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九百七十二章:馊主意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九百七十二章:馊主意

顾微脸上的表情有些惊讶,旋即释然一笑,“也怪我多虑了,你这样聪明的男人,又怎么会想不到这层厉害关系,不过这我就更不解了,既然你已经想到了这些,可刚才出手的时候为什么没留余地?” 林昆手里把玩着杯子,没有立即回答顾微的问题,反倒是目光来回在房间里巡梭,最终放下杯子站了起来,向顾微走了过来。 顾微的眼角有桃花飞落,一抹红晕迅速缭绕上了脸颊,她语气娇羞又有些赧然地道:“你要干什么,不会这么快又想坏事了吧?” 林昆淡淡胡须的嘴唇向她贴了过来,顾微本能紧张的闭上了眼睛,主要是这个家伙太厉害了,之前的一番折腾,当时虽然飘飘忽忽到了九天云外,可此时这身上的那股隐隐酸痛的感觉,仿佛从云端坠了下来。 她没有经历过别的男人,但网络上有关两性的软文可是看过不少,当然知道这个家伙的能力,绝对是超乎正常男人数倍的。 温热的呼吸打在耳垂上,顾微不由得一阵电流划过周身,接着林昆压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当林昆从头到尾把话说完,顾微猛地睁大了眼睛,似乎想要张口说什么,被林昆打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制止了。 …… 牟斌挨了林昆一脚,去医院一检查,内脏受损,胸前的肋骨断了四根,医生询问怎么搞的,手下的人马上说是被人踢的,结果被牟斌狠狠瞪了一眼,他是什么人,怎么说也是黑河省江湖上的一个扛把子的大佬,被人踹断肋骨这么丢人的事儿,恨不得烂在肚子里才好。 手下的小弟被他这么一瞪,马上意识到说错话了,就想着说点什么补救,来挽回大哥的面子,结果一声检查了之后,不等这个小弟开口,便瞪了这小弟一眼说:“你们这些个小年轻,说话就是不靠谱,这伤能是踹的?你来一脚把我的肋骨踹断了试试,到底是什么搞的!” 这小弟脸上表情一怔,才恍然过来,呲牙咧嘴陪着笑脸道:“这,这是不小心撞的,被车撞的。” “这还差不多,以后过马路小心着点。”医生抬了抬鼻梁上的眼睛,一副笃定自信的模样小声呢喃,“我做骨科医生都快三十年了,难不成你这点小伤都看不出?” 小弟一脸冷汗,牟斌也觉得这医生有些…… 打好了石膏,接好了骨,牟斌躺在病床上,断骨的疼痛绝非三言两语所能形容,胸前的肋骨断了,大呼一口气都会剧烈疼痛,要是再偶尔咳嗽一下,或者是咽唾沫,这就更遭罪了。 两个心腹手下站在病床旁,看着牟斌痛苦的模样,说:“大哥,这谁人不能就这么算了,他凭什么出这么重的手,咱们又没干什么!” “就是,咱们只是去走个过场,又没说真的要拆那个公司,他姓林的下手也太很了。” 牟斌躺在病床上,缓缓的舒了一口气,道:“你们两个都别吵吵了,今天的事儿最好不要传出去,我丢不起这个人,叮嘱手下的人,谁特么要是敢多嘴,我就废了他!” 两个小弟面色凛然,马上恭敬的回了一声:“是……” 病床上的牟斌,却是因为说话的声音太大,扯动了筋骨,疼的又是一阵呲牙咧嘴。 两个小弟里的一个,小心翼翼地说:“大哥,这件事真就这么算了,兄弟们吞不下这口气啊,那姓林就算他再厉害,明的咱们斗不过他,不是还有暗的么?” 另一个小弟也跟着说:“自从他来了我们黑河省,场子里的生意下降了一大截,干夜场的谁不知道,赚钱的都不是明面上的生意,可现在背地里的生意都不敢做了,兄弟们的心里可都是怨恨着呢。” 牟斌等着这两个小弟,道:“你们两个什么意思,难不成要我和那姓林的对着干?你们要明白,他虽然来黑河省不久,可已经和车家达成联盟,难道你们想让我做那背信弃义之人,背叛车老的栽培么?” 两个小弟一个叫侯三,一个叫马六,两人互相看了一眼,见牟斌是真的有些动怒,侯三陪着笑脸压低着声音说:“大哥,你误会了,咱们这其实也不是背信弃义,大哥你得这样想,你是车老栽培提拔起来的没错,可手下的弟兄们对你也是忠肝义胆啊,大家现在过的都不如从前,大哥你义字当头没有错,可咱们兄弟现在……” 侯三话音稍稍一顿,马六又接过了话茬儿,“就是啊,大哥,咱们兄弟过的都艰难,以前天天吃肉,现在天天喝汤都困难,咱们兄弟又不是要你去对付车老,车老是咱们弟兄们共同的大恩人,我们只去对付姓林的,这姓林的虽然是和车家结盟,可不代表车老对不对?” 牟斌沉吟了一口气,眉头蹙在了一起思索,侯三这时趁热打铁,道:“而且车家的产业,在这个小子来了之后,也是全面下滑,车老的心里难道就真的没有怨恨?规矩是那小子定的,名声是那个小子的,结果现在那些老百姓和政府的相关人员,可都念叨着那小子的好,可真正饿肚皮的却是咱们兄弟,这不应该啊!” 侯三说到最后,情绪有些激动,唾沫星子都飞出来了。 牟斌脸上的深思之色越来越浓,在自己的这两个心腹手下身上打量了一圈儿,道:“你们应该清楚,这个姓林的不好对付,我们今天去了那个彩虹贸易公司,别看我人数占据绝对的优势,真要是动起手来,那小子可是在江南武道大会问过鼎的人。” 侯三和马六心中立马一喜,大哥能这么问他们,那就代表着这件事他多半是同意了,于是马六笑着说:“大哥,这世界上杀人呢,正面硬碰硬的有,采用迂回战术的也有,咱们现在是不能和这个姓林的硬碰硬,可不代表其他人不能啊。” 牟斌道:“谁?” 侯三凑到了牟斌的耳边,小声的嘀咕了一阵,牟斌本来凝重的表情,显得越发凝重了,他等着侯三和马六有些发怒地道:“你们两个出的馊主意,这是要让我牟斌去做那卖国求荣的汉奸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