已经长出了绿苔,昔日固定墙体的水泥也都松散了。 林昆最看不过这种男人欺负女人了,忒大个老爷们非要对女人硬下手? 林昆也懒的翻墙了,直接亮起了他的大拳头,冲着眼前的红砖老墙就砸去。 轰……轰隆……轰隆隆! 随着一声声响起,老墙正一点一点的摇颤,而且摇颤的越来越厉害,墙面上的那些水泥渣,随着哗哗的往下落,整堵墙仿佛随时都能塌下来。 墙的隔壁,三个二十几岁染着黄毛的小年轻,正擦拳磨掌的要对缩在墙角的一个女孩动手,女孩半昏不睡的,眼神乞求的看着三个小年轻,目光从三个小年轻那猥亵的脸上折射回来后,马上变成了深深的绝望。 三个小青年刚要对女孩动手,突然,随着阵阵轰隆声响起,墙壁开始摇颤起来,三个小青年眉头一蹙,不解的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个直接啐口骂道:“麻痹的,这特么的谁大晚上的弄啥呢,骨头痒痒欠揍吧!” 这小青年话音刚落,就听呼通一声巨响,老旧的红砖墙被硬生生的捣出了窟窿,一只碗钵大小的拳头从后面伸了出来,把三个小青年吓了一跳。 三个小青年同时向后退了一步,墙角的女孩也害怕的挣扎着向一旁挪了挪,她此时神志不清,身体虚脱,咬着牙费了好大的劲儿,也只稍微挪腾了一点,拳头砸通的方向,就在她斜上方不远,一块崩下来的小砖块,正好砸中了她的脑门,在她白皙的脑门上砸出了一个大包。 三个小青年愣神了,眼神直勾勾的看着透过来的那只大拳头,大拳头慢慢的缩了回去,一张邪意的面孔出现在洞口,这张脸其实本不邪意,只是配合上此时的环境、朦胧灯光的衬托,令人不禁由心的寒栗。 三个小青年脸上的表情陡然惊恐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眼神全都瞪的老大,头顶上的头发都根根倒立了起来,其中一个小青年失神的喃喃道:“我滴妈呀,这到底是人是鬼呀,兄……兄弟们,我们快逃吧!” 说完,这个小青年已经回过神,转过身就要跑,忽然就听身后一声厉喝,“站住!” 这小青年哪还管那些,撒开腿就要跑,只是他刚迈出一步,前脚还不等着地,忽然就觉得小腿处一阵钻心的疼痛,仿佛被子弹击中一般,整个人脚底下一个虚空,径直的就向前摔倒——呼通一声,把地面砸的一颤。 “哎哟……” 小青年趴在地上痛哼着,这一跤摔的不轻,骨头仿佛都被摔散了一般。 另外的两个小青年这时回过神,两人心里此时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逃,不等他们转身,冰冷的声音从墙洞里又传来,“跑,和他一个下场。” 看着趴在地上痛叫的同伴,这两个小青年也是一身的冷汗,脚底下不自觉的就如灌了铅一样,丝毫也挪不动了。 震慑住了两个小青年,林昆扬起拳头咣咣又冲墙砸了两圈,把墙给砸出了一个大大的窟窿,他从里面穿了过来,手里握着一小块的碎砖块,地上趴着的那个小青年,就是被他用小砖块给砸倒的,他没有理会愣着的两个小青年,径直的走向了趴在地上的小青年,抬起脚冲着屁股踹了两下道:“别装死了,赶紧麻溜的起来。” 地上的小青年仿佛没听到林昆的话,继续咿呀的痛叫着,刚摔倒地上的时候是挺疼,这会儿早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他之所以这么装着,是有他的预谋。 林昆蹙了蹙眉,隐隐感觉到一阵杀气从地面上升起来,不等他想明白,趴在地上的这个小青年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跳了起来,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把匕首,冲着林昆的脖子就狠狠的剐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