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真爱 - 神兵奶爸

第三百零三章:真爱

第三百零三章:真爱 澄澄的话刚说完,林昆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向前走了一步,然后众目睽睽之下,很随意的就是一个大巴掌冲着肥壮汉子的下巴抽了过去,随意的就仿佛只是抬手擦汗一般,动作看似很柔和,其中蕴藏了多大的力量,只有被这一巴掌抽中,差点两眼一翻白晕死过去的肥壮汉子知道。 啪! 声音清脆凛冽,仿佛一块厚铁板狠狠的抽在了一大坨的肥肉上,肥壮的汉子两眼冒金星,喉咙里一声嘶哑的惨叫发出来,整个人头重脚轻的就向地面上栽倒下去,好在他身后的那两个尖嘴猴腮的小弟反应快,两个人一起将他给搀住,否则他这一跟头栽下去,门牙得被磕碎了。 林昆懒得跟这种不入流的小混混多纠缠,心里头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赶紧把他们都给干趴下了,自己好到车站里面去等余宗华夫妇下火车。 林昆不给这三个小混混留机会,紧跟着一脚就冲肥壮的汉子踹了过来,这一脚的力道势大力沉,就听呼通一声响,径直的踹在了肥壮汉子的胸口。 这肥壮汉子的胸口一阵撞裂般的疼痛,仿佛挨了千斤巨石一样,一股憋闷的感觉涌上来,一大口鲜血‘噗’的吐了出来,整个人翻了下白眼,当场就昏死了过去,扶着他的两个尖嘴猴腮的小弟也受到了殃及,两人跟着肥壮汉子的身体一并向后倒去,呼通呼通的摔倒在了地上。 这两个尖嘴猴腮的小弟完全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两人的心里此时只有恐惧,不等他们挣扎着爬起来逃走,就听‘啪啪’的两声凛冽的脆响,两人眼前一黑,无数的金星闪烁在漆黑的夜空中,同时昏死了过去。 围观的人全都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周围霎时间一片死寂,众人的目光从地上躺着的四个小混混,缓缓的挪动到了林昆的身上,只见此时的林昆一副淡然的表情,嘴角噙着一丝很自然、看起来人畜无害的笑容。 众人不禁在心中自问,刚才几乎在一分钟之内就放倒了三个小混混的人,真的就是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么?他看起来似乎没有那么厉害啊…… 林昆不顾众人讶异的目光,拉着早就预料到结果的澄澄的手,向着火车站里面就走去,临走前澄澄回过头冲地上躺着的四个混混做了个鬼脸,笑着道:“我都跟你们说了,不要惹我爸爸,怎么样,不听小孩话,吃亏在眼前吧。” 余宗华乘坐的高铁还有一个多小时才能进站,林昆在火车站里买了些零食给澄澄吃,父子俩就坐在车站的长椅上等着,偶尔有路过的人从身边走过,都不禁要回过头多看澄澄两眼,一些个穿衣打扮很时尚的学院派的女生,更是会直接忍不住的称赞道:“哇,好可爱的小孩子哦!” 有的甚至还会主动过来和澄澄搭讪,别提小家伙有多高兴了,林昆在一旁也偶尔能和美女搭讪两句,恍然间他终于悟透了有孩子真好啊! 高铁进站了,林昆领着澄澄来到了接站口,随着人流从里面走出来,很快林昆就看见了余宗华夫妇,余宗华夫妇穿着很普通,跟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老年夫妇没什么两样,余宗华和王兰都戴了一顶夏凉帽,林昆远远的就冲他们招手,“余叔,余婶,这儿!” 余宗华夫妇向林昆看过来,脸上露出了长辈和蔼的微笑,周围的人谁都没有注意到,这两个看似普通的老人,尤其是余宗华,竟是辽疆省的人大书记,手里不说位高权重,但在整个辽疆省也是绝对的有份量。 “余爷爷好,余奶奶好!”澄澄小嘴溜甜的冲余宗华夫妇说道,余宗华笑着一把抱起了澄澄,满脸和蔼的微笑说:“来,让我看看我的大孙子!”仔细端量了一下,转过头笑着冲王兰问道:“兰啊,澄澄是不是又长了?” 王兰笑着说:“是啊,比上次见面的时候长了不少呢,小孩子长的快。” 余宗华笑着说:“对,尤其男孩子,长的更快。咱们澄澄将来也长大个,争取超过他爸。” 林昆在前面带路,余宗华抱着澄澄,王兰跟在旁边,向着火车站外就走去,到了停车的地方,一个小时前被林昆打翻的几个混混已经不在了,估计是被送去了医院,林昆拉开老捷达的车门,将余宗华夫妇请了进去,余宗华的怀里一直抱着澄澄,就连坐进车里也让澄澄一起坐在后排上,他这是真心的喜欢小孩子,可惜他那儿子不怎么靠谱,都二十好几岁了,连个正儿八经的对象也没有,更别说给他生个大胖孙子了。 余宗华夫妇不同旁人,林昆没有给安排在外面的酒店,余宗华夫妇大老远过来,就是奔着他来的,要是不把他们带到家里,怎么也说不过去。 老捷达开进了海辰别墅区,余宗华坐在后座上笑着说:“小林,看来你的买卖做的不小呀,都在这儿买上房了,我可听说这的房子可金贵了呢,普通的小老板奋斗一辈子怕是也买不起,你才二十多岁就住上了。” 林昆笑着说:“余叔你见笑了,这房子可不是我买的,是我孩子他妈的。” 澄澄马上跟着附和道:“是呀,余爷爷,这房子是我外公给我妈妈买的。” “哦?”余宗华被勾起了好奇心,问林昆道:“小林啊,你岳父是?” 林昆笑着说:“我岳父叫楚相国。” “嗯!?”余宗华明显被惊讶到了,旁边的王兰惊讶的说:“是天楚集团的那个楚相国么?他可是我们辽疆省数一数二的大企业家、大富豪啊。” 林昆笑着点头,余宗华惊讶的说:“小林,你岳父真是楚相国?” 林昆笑着说:“是的。” 过了几秒钟,余宗华才从诧异中回过神来,他自己虽然身为高官,但对于辽疆省的前十大富豪,他一向都是很尊重的,他是一个敬贤爱才的人。 老捷达停在了别墅前,林昆从车上下来,赶紧过来趁王兰和余宗华下车前把车们打开,余宗华夫妇笑着说:“小林,你跟我们还客气什么。” 林昆咧嘴笑着说:“余叔、余婶你们第一次来我家,我必须额外的客气,再说你们身为长辈,我怎么客气都是应该的,你们不用太在意。” 从车上下来后,澄澄一溜小跑的到门口,给余宗华夫妇提前开门,并一副谦谦有礼的有模样说:“余爷爷、余奶奶,欢迎你们到我们家做客!” 余宗华夫妇脸上的笑容更是浓厚了,甚至夫妻二人已经很久没这么开心的笑了,余宗华笑着一把将澄澄抱了起来,在澄澄的脸上亲了一口:“好孙子!” 王兰在一旁边摸着澄澄的小手,脸上满是溺爱的笑容,对澄澄的喜欢绝对是发自肺腑的。 别墅里收拾的很干净整洁,令林昆惊讶的是,秦雪、沈涵莘、陆婷、章小雅四个人都在,并且很有礼貌的站在一起,冲余宗华夫妇打招呼。 “叔叔阿姨,欢迎你们!” 余宗华夫妇刚迈进别墅的大门口,马上就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或者说是被搞的懵圈了,眼前的这四个女孩一个个的看去,全都是标准的美女,并且还都不是一个风格的,他们心里的第一反应就是——这四个女孩和昆子到底是什么关系,心里头这么想着,目光不由的又看向林昆。 林昆显然也是被惊讶到了,余宗华夫妇的眼神一时间让他有些慌乱,这关系似乎不怎么好解释啊,索性干咳一声来掩饰尴尬,才咧嘴笑着说:“这……这些都是我的朋友。” 余宗华夫妇对视了一眼,然后又一起将怀疑的眼神看向林昆,显然是不怎么相信,再看一眼周围豪华的装修,书中有云:金屋藏娇,他们活了这么多大岁数,今天算是看到了真人版的了。 “对,叔叔,我们都是林昆的朋友。”四个女人像是受过专业训练一样,齐声的说道,一个个眨着漂亮透彻的大眼睛,可爱迷人的看着余宗华夫妇。 “咳……” 余宗华故意咳了一声,把林昆拉到了一旁,压低声音只有他们两个能听到,说:“大侄子,你这个做哥的可得帮帮你兄弟呀,有时间教教他……” 林昆疑惑的看着余宗华,道:“余叔,你的意思是?” 余宗华偷偷的向四个美女瞄了一眼,说:“你这都金屋藏娇了,志坚还连个女朋友都没有,我可以教他为人处事,但这我是真教不了啊。” 林昆坏坏的一笑,道:“余叔,你的意思是说……你年轻的时候没什么感情经验?” 余宗华道:“可不是么,遇到你婶子后就结婚了,他是我这辈子唯一的女人。” 林昆笑着说:“这可真难得,余叔你是个好男人、好官员,不像某些个官员,家里头红旗吃草,外面的彩旗到处都是。” 余宗华道:“你小子瞎说,在我们政府内部,违法乱纪的坏分子肯定是有的,但又不是每个官员都那么差,要真是那样的话,国家还不早败落了,你看我们现在华夏的经济和发展越来越好,还是有实干派的好官员的。” 林昆趁机笑着说:“那……韩唯政呢?” 余宗华一字一句的说:“他是实干派。” 林昆又笑着问:“余叔,那你呢,为什么放弃了实干,选择了位居二线?” 余宗华看了一眼已经被四个女孩围住的王兰,目光里透露出少见的温柔,道:“这世界上总有比位高权重更重要的事情,一个你真正爱的人都守护不了,即便是得来了天下,为天下的人造福了又能怎样?” 林昆说:“不是有那么多的人说愿意为了什么什么而放弃一切么?” 余宗华冷哼一声,道:“能这么说的人,有几个敢拍着良心说不是因为私欲?” 林昆恍然明白,看向余宗华的眼神里更是充满了敬畏,他曾听余志坚说过,王兰曾因一场事故险些丧命,自那次以后,曾经拼命工作的余志坚就不复存在了,变成了现在这个甘于退居二线不问政权的慈祥老人…… 这就是真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