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8章:畲毒 - 神兵奶爸

第2998章:畲毒

毒蛇每天都是要进食的,三百多条一天没吃东西的毒蛇,突然见抛了个人进来,虽说这人身上黢黑,看样子没啥吃相,可这些毒蛇才不管这些,一拥而上便开始咬…… 好在林昆穿着的是牛仔裤,内裤也是相当结实,不然被这些毒蛇嘁哩喀喳的咬下去,后果绝对不堪设想…… 刘三喜大叫了一声,已经来不及了,这些个饿了一天的毒蛇,已经密密麻麻爬到了林昆的身上,甚至其中有几条还从地上飞起来一般跳到了林昆的身上。 刘曼见状也是心中大惊,可已经俩不急了,这妮子对付一两条蛇还行,可这么多的毒蛇,除非她不想活了,即便她不想活了也对付不了,她手里拿着根小棍子冲那些毒蛇敲打,可毒蛇根本不管不顾,情急之下她想要取出雄黄撒过去,却是被刘三喜给拦住了。 刘三喜一边拦住女儿,一边急声道:“闺女,不能撒雄黄啊,这要是撒下去了,咱们家的这些蛇可都要完了,这可都是钱啊。” 刘曼急声道:“爸,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乎钱,到底是人命重要,还是钱更重要!” 见女儿态度坚决,刘三喜急得差点落泪,他那一双苍老的大手抓着女儿的肩膀,道:“啥都不重要,在爹的心里头,你最重要,这些毒蛇赚来的钱是要给你改变未来人生的,爸不想你一辈子窝在这里……” “爸!” 刘曼态度坚决,“如果这钱是用人命来换的,那我宁愿不要什么未来人生,就算是有钱了,我能去城里了,可这要是这钱上沾着人命,我一辈子心里都会不安的。” 刘曼甩开了刘三喜的手,向着家里的库房跑了去,刘三喜愣在原地,看看此刻已经被黑压压毒蛇包裹的林昆,再回头看了一眼女儿的背影,口中喃喃道:“这人都这样了,还有可能救活么?唉,孩子大了不听话,不听话了啊……” 刘曼在库房里一顿翻找,也没有找到雄黄,家里备着雄黄是以备不时之需,万一要是遇到了毒蛇上前攻击,就把雄黄撒过去,雄黄天生克制蛇类。 刘曼知道去问父亲,父亲一定不会告诉她雄黄藏在哪儿,她只好自己在库房里翻找,找了十几分钟,她的脸颊上已经淌下香汗,这才在库房的最角落里翻出一大包的雄黄。 雄黄被用牛皮纸抱着,又装在一个大塑料袋里,刘曼抱着雄黄便向蛇屋跑了过来,眼看着就要到蛇屋了,她的脚底下不小心一绊,哗啦的一下,怀里的雄黄洒在了地上。 她抬起头向蛇舞看了一眼,急的眼眶都红了,她是一个朴实、善良的乡下姑娘,她不能见一个人在她的面前被毒蛇活活咬死。 她当时提出以毒攻毒,那是为了救人,在她的预想中,那些毒蛇应该缓缓爬过来,一点点吸食林昆身上的剧毒,可却忘了蛇窝里的这些毒蛇一天喂,完全把林昆给当成了食物。 刘曼的两只手在地上划拉着,将雄黄连带着泥土往袋子里装,装了七七八八之后,便继续向蛇屋跑去,她的膝盖摔破了,白皙的膝盖上血液混着泥土流下…… 刘三喜愣在蛇屋的门口,望着眼前的一幕彻底惊住,他短暂地愣神了两秒钟,马上像是活见鬼一样跪在了地上,脑袋像是捣蒜一样往地上磕,口中念念道:“对不起啊,小伙子啊,我不是要害你,饶命啊,我这刚才也是为了要救你,求求你……” “爸!” 刘曼跑过来,一把拉起了父亲,“你这是在干嘛?” 刘三喜回过头,浑身哆嗦地道:“闺女啊,快……快跑吧,诈尸了,爸在这儿帮你拦住,你快跑,跑去村里头喊人……” “诈尸?” 刘曼疑惑地向蛇屋里看去,就见林昆不知何时坐了起来,他的身上爬满了射,脸上的表情有些木然,但似乎更显得痛苦,而在他的身边已经死了一堆的蛇,少说也有四五十条,那些蛇和之前死的那条黑色的眼镜蛇一样,浑身笔直。 毒蛇中毒而死,这估摸着都能去申请吉尼斯纪录了。 “啊!” 刘曼也是惊讶地尖叫了一声,手里那半袋雄黄啪的一下掉到了地上,雄黄的烟雾弥漫,呛的人喉咙火辣辣的,蛇屋里的这些蛇嗅到了气味,也都赶紧逃回了窝里。 林昆依旧坐在原地,身上的衣服破烂,像是亘古的石雕一样,他的身上密密麻麻的布满毒蛇的牙龈,正向外不断渗着血。 刘三喜这时缓缓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将女儿挡在了身后,此时看向林昆也觉得诧异,他以为林昆是诈尸,可明显能看到他的睫毛在动。 林昆此时紧闭着双眼,完全处在一种懵懂、黑暗的状态下,他的眼前是一片黑暗,刚才身上的疼痛,对于他来说就像是被蜜蜂蜇了一样,黑色的毒血流出来,皮肤上的黢黑渐渐开始消散,脸色也变得有些红润了。 “爸……” 刘曼小声地喊了一声,“你看他是不是……” “不可能……” 刘三喜否定道,蓝色凝重了起来,喃喃道:“按说不可能啊,难道还真能以毒攻毒呢,地上死了这么多的毒蛇,他中的到底是什么毒,这毒性也太霸道了吧?” 刘曼鼓足了勇气,道:“爸,我们别在这儿杵着了,咱们快进去把他抬出来吧。” “不行……” “爸!” 刘曼强烈要求,刘三喜也没辙儿,只要强行地提起胆子,和女儿一起走进了蛇屋。 …… 山口智子和北川三仓站在北岛和勋的面前,北岛和勋英俊帅气,山口智子站在他的面前,除了会感到压力,还有着一丝说不明白的心跳,像她这种以风流与毒药杀人的女人,对男欢女爱早就看淡了,可站在北岛和勋面前的这一刻,竟然有了一种想要被他蹂躏的冲动。 北岛和勋面色平淡,语气冰冷地道:“这么说,你们没有亲眼看到那小子死?” 北川三仓将头压低,道:“是的,北岛大人。” 山口智子语气平静道:“北岛大人,你请放心,他中的是我山口家的畲毒,除了我们山口家的解药,根本撑不过三个小时,他虽然逃走了,但此时必定死了。” 北岛和勋嘴角淡淡一笑,“山口小姐的本事,我还是相信的,我更相信你们山口家的畲毒,不过万事还是周全考虑的好,尽快安排手下的人,就算是死了,也要将姓林的尸体给找回来……”

上一篇   第2997章:以毒攻毒

下一篇   第2999章:西疆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