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相亲(3) - 神兵奶爸

第三百零七章:相亲(3)

第三百零七章:相亲(3) 韩唯政根本不理会林昆,冷哼一声就向门外走去,林昆虽然穿的很利索,但在此时的韩唯政眼中,就是个低调的市井无赖,他堂堂辽疆省的省委书记,女儿居然和这么一个小瘪三混在了一起,简直是他的耻辱! 徐洁看着韩心,女儿脸上肿起的五个清晰的指印,令她的心疼痛不已,可老韩走出去了,她就是再舍不得女儿,也得跟着走出去,站起来对韩心道:“闺女,回家后用冷水敷敷,这样消肿快,你别怨你爸。” 韩心抿着嘴唇,豆粒大小的泪珠吧嗒一声落在地上,这一刻她的心很痛,痛的麻木凌乱,她不光为自己而心痛,为母亲心痛,也为一心想要在仕途上更进一步的父亲心痛,人总是为了那些虚名,而舍弃了太多。 “徐阿姨,请留步。” 林昆微笑着站起来,走到徐洁的跟前,“徐阿姨,我明白韩叔叔的心情,一个蒋天德算不了什么,如果他见到了坐在隔壁的人,肯定会豁然开朗。” 徐洁不解的看着林昆,道:“隔壁?” 韩唯政一口气走出了饭店的大门,他少有发脾气的时候,更少有会对自己的女儿动手,他今天实在是抑制不住,但刚走出了大门外,他就开始后悔了,他抬起手看着自己的双手,想起自己刚在抽女儿的一巴掌,想起女儿肿起的脸颊,要不是周围有人路过,他会立马抽自己一巴掌。 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拿出来看了一眼,是妻子徐洁打过来的,韩唯政语气平淡的接听了电话,电话里徐洁说:“老韩,你快点上楼来。” 徐洁的声音有些激动,韩唯政却是完全会错了意,他最直接的以为是韩心出了什么事情,因为刚才自己打了女儿,女儿的心里不痛快所以干傻事。 韩唯政气喘吁吁的跑到了楼上,结果却看见了正站在包间的门口和徐洁聊天的余宗华夫妇,韩唯政整个人一下子愣了,以为自己幻觉了呢。 “韩书记。”余宗华笑盈盈的打招呼道,两人的年纪相仿,平时也仅是同事的关系,加上他们俩一个是实权派,一个是退居二线的,平时来往的本来就不怎么密切,所以在称谓上还是加上职位的尊称最合适。 “余书记。”韩唯政笑着迎过来,伸出手两人象征性的握一下,心里搞不清楚余宗华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既然是出现在了这里,就一定有蹊跷。 韩唯政也是政治上的老手,对于人物、地点这种基本因素的敏锐嗅觉必须有,他的直觉告诉他,余宗华之所以出现在这里,肯定是和女儿的那个小混混一样的男友有关,至于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他还拿不准。 韩唯政试探性的问道:“余书记,这么巧你也来中港市了,怎么没事先说一声,我们还能坐同一趟高铁过来,路上也有人聊聊天什么的。” 余宗华笑着说:“我也是在沈城里待的有些闷了,带着夫人出来走走。韩书记,来里面请,今天趁着这个机会,咱们一起吃顿饭,喝杯酒。” 韩唯政笑着说:“好啊,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和余书记坐在一起,咱们今天好好的喝上一顿,也不记得上次喝醉是什么时候了,今天就和余书记来个不醉不归?” 余宗华笑道:“好啊,韩书记都这么说了,我必定是舍命陪君子,不醉不归!” 韩唯政和余宗华一起走进了包间,林昆和韩心都已经在座位上坐着了,看到林昆和韩心,韩唯政一点惊讶的表情都没有,他早已料定林昆和余宗华有关系,至于两人之间的关系到底如何,还有待继续考证,不过换句话又说回来了,假定林昆和余宗华只是普通关系,怎么可能大老远请的动余宗华,余宗华可是出了名的不争名利,又怎么会为一个不太相干的人来到中港市? 余宗华笑着说:“韩书记,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林昆,我的大侄子,要不是我的这位大侄子,我们老余家的独苗怕是早就死在索马里了。” “哦?”韩唯政不由的认真打量起了林昆,余志坚过去被索马里的恐怖团伙掳去的事,他也是有所耳闻的,也听说过是漠北军区派人去把余志坚给救了出来,听说救余志坚那小子的身手极其的了得,不光把余志坚给救了出来,还单枪匹马的几乎把整个恐怖团伙都给瓦解了。 怎么看林昆都像是个街头的小混混,韩唯政心里对余宗华的话起了怀疑,眼前的如果真是传说中的那小子,那至少应该是个行如风坐如钟的狠角色吧,怎么也不应该是现在这个一副吊儿郎当小混混一样的角色吧? 可不管怎么样,余宗华身为省人大的书记,也不至于会骗自己吧? 林昆站了起来,礼貌的微笑道:“韩叔,刚才实在抱歉,冒犯之处还请原谅。” 当着余宗华的面,韩唯政怎么也不至于再对林昆板着脸,笑着说:“罢了,没什么。” 余宗华看看韩唯政,又看向林昆,笑着说:“昆子,你就放心吧,韩书记的肚量,装下你刚才的那点小破事轻而易举,以后多注意就是了。” 林昆笑着说:“知道了,余叔。” 桌子上的饭菜已经摆好,论官位职能而言,韩唯政要高过余宗华,所以这第一杯酒是余宗华提起来敬韩唯政的,余宗华举着酒杯,满面微笑的对韩唯政说:“韩书记,难得有一起喝酒的机会,来,这杯我敬你!” 韩唯政端起酒杯,笑着说:“谢谢余书记,咱们共事了这么长时间,我对余书记的为人一直很钦佩,这杯酒你敬我,我也敬你,咱们干了!” 官场上,余宗华和韩唯政都是很沉稳的人,俗话说小心驶得万年船,官场上忌讳的是风风火火,讲究的就是‘沉稳’二字,只有沉稳方能一步步的向前,那些作风风风火火的官员,大都在风风火火中,将自己的仕途烧的连渣都不剩。 可此时看余宗华和韩唯政喝酒的架势,和往日沉稳的形象大有区别,这更像是两个老友举杯痛饮,而不是两个位于省政权顶端的两个大领导之间的对饮。 一杯饮尽,林昆和韩心马上帮余宗华和韩唯政满上,刚才喝的是白酒,这一杯酒下肚之后,两人的脸上隐隐浮现一抹红晕,酒劲儿真不小。 第二杯酒是林昆举起来的,林昆也没考虑到具体的酒桌规矩,反正看余宗华和韩唯政喝完了,他马上就把酒杯举起来,笑着说:“这杯酒我敬两位叔叔,两位婶婶,祝两位叔叔官途高远,两位婶婶越活越年轻!” 话,绝对是朴实而不是华丽的,不过这话却恰到好处的说到了四个长辈的心里,韩唯政一心想要在官途上再进一步,余宗华倒是没什么期望,从没想过要在仕途上如何如何,他只想晚年守在妻子的身旁悠然度日,至于韩唯政的妻子徐洁和余夫人,哪个女人不希望越活越年轻? 这一杯酒大家一起举杯,韩唯政和余宗华喝的是酒,林昆杯里的也是酒,徐洁、王兰、韩心的杯里则都是饮料,一杯酒马上又喝完了,这时余宗华和韩唯政的脸上都有三分的醉意,白酒可不是啤酒,能喝下两杯而不醉的,怕是还在少数。 韩唯政和余宗华的酒力相当,和喝惯了漠北烈酒的林大兵王自然是没法比的。 趁着酒劲儿,韩唯政看着余宗华,爽朗的笑道:“余书记,你大我几岁,你的为人我也一直很钦佩,咱们也别书记书记的叫着了,听起来怪身份了,我有个提议,我们直接兄弟相称,我叫你余大哥,你叫我韩老弟,如何啊!?” 余宗华也是爽朗的笑道:“好啊!韩老弟。” 韩唯政笑道:“余大哥!” 这一声‘韩老弟’、‘余大哥’,听起来不觉得有什么,酒桌上喝点酒谁都会意气风发一把,可这一声代表的意义可不同,对于以后辽疆省的权力格局,以及整个辽疆省的发展,乃至中港市的发展,都产生了莫大的影响。 韩唯政是个实干派,是个政治的狂热分子,只因为是空降到辽疆省的,一直被辽疆省本土势力的核心于庆元所排斥,来到辽疆省已经五个年头了,这五个年头里他既无过,也没任何大的作为,没有作为就没法在政治上继续前进一步,这是官场上的规矩,你一个没有作为、成绩的官员,国家为什么要提拔你?国家需要的是能为老百姓和国家做出贡献的人! 余宗华也是辽疆省的土著,当初从一个村官一步步升起来,凭的绝对不是政治上的投机倒把,都是一点一滴脚踏实地干起来的,当初也是在辽疆省最具实力派的一员,这么说吧,当初如果不是他主动要退居二线,如今就不会有韩唯政坐在辽疆省省委书记的位子上,那本应该是他的。 余宗华的手底下,绝对有一大批的实力,很多人包括蒋天德、于庆元在内,都以为余宗华退居之后,门客稀疏,已经不复当年的威望了,余宗华这几年过的一直很低调,但那不是他真正的实力,他如今依旧是那个在辽疆省跺一跺脚,大地都能跟着颤上一颤的角色。 有些人靠的是地位去征服别人,而有的人则靠人格魅力去征服被人,余宗华属于后者。 挂着省人大书记的名号,余宗华一向是很少问政治上的事情,对于韩唯政和于庆元之间的角逐,他一向都是不闻不问,如今为了林昆,他答应要帮韩唯政,韩唯政马上就如添上了一双翅膀,可以和于庆元比比高了。 酒桌上韩唯政和余宗华一边喝酒,一边乐呵的聊着,聊的都不是什么政治上的事情,而是一些琴棋书画之类的,林昆和韩心聊着,韩心的母亲徐洁则和王兰聊着,徐洁时不时的向林昆看来,小声的对王兰说:“王姐,你这侄子越来越顺眼,比刚才见他第一面的时候好多了。” 王兰笑了笑没说话,徐洁这是有点看中林昆这‘姑爷’了,可林昆孩子都那么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