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澄澄的无奈 - 神兵奶爸

第三百零二章:澄澄的无奈

第三百零二章:澄澄的无奈 这一顿早餐吃的也是其乐融融,中间林昆兜里的手机响起来了,俗话说做贼心虚,还不等看号码他就以为是楚静瑶打来的,赶紧拿着手机一溜烟的跑到了卫生间里,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深呼吸一下,才把手机掏出来。 号码上显示的是余宗华,林大兵王浑身绷紧的神经马上就松了下来,对着镜子长长的缓了一口气,脸上由心的挂上了一抹笑容,“喂,余叔……” 余宗华和妻子王兰正在来往中港市的高铁上,打电话过来是问林昆有没有时间,有时间的话去火车站接他们,他们夫妻二人的这次出行完全是私人的,没有惊动任何的地方政府,否则就凭省人大书记到中港市来,还不得把中港市的市政府给惊动的上蹿下跳,到时候又是派专车接,又得搞欢迎仪式,还得安排省人大书记和夫人接下来的行程…… 林昆马上笑着回道:“余叔,看你说的,什么有时间没时间的,你和婶子大老远的过来了,我必须去接你们,否则我这侄子也太失职了。” 余宗华笑着说好,把高铁具体到站的时间告诉了林昆,挂了电话之后,林昆看了一下时间,大约两个小时后高铁到站,他决定马上收拾到车站去等着,这可是他余叔、余婶第一次到中港市让他去接站,可不能迟到了。 林昆笑着对围在餐桌旁边吃边聊的四个大美女说:“几位美女吃好喝好,我有事先出去一下。”转过头对澄澄说:“澄澄,你余爷爷、余奶奶要来了,爸爸去火车站接他们,你和红叶去不去呀?” 林昆的话音刚落,澄澄肩上的小海冬青扑棱棱的就连蹦带飞的到了林昆的肩上,澄澄也马上说道:“去!都好久没见到余爷爷余奶奶了。” 秦雪表态会帮他收拾家的,林昆笑着说声了谢,领着澄澄和小海冬青就上楼换衣服,然后下楼开着老捷达直奔中港市新建起来的中港北站。 路上,澄澄的脸上洋溢着兴奋的光芒,小家伙歪着脑袋冲林昆问道:“爸爸,余爷爷和余奶奶来了,那余叔叔呢,他也会跟着一起来么?” 林昆笑着说:“你余叔叔在部队里保家卫国呢,暂时没时间过来。” 澄澄继续歪着小脑袋问:“那余叔叔什么时候会有时间?” 林昆说:“这得等上几个月,你余叔叔快退伍了,退伍之后就来中港市了。” 澄澄还是问:“爸爸,你和余叔叔是不是很好很好的朋友?” 林昆微笑着看着澄澄,“儿子,你说呢?” 澄澄一副认真的表情说道:“你们一定是好朋友,我能感觉的出来,就像我和苏有朋一样,苏有朋一直把我当大哥,余叔叔也把爸爸当大哥。” 林昆哈哈笑道:“算你答对了。” 爷俩一路上有说有笑,车子停到了北站的停车场,这北站是高铁专用站,目前投入运营不到两年的时间,周围已经变的开始小有繁华了,来往的行人络绎不绝,四周停满了各种各样的车子,其中以出租车和拉黑活的私家车居多,也有一些个专跑城区和开发区之间大客车停在路边喊客,四周空档的地方全都被各种各样打着卖特产的小摊贩给占满了,这些人口中的中港市特产,都是一些不知道从哪倒腾来的臭鱼烂虾做成的海产品,因为价格要的不高,总有喜欢贪小便宜的人上当。 林昆从车上下来,难得穿的干净利索,主要是余宗华夫妇过来,他要是再穿的不利索点儿,不管有心还是没心,都有点对长辈不尊重的意思。 澄澄也穿的很利索,小家伙看起来精神极了,本来长的就像个陶瓷娃娃一样可爱,现在看上去更加的可爱了,待会儿余宗华夫妇见到了说不定怎么个喜欢呢,两个老人家嘴上一定又要说得催余志坚找对象了。 林昆领着澄澄往车站里走,身后突然传来了轻佻的一声:“哎,等等!” 林昆回过头,就见一个三四十岁的男人走过来,这男人下半身穿着一条灰色的大裤衩子,脚上踩着一双破拖鞋,上半身穿着一件黑色的背心,脖子上拴着一条金光闪闪的大链子,皮肤晒的很黑,脸上一副得得瑟瑟的表情。 这男人走过来,歪着脑袋看着林昆说:“兄弟,咱们讲点规矩,这儿停车收费。” 林昆嘴角一笑,他一眼就看出来眼前这货不是什么好角色,淡淡的问道:“多少钱?”他心里的想法很简单,他是过来接余宗华夫妇的,不想惹别的事,不就是几个停车费么,这货要多少给多少就完事了。 “二十块钱。”男人吊儿郎当的说,嘴角噙着一丝说不出好坏的笑容,像是在对林昆的配合表示满意,又好像是在嘲笑林昆的软弱无能。 林昆笑了笑,掏出二十块钱递过去,男人很理所应当的把钱收下,或许是看林昆好欺负,这货不咸不淡的补上一句:“我说的是一小时二十块。” 林昆依旧一副好好先生的笑容,道:“放心,我就停一个小时。”说完领着澄澄就要走,哪知这货还真是瞎了狗眼,非要跟林大兵王不依不饶,咧着嘴又说:“不行不行,你小子给我站住,这儿最低两个小时起步!” 林昆眉头一蹙,冷的向这货瞥了一眼,这货倒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冲着林昆就嚷嚷道:“你小子瞅什么瞅,再瞅我马上涨价!” 周围路人不少,马上就有人被吸引了过来,华夏的大众就是如此,喜欢凑热闹看热闹,一旦有人凑了过来,马上就有接二连三的人凑过来,很快就将林昆、澄澄以及眼前这个不知死活跟林大兵王找别扭的二货给围在了中间。 不等林昆开口,澄澄仰着可爱的小脸蛋,一副很决绝的表情冲收停车费的二货说:“坏人叔叔,你别在这无理取闹了,小心待会儿我爸爸揍你!” 收停车费的二愣,黝黑不善的脸庞上紧接着露出哈哈大笑,讥讽的冲澄澄说:“小崽子,你可真能吹牛逼,就你爸爸这副窝囊相还想揍我?” 澄澄马上就不愿意了,气急的吼道:“我爸爸不窝囊,你才窝囊呢!” 收停车费的二货眉头立马皱了起来,一股勃然的怒意冲上眉梢,将他整张黝黑不善的脸醮染的狰狞,咧嘴路出满嘴的大黄牙,冲着澄澄就吼道:“小逼崽子反了你了,敢骂老子窝囊,老子今个不给你点颜色……” 啪! 收停车费的二货话不等说完,空气中一声脆响,隐隐的一瞬间,仿佛空气都跟着颤抖,林昆果断的一大巴掌就抽在了收停车费二货的脸上。 “啊!” 收停车费的二货一声痛叫,整个人应声向一旁趔趄,脸上瞬间多了清晰的手指印,一直向一旁趔趄了三步,才堪堪稳住身形,抬起头怒目的瞪着林昆,嚷开了嘴角就要大骂,结果不等他骂出口,又一个大巴掌抽了过来。 啪!这一巴掌的声音格外的响,收停车费二货要骂的话刚到嘴边,马上变成了又一声痛叫,整个人两眼一黑,应声一个跟头栽倒在了地上。 收停车费的二货完全被打懵了,晃了晃脑袋令自己的意识清醒一点,就想从地上爬起来,可忽然感觉胸口一阵大力使来,就好像是火车撞了过来一样,‘砰’的一声闷响,整个人直接被死死的钉在了地上。 林昆44码的大脚板子踩在二货的胸口,刚才这二货还装逼装的光芒闪耀的,这会儿却像是孙子一样被踩在地上,并且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 林昆咧嘴一笑,冲地上满脸恐惧的二货冷冷的笑道:“你和我瞎哔哔也就算了,敢说我儿子,找死!” 澄澄一副很是自豪、得意的表情往林昆的旁边一站,以居高临下的姿势俯视着地上二货,“怎么样,坏人叔叔,我没说谎吧,我爸爸真会揍你。” “我呸!”收保护费的二货吐出一口带着血丝的唾沫,不服气的冲林昆嚷嚷道:“你小子有空别走,待会儿我让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林昆脚上用力一碾,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说:“我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想找人来最好快点,过期不候。” 几乎林昆的话音刚落,就听一声怒吼从人群外围喊来,“靠,谁特么的欺负我兄弟,今天我让他命留下来!”随着怒吼,一个体型肥壮的汉子挤进了人群,跟在后面的是两个尖嘴猴腮,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的角色。 林昆向这个肥壮的汉子看去,这汉子身高马大,身上的肥肉一摞一摞的,脖子上栓了一根大金链子,胳膊上纹着夸张的纹身,具体什么图案看不清楚,不过单单从气势上来看,这绝对是一个煞气凛人的角色。 敢在火车站这种繁闹的地方收霸王停车费的,肯定都是拉帮结伙的,显然眼前这个壮汉,和林昆脚底下的二货就是一伙的,而且这个壮汉还是二货的大哥。 对于这种市井上不入流的小混混,林昆根本不屑一顾,他堂堂漠北的狼王,任务中对上的都是些杀人如麻的角色,一个个更是身手了得,再看眼前这个肥壮的汉子和他身后的两个小喽罗,真不够他一拳打的。 现实往往就是这样,你越不喜欢干什么事的时候,往往越有什么事找上门来,这就是所谓的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吧。 不等林昆开口,澄澄仰起那稚嫩可爱的小脸,丝毫不畏惧的看着满脸煞气的费壮汉子,用小孩子真诚的口吻说:“胖叔叔,你最好别惹我爸爸。” 肥壮的汉子低下头,瞪着一双圆眼睛,表情先是微微一愣,紧接着哈哈大笑起来,讥讽嘲笑的冲澄澄说:“小朋友,不知道不能瞎说,你爸爸算个鸟啊,待会儿你看叔叔怎么把他打的连你妈妈都不认识,哈哈!” 澄澄很无奈的摇摇头,意味深长的叹了口气,道:“你们为什么就不听我的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