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九百七十一章:一脚踹飞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九百七十一章:一脚踹飞

牟斌一听林昆的话,甚至说不等林昆开口,从他第一眼看见林昆,眼角的肌肉就狂跳,心里暗道一声:坏了,摊上大事了…… 林昆的为人牟斌多少了解,虽说他现在是东三省第一人,可对他们这些弟兄都是客客气气,身上一点儿嚣张跋扈的气焰也没有,可这不代表他身上没有王者气度。 “林先生,这……” 牟斌脸上的表情难看至极,今天他本来是不想来趟这湾浑水的,可耐不住梁文升的软磨硬泡,这梁文升是他的一个老乡,两人在儿时的时候关系不错,家里又沾亲带故的有那么一点点的亲戚关系,不过这些年随着梁文升的买卖做的越来越大,这人自然就变得嚣张起来,有什么江湖上的事解决不了的,牟斌也会帮着出面,梁文升也会给他一些好处费。 牟斌也是有苦衷的,手底下一群兄弟需要养活,总不能什么事儿都不干吧,名下的产业是挺赚钱的,可自从林昆来了黑河省之后,全省的地下场子都开始禁毒,一些其他的非法买卖也都明令禁止,这场子里的利润自然就下降了不少。 警方命令禁止禁毒和一些其他的非法买卖,江湖上的这些大佬们多数还是会偷偷的搞,可林昆一下令,这些人就是再不情愿也得收敛了,谁敢和这个东北王过不去? 这倒不是说林昆就是比警察厉害,恶人自有恶人磨,江湖上的事儿,还是江湖上解决起来更容易些。 不过牟斌也是有原则的,随着梁文升这几次的无理要求,他已经开始渐渐和梁文升保持距离,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可真要是为了点蝇头小利坏了自己的名声,可就得不偿失了。 “牟大哥,你和这位梁总认识?”林昆笑着说。 “他是我的一个老乡,我们也算是发小,今天这事我是真不知道和您有关,要是知道了,打死我也不会和他来的。”牟斌脸色难看地道。 “如果不是我,你应该也还会来吧,这种助纣为虐的行径,车老同意你这么做么?” “这……” 牟斌咬了咬牙低下头,道:“车老不允许。” 林昆笑着说:“这件事我会和车老联系的,不过今天你这么多人来到这儿了,兴师动众的坏了我当初定下的规矩……” 牟斌心底恐慌,道:“我……我愿意接受惩罚。” 牟斌的头压得更低了,他太清楚眼前这个男人的可怕,只是即便他表现出虔诚的态度,还是没能逃过林昆的一脚。 林昆的脚力很大,踹在了牟斌的胸口上,他顿时感觉胸骨都要裂了,整个人一声痛叫,直接双脚离地的倒飞了出去。 呼通…… 牟斌捂着胸口趴在了地上,周围的一干小弟满脸恐慌,就连瘫软在地上的梁文升见到此情此景,也是吓的眼睛都直了。 在他的眼里,自己的这位发小可是黑河省江湖上的一号响当当的人物,车老爷子的得力干将,还从没听说哪个人敢不给他面子。 可现在已经不是面不面子的问题了,人家直接上来一脚,就把他心目中无所不能的发小给踹飞了,趴在地上咳出一大口的鲜血。 “大哥!” 一群小弟围在了牟斌的身前,其中几个忠肝义胆的,更是直接要跳起来跟林昆拼命,结果却是被牟斌嘶哑着嗓子,大声厉喝:“谁特么的敢对林先生不敬,我废了他!” 林先生? 刚才牟斌手下的这群小弟,听林昆和牟斌对话的时候,还没有太在意,只当着林先生也是江湖上的某个新晋的大佬,可此情此景再稍微的一琢磨,一个个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惊骇的表情,是……是东三省地下世的王者第一人,林……林昆! 林昆在黑河省待的时间不算久,见过他的小弟也不多,此刻牟斌的这一群手下立马心生敬畏的看向林昆,甚是都不敢与他的目光正面接触,仿佛眼前有一道无形的大山,碎裂了天帝一般笼罩向他们。 王者之气,不怒自威…… 很多人没有这种体会,那是因为从来没有在一个真正强者的面前感受到这股威压。 梁文升已经被打的猪头不如,他也听过林先生的大名,只不过从未见过其人,此时别说是哭的心了,就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一群人从彩虹贸易公司里退了出去,当这些人上了车,马上发动了车子,就像是逃命一样逃跑,其中有那么两三辆的车子,更是着急忙慌的撞在了一起,不过就是这样,也没耽误他们逃跑的速度,短短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就全都没影了。 彩虹贸易公司里的员工,马上高兴的鼓起了掌,再看向林昆的目光,全都是敬佩不已。 贺翔笑着说:“对付这些人,早就该用这种手段了,我之前就要跟他们来强的,可顾总不让。” 林昆看向顾微,笑着说:“顾总这是宅心仁厚,不屑和这群虾兵蟹将动手。” 顾微笑了笑没说话,向着办公室走去,林昆跟在她的后面也去了办公室,这一天下午,所有找顾微的办理的业务都被贺翔给拦住代办了,贺翔在公司里的职务是副总,另外大家也都知道他是顾微的亲信,所以也都配合。 办公室的门关上,顾微给林昆倒了一杯水,然后坐在了林昆的对面,大眼睛看着他,道:“你不觉得你刚才太过了么?” 林昆笑着说:“过了?难道你认为我对那些阴奉阳违的人,应该继续和他们讲讲道理,顺便来上一招儿以德服人?” 顾微只是面色平静的看着林昆,道:“那个梁文升该打,那是因为他仗着牟斌撑腰,这黑河省大大小小的江湖头目,我也了解一些,牟斌算是一个有原则的人,他今天肯为梁文升出头,也是碍于情面吧。” 林昆笑着说:“如果我今天不在这儿,牟斌难道就不会动手么?” 顾微很肯定的点点头,道:“前些日子,在西江口发生的一件事,和今天类似,当时牟斌就没让他手下的人动手,只不过当时那人不是梁文升,而是另外一个企业的老总,和牟斌的关系好像也不错。” “哦?” “牟斌是一个有原则的人,只不过碍于生存和手底下的兄弟,偶尔也会做一些过格的事儿,我之所以和你说这些,是觉得你今天这么座,恐怕……” 不等顾微把话说完,林昆笑着说:“失去人心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