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9章:武学要义 - 神兵奶爸

第3069章:武学要义

林昆将头上的鸭舌帽摘了下来,目光淡漠地看着北岛石,“我不是什么高手,只是你太弱了,功夫还没练到家呢,就想着来我们华夏搞侵略,我如果让你活着离开,是不是会助长你们岛国武者的气焰,认为我们华夏的江湖就是一块软柿子,可以任由你们这群癞皮狗来这儿撒尿?” “哼,我只是说你是高手,我还没有动用出我的全力,你想杀了我,简直是做梦!”北岛石一声厉喝,手中的双刀再次抡了起来,一片寒光闪烁的刀芒向林昆笼罩了过来。 罡风呼啸,刀光剑影…… 林昆脸上始终是那么一副淡漠的表情,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弧度,仿佛迎面那令人眼花缭乱的刀光剑影,在他的眼里只不过是随意的杂耍。 唰! 北岛石手中的双刀,一前一后的向林昆斩杀了下来,林昆闭上了眼睛,深呼了一口气,道:“任你的招式再天花乱坠,最终杀人的一招儿足矣。” 北岛石的脸上满是狰狞戾色,他咬紧牙关,手中的刀子更是握得紧紧的,他不想将战斗拖长,想要凭着自己这从未失手过的全力一击,将林昆的胸膛洞穿…… 然而,在听到林昆话的一瞬间,他脸上的表情突然一凛,眼神中爆发出一阵由心而发的恐惧来,仿佛自己刚才那一连串眼花缭乱的招式,都已经被看穿了,突然间眼前一道乌金色的光芒闪过,由下而上挑向了他的喉咙,他本能的想要躲闪,可忽然间胸膛处一凉,一道白色的光芒刺了进去。 “额……” 北岛石整个人僵硬在了原地,本来砰砰跳动的心脏里,此刻多了一把军刺,遭受重创的心脏这一瞬间似乎还没反应过来,仍旧在砰砰跳动这,只是那一股剧烈的疼痛蔓延周身令他窒息,他张开嘴巴想要叫出来,结果喉咙处也是一凉,所有的声音就像是泄了气一样从喉咙的缺口泄了出去。 北岛石瞪大了眼睛,看着林昆,嘴唇不停地哆嗦着想要说话,“你……你……你……这……” 林昆道:“杀人的只有一招儿,其余的都是多余,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这是我们华夏武学的要义。” 北岛石瞪大的眼睛闪烁了一下,满脸的不甘,但听到了这一句之后,一瞬间所有的表情都释然了,整个人扑腾的一声摔在了地上,血水顺着他的心脏、喉咙洇染了开来,头顶明媚的阳光照下,那腥红弥漫的血液散发着妖异的光芒。 十分钟不到的时间,一辆车,三具尸体,王福从地上站了起来,大蛇、红烨、小灰灰三个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王福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土,走到北岛石的跟前看了看,抬起头冲笑着道:“这死的也太快了吧,你就不能多和他过两招儿?” 林昆道:“走吧,待会儿等警察过来了,就麻烦了。” 王福道:“不会吧,这地段这么偏僻,没人报警吧。” 林昆道:“我报的。” “啊?” 王福诧异了一声,此刻林昆已经向旁边的山坡上走去,王福赶紧追了上去,“昆子,你为啥报警啊?” 林昆停了下来,笑着说:“因为我是一个杀人的好人。” …… 北川三仓自从上次在春阳镇上被林昆所伤之后,一直寄居在车家的一处别墅庄园养伤,车国海亲自负责照料,不夸张的说,一切服务标准都是按照国家外交部的标准来,甚至比国家外交部的标准还要狂野,譬如每天给他换两个年轻漂亮的妹子,这北川三仓别看长的丑,可是欲望强啊,尤其那兽欲发泄起来,身上的伤口都成抻裂了。 这一日晌午,北川三仓赤果着上半身坐在房间里,这厮平日里打打杀杀,闲下来还喜欢书法,车国海为了满足他的文艺内心,特地从古玩市场买了一副假的古代名人字画供他参照描摹。 北川三仓写了一个福字,偌大的一张宣纸上,偌大的一个字,可这字怎么看都歪歪曲曲别扭的很。 不满意…… 北川三仓又描摹了一张,看了之后还是不满意,当他第三次描摹之后,干脆气的把毛笔给摔了,那黑色的墨汁迸溅的到处都是,将剩余的几张白色的宣纸都给染黑了,这一下他火气更大了,扯起了那根毛笔,咔咔咔的就是一顿折。 咚咚咚…… 房间的门被敲响了,北川三仓气呼呼的冲门口吼道:“谁啊?” 门外传来了车国海那毕恭毕敬的声音,现在的车国海,如果梳上个油光锃亮的大背头,再穿一身黑色的上海滩时的布衫,那绝对一标准的汉奸。 “我是车国海啊,北川先生。” “进来!” 吱…… 门打开了,车国海没有先走进来,先走进来的是两个姑娘,两个非常漂亮,穿着的非常少的姑娘。 北川三仓本来还在气头上呢,结果一看到这两个姑娘,尤其那高耸的胸部,以及那白花花的大腿,满是麻子的脸上瞬间开了一朵花儿,嘴角一咧,哈哈笑道:“哟西哟西,花姑娘好啊!” 车国海并没有进屋,站在门外卑躬屈膝,一脸谄媚地道:“北川先生,这两个姑娘你还满意吧?” “满意,满意,大大的满意!”北川三仓一脸兴奋。 “行,那我就不打扰了。”车国海笑着说道,将门给关上了。 “花姑娘,快过来,快过来!”北川三仓的下半身马上支起了帐篷,这货上辈子八成是一条公狗。 两个男人倒也放荡得开,脚底下迈着猫步就走了过来,北川三仓两条胳膊一张,就将两人揽在了怀里…… 门外,车国海脸上的笑容突然变冷,方才的卑躬屈膝,与此刻的态度截然相反,他将腰杆直了起来,就见走廊的另一边,女儿玲玲黑着小脸走了过来。 “爸,你过分了!” 车玲玲语气冷漠地道,车国海见状赶紧快走两步,一把将她拉到了一边,道:“嘘,小声着点,别让那个北川听到。” 车玲玲道:“爸,你别忘了你是华夏人,你是车家的人,你这样不觉得丢脸么?这都什么年代了,我们华夏人至于这么对岛国人谄媚么?” 车国海笑道:“玲玲,最近你一直在生爸的气,爸也没机会给解释,好吧,现在一切就要有一个了解了,我也不瞒你了,实际上我这都是……”

上一篇   第3068章:你是高手

下一篇   第3070章:一把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