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偷鱼元凶 - 神兵奶爸

第二百九十八章:偷鱼元凶

第二百九十八章:偷鱼元凶 在游乐场里玩了一天,澄澄是真累了,收拾完了桌子后,林昆带着他去洗澡间冲了个凉,楚静瑶不在家,澄澄晚上自然就要跟林昆一起睡,爷俩到了三楼的阁楼里,澄澄躺在床上吵着要听故事,结果不等林昆开讲,小家伙便眯着眼睛进入了梦乡,小海冬青站在床头一副很好奇的模样看着睡着的澄澄,又扭过头向林昆看过来,林昆冲小家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小海冬青是通人性的,马上就明白了怎么回事,从床头上轻轻的一跃,跳到了林昆的肩膀上。 林昆这几天出门很少带小海冬青出门,小家伙在家无聊就去小区的池塘里抓鱼吃,短短几天的功夫,池塘里本来还能看到身影的大鱼,都变成了堆积在七号别墅后院墙角的一大堆鱼骨头,小区的保安们曾立案调查,誓要把抓鱼的元凶抓出来,那鱼虽然生的肥肥胖胖的,可都是用来观赏的,而不是用来吃的。 当小区的保安们调集了池塘周围的监控录像,发现了元凶居然是一只‘小鸟’后,一个个脸上的表情都很惊诧,从身形体积上来说,几乎每一条大鱼都是‘小鸟’的两倍,那小鸟是怎么把大鱼给叼上来的? ‘小鸟’是怎么样把大鱼叼上来的不是关键,问题的关键是是谁养了这么一个罪恶滔天的小鸟,恨得牙根痒痒的物业经理已经放出了狠话,只要查出来是谁家养的这只该死的‘小鸟’,他马上全额的索赔! 这别墅区里的观赏鱼可都不是普通的鱼,普通的一条小锦鲤也得个几百块钱,那些个大鱼的价格至少也得几千,从失踪的大鱼的数量上估算,物业的这笔损失至少在十万块左右,作为受害方要讨个公道也是应该的。 可当物业经理掐着腰查出了这只‘小鸟’是七号别墅的宠物后,他没有因为一时的气盛直接来到七号别墅讨公道,而是给物业的老板董大海打了电话,董大海一听七号别墅,马上在电话里就沉默了足足五秒钟,打破沉默的第一句话就是语气阴沉的说:“别乱来,我马上过去。” 就在这物业经理为讨回公道信心满满,吩咐手下大张旗鼓的搞欢迎老板莅临的欢迎仪式的时候,董大海那辆黑色的s级奔驰超乎所有人的想象,几乎只用了二十分钟的时间就横穿了整个中港市来到了海辰别墅区的物业办公室外。 物业经理堆着满脸肥腻的笑容,像一条哈巴狗一样来到了董大海的面前,刚要说点溜须拍马之类的话,董大海毫不客气的一巴掌就抽了过来。 啪! 响声清脆入耳,物业里的人全都是一愣,这老板怎么好端端的突然就动手打人呢?自从上次董大海和他儿子董辰在林昆的面前吃了大瘪后,董大海一怒之下将所有的怒气全都迁移在了手底下的员工身上,每人发了点安抚费后统统开除,如今的物业班子完全是崭新招来的。 董大海开除旧日的员工,一方面是因为怒气迁移,另一方面他在员工们的面前颜面扫地,心里实在过不去这道坎,觉得无法面对这些员工,索性就全都给开除了换一批新人来,这些新人可不知道之前发生在董大海和林昆之间的事,但凡有一个人知道,稍微的提醒下物业经理,也不至于发生董大海甩物业经理耳刮子这一幕。 物业经理捂着脸,满脸不解、委屈的看着董大海,声音冤屈的道:“老板,我……我做错了什么我,你干嘛打我呀?” 董大海语气冷冰冰的道:“别给我废话,赶紧收拾东西走人。” 董大海摆明了是要撕破脸皮,物业经理也不是个善茬,既然撕破脸皮就没什么顾忌了,他脸上的肥肉一抖动,一脸凶相的冲董大海吼道:“你凭什么开除我,咱们可是签了劳动合同的,你出手打我侵犯了我的人身权,我可以到法院去告你!” 董大海脸色冰冷,二话不说,反手又是一巴掌甩过来打在物业经理的脸上,这一巴掌的力道非常的大,直接把物业经理打的惨叫一声,整个人向一旁趔趄,要不是正好一个物业的保安站在那拦了一下,他百分之百得摔个狗啃泥。 物业经理被打的有些懵了,心里头的怒火这时也被点燃了,他当物业经理也不是一天两天的,怎么说也是有点钱和人脉的,再加上怒火冲上了头脑,他也不顾忌太多,挥着拳头就向董大海扑了过来,那一脸凶神恶煞的模样,绝对是要将董大海整个人都打进泥里。 不用董大海再动手,董大海身后跟着的两个保镖已经上前一步,两人冲着这个物业经理的眼眶左一拳右一拳,物业经理还不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眼前就彻底的黑了下去,隐约的似乎看见满天的星光在闪烁。 “给我揍他。”董大海冷冷的道,他可不是一个省油的灯,这别墅区的物业老板不是谁都能当的,他既然能在一群富人的中间赚钱,没有两把刷子怎么行,上次也就是遇到了林昆算他倒霉,这么多年他还真没怎么吃亏过。 物业办公室里顿时响起了一阵杀猪般的惨叫,将整片宁静的夜色搅动的不安,夜空中一颗璀璨的流星划过,很快就消失在了一望无际的夜空里。 董大海临走时很明确的对躺在地上一摊烂肉一样的物业经理说:“你想去哪告就去哪告,你想找人来报复就来报复,但你要想好了结果。” 物业经理已经被揍的半条命都没了,这会儿算是真正见识过董大海的手段,他内心地一阵的恐惧,后悔刚才自己那么冲动,这下可好了,饭碗保不住了,自己还挨了一顿胖揍,怕是得在医院里过上大半年了。 董大海又抬起头对周围的物业人员说道:“这个小区里什么人都不是好惹的,你们尤其要记住七号别墅,七号别墅无论做了什么,你们都给我忍着,要是真得罪了七号别墅,可就不是把你们开除那么简单了。” 所有人都是一头雾水,不过既然老板发话了,他们老实听着就是了,即便董大海不说这番话,他们心里也都明白,自己就是一个破打工的,跟能住得起别墅的业主们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凡事还是收着点好。 同时,他们的心里也都暗暗的在想,这七号别墅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老板这么怕,没有亲眼见过,他们绝对无法想象当初自己的老板在七号别墅的男主人面前是何等的狼狈不堪,即便现在有人告诉他们,怕是他们也无法接受。 董大海从午夜里办公室里出来,隔着不远就能看到七号别墅的灯光,董大海很是郁闷的抽了根烟,想起当初自己和儿子的吃瘪,他恨的牙根都痒痒,可也只能干痒痒着,他又不是傻子,知道自己根本奈何不了人家,换句话说,可能只要楚相国一句话,他董大海就是再牛逼也得灰溜溜的从中港市滚出去。 好不容易折腾了大半辈子,才有了今天的成就,董大海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去冒险再触碰楚相国这只老虎的胡须的,更何况这只老虎的姑爷更特么的狠辣! 澄澄睡了之后,林昆躺在床上却是怎么也睡不着,楼下就住着个大美女,要说心里头一点想法都没有那是扯淡,可他又清楚的明白自己要和秦雪保持距离,楚静瑶和秦雪姐妹相称,自己要是真的和秦雪有点啥关系,那不就成了乱x了么。 手里把玩着手机,望着坡天窗外的星空,小海冬青很懂事的缩在旁边的沙发上睡觉,这小家伙最近营养丰盛,体型较之前长大了不少,按照这个速度下去,不出半年就能长成个半大的海东青,到时候的威力可就不可预测了。 “哎哟!” 楼下突然传来一声痛叫,两只眼睛一直睁的锃亮的林昆马上从床上坐了起来,楼下接着一阵细细碎碎的痛吟声传来,他知道肯定是秦雪出事了。 于是,林昆赶紧从床上下来,为了不吵醒澄澄,整个过程他都是轻手轻脚的,从三楼的楼梯上下来,就看见秦雪身上裹着浴巾坐在洗浴室的门口,身体半靠在洗浴室的门上,一只手撑在地上,另一只手揉着脚踝,脸上一副疼痛难忍的表情,嘴里发出阵阵细碎的痛吟声,见了令人心生怜悯。 “秦秘书,怎么了?”林昆一边向秦雪走过去,一边关心的问。 “脚……我的脚……”秦雪咬着嘴唇说,脸上疼痛的表情更加清晰起来,漂亮的大眼睛里噙了一层泪水,仿佛随时都能涌流出来,“我的脚扭了。” “没事的,我看看。”林昆蹲下身来,声音里充满磁性与关心的说道,一只手托起秦雪那雪白细腻的脚踝,另一只手轻轻的捏着她的骨缝。 “疼……”秦雪忍不住的痛叫了一声。 林昆没有说话,自己的感觉了一下,笑着对秦雪说:“没什么大事,就是轻微的扭伤,之所以会这么疼,是因为骨头有点错位了,只要接回去就好了。” “等……”秦雪惊恐的看着林昆,想要阻拦他,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林昆的手指已经用力起来,顿时把秦雪疼的眼泪都流了出来,然后就听‘啊’的一声半韵律的痛叫,叫声只叫道一半就停了下来,中间夹杂着‘喀’的一声骨头复位的声音,秦雪一副惊诧的表情看着林昆,说:“这……这就好了?”脚上轻轻的动了动,一双还含着泪花的大眼睛看着林昆说:“好像真的,真的不疼了哎。” 林昆咧嘴一笑,道:“你还是轻着点扭,现在虽然不怎么疼了,但你确实扭伤了,我去弄点冷水给你敷一敷,省的明天早上会肿起来。” 林昆起身去准备冰水了,秦雪坐在地上看着他的背影,他只穿了一条沙滩裤,上半身赤裸,几道醒目的疤痕纵横交织,有着一股说不出的狰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