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浴巾 - 神兵奶爸

第二百九十九章:浴巾

第二百九十九章:浴巾 疤痕虽狰狞,可看在秦雪的眼中,却有着一股说不出的性感,每个女人的心目中都有白马王子,秦雪天生孤傲冷艳,在遇见林昆只见从未相信这世界上真的有白马王子,按实了说,她第一次见到林昆的时候,也没觉得被这个男人所吸引,林昆给她的第一印象完全就是个吊儿郎当的兵痞,可随着后来的接触发现,吊儿郎当只是他的假象,当他目光陡然锐利起来的时候,身上所散发出的那种强大的气场,足以令空气颤抖。 望着林昆的背影,秦雪的脸上微微露出一阵难得的温吞笑容,这笑容像是三月里最明媚的一道小风,吹过了少女的心里,开满一地芬芳的鲜花。 可紧接着,一股无法言说的苦涩从心底涌出,这感觉就像是胆汁渗了出来一样,苦的令她感到心痛,她心里清楚的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即便再好、再吸引她,对于她来说都是一块不可触碰的禁地,因为她是静瑶喜欢的人。 在秦雪的心里,她把楚静瑶当亲妹妹看,楚相国当初为了照顾她们母子而离开了静瑶母子,知道了这件往事的真相后,秦雪的心里更是觉得亏欠,楚静瑶出差后让她来帮忙照顾林昆父子,那是对她的信任,自己若是辜负了姐妹的信任,对姐妹的男人产生暧昧之心,绝对不应该。 秦雪抿了抿嘴唇,这一瞬间她的心里的苦楚,或许只有她自己知道,就好像一直在苦苦寻找一样东西,等真的找到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碰不得,这种心情衍生下来,她或许会在心里头想,老天爷为什么捉弄自己,早知如此还不如不让自己遇到这个人,也省得心跳都跟着难过。 林昆拿了冰袋回来,放在了客厅里的茶几上,他走过来小心翼翼的将秦雪从地上扶起来,试了几次秦雪都不敢站起来,脚踝的骨头虽然复位,可脚一着地马上一股钻心的疼痛,最终林昆干脆直接把她整个人给抱了起来。 秦雪的脸颊一红,将脸轻轻的埋在了林昆的肩上。 秦雪一米六八的身高,体重才一百多斤,林昆把她抱在怀里后,一只手搂着她的肩膀往下一点的位置,另一只手搂着她屁股往下一点的大腿位置。 从洗浴室的门口到客厅的距离不远,也就是十几米的样子,中间有一个拐角,林昆的脚步不由的放慢下来,这一小段路走了至少有一分钟。 秦雪只是裹着一层浴巾,浴巾下是出水的芙蓉一丝不挂,身上还散发着淡淡的沐浴露的香气,这股淡淡的香气蹿入了林昆的鼻孔里,马上惹得林昆本来就不平静的心底,霎时间卷起了一阵狂涌般的巨浪。 “啊……” 秦雪轻叫了一声,脸颊滚烫,目光不敢直视林昆,这一声轻叫听起来更像是嘤咛。 林昆也觉察出了不妙,可有些情况下,身体的本能反应是不受控制的,他的呼吸不由的滚烫起来,脸颊也因为尴尬而发红,脚下快走两步,把秦雪放到了沙发上,也不敢直视秦雪的眼睛,蹲下身低着头用冰袋给她敷脚。 阵阵冰凉顺着脚踝处传来,秦雪不平静的心绪渐渐平静了下来,脚踝处的疼痛马上就得到了缓解,这时她才慢慢的抬眼看向蹲在面前的林昆。 “感觉怎么样?”林昆低着头问,眼神依旧不敢抬起来和秦雪直视,毕竟自己刚才‘冒犯’了人家,还那么的明目张胆,这尴尬一时半会是缓不过来。 “嗯,好多了。”秦雪声音羞涩的说。 林昆低着头又给她敷了一会儿,觉得差不多了,说:“好了,今天晚上睡一觉,明天应该就没什么大碍了,记住明天不要穿高跟鞋了,免得再伤到脚踝。” “哦。”秦雪低着头应了一声。 “时间不早了,早点睡吧。”林昆站起了身,拎着冰袋就要转身离开,可世事总是难料,谁也想不到他起身的那一刹那,拎着冰袋的指缝竟夹住了秦雪身上的浴巾的一角,他只想着赶紧离开这尴尬的环境,却没有在乎手上的细节,结果他站起来的那一刹那,秦雪身上的浴巾唰的一下滑落,一具白皙光滑散着淡淡香气的玉体就这么毫无遮拦的裸露在了空气中,这一瞬间,这一秒,空气仿佛凝结了,时间仿佛静止了…… 林昆本能的回过头,秦雪来不及任何的遮挡措施,她甚至诧然的连惊叫声都没有发出来,整个人完全懵懵懂懂的处于一种茫然无措的境界。 咕噜…… 本能的咽下一口唾沫,林昆的目光呆滞,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秦雪,目光里有惊讶,更多的是惊艳,脸颊上的火热已经分不清是体内狂暴不安的肾上腺素在作祟,还是因尴尬而生。 秦雪抬起头,目光正好和林昆对上,看到了林昆眼神中的灼热后,她的脸颊顿时更红了,反应过来后第一件事就是用双手捂住胸口,蜷着身体将两条腿夹紧。 林昆没有被肾上腺素冲晕头脑,他赶紧回过神来,嚯的一下转过身去,将浴巾递还给秦雪,歉意的说:“对……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秦雪低着头接过浴巾,什么话都没有说,赶紧胡乱的将自己的身体遮住。 林昆原地僵硬了两秒钟,留下一句:“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明天记得不要穿高跟鞋。”说完脚步匆匆的就向楼上走了去,脚步落在木质的楼梯上发出一阵噔噔噔的声音。 秦雪慢慢的抬起头,脸颊上残留着一抹红晕,她抿着嘴唇向着楼梯的方向看去,眼神里一阵说不出的落寞,同时又是那样的难过与不安。 阳光明媚的升起,林昆还和往日一样,早早的就起床了,他先是到院子里活动了一下筋骨,然后拎着个小水桶到菜地里浇水,这给菜浇水是一门学问,每天不能浇的太多,也不能浇的太少,浇的太多容易把菜根子泡的烂掉,浇的少了菜不容易长,这些都是林昆在乡下的时候积累下的经验,今天就是他不当奶爸,回到乡下去种菜,也能是高收入。 林昆正坐在菜地旁拔草,那小草估摸着也都是昨天夜里刚刚冒出头的,就被他无情的给拔掉了,草是会额外吸收土地养分的,为了让菜长的好,拔掉是必然的。 “早啊,林哥!”一声银铃般的声音传来,林昆抬起头,就看见沈涵莘一身运动装的站在菜地前的路上,小丫头每天都有早起运动的习惯。 “早啊。”林昆笑着说。 “你的菜地好像不错哦。”沈涵莘笑着说,走了过来。 “长的还不错。”林昆笑着说。 “林哥,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妈和我都想请你和周瑾姐吃个饭,上次你救了我,你的救命之恩我还没好好报答呢。”沈涵莘抹了一把额头上的香汗,笑着说。 “什么报答不报答的,举手之劳而已,你回家告诉孟阿姨,不用放在心上。”林昆笑着说。 “……”沈涵莘的心里头一阵的诧异,把自己硬生生的从大鲨鱼的嘴里救出来,这能叫举手之劳么,现在回想起当时的情景,她都有一股不敢相信的错觉,可眼前的这个男人却是很潇洒随意的说是举手之劳。 沈涵莘突然问道:“林哥,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嗯?”林昆奇怪的看着沈涵莘,从小丫头满脸的疑惑和好奇中,他明白她心里想的什么,微笑着说:“以前没啥正经工作,在部队里混过。” “难怪呢。”沈涵莘若有所悟,又问道:“林哥,部队里的人都像你那么厉害么?” “我厉害啥呀。”林昆笑着谦虚道:“我在我们军区里是最菜的了,比我厉害的有的是。” “昂!”沈涵莘一脸惊诧的难以形容的表情,只是部队里最菜的选手都能硬生生的把大鲨鱼在水底干死,那要是换了部队里最牛的来,那还不得干死一大群得鲨鱼……越想越是觉得不可思议,沈涵莘得嘴巴张成了o型。 看着小丫头被‘吓’到了,林昆觉得自己谦虚的有些过分了,换个思路来想,如果他真的是军区里最菜的,其他人都比他厉害,那整个军区得多牛啊,什么大美帝国还是小鸟法西斯的,去上一个团还不都给灭了啊。 “早!” 又一声悦耳的声音传来,听起来很温柔,可又带了一股无以名状的冷艳,林昆和沈涵莘同时回过头,就看见秦雪穿着一件粉色可爱的睡衣连衣裙,头发随意的披在脑后,正一脸微笑的向这边看过来,清晨明媚的阳光照在她的脸上,泛起一层洁白淡淡的光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