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九百六十五章:血雨腥风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九百六十五章:血雨腥风

来接机的是车国海和车玲玲父女,林昆本以为车勇会过来,结果却不见其踪影。 一共来了六辆车,其中有两辆商务车,一行人除了姜夔生和刘一燕单独飞往了沈城,其余人都跟着林昆来黑河省了。 姜夔生和刘一燕都记挂孩子,孩子出生到现在,刘一燕就没离开孩子这么久过。 黑河省这边的情况虽然有些复杂,不过林昆相信凭着他和众位弟兄们能够搞定,于是在姜夔生提出来要一起过来的时候被他拒绝了,让他多陪陪刘一燕和孩子。 林昆和龙大相坐在车玲玲开着的车上,车国海和林昆坐在后面,龙大相坐在副驾座上,一路上车国海将目前黑河省江湖上的事情大致介绍了一遍,自从林昆离开不久之后,河口组便开始猖狂起来,在各个场子里开始销售毒品,警方打击了多次,但抓获的都是一些小喽啰,本来发现了一个在郊外的制毒点儿,结果行动的过程中当中,警方也受到了不小的损伤,本以为河口组会就此老实一段时间,没想到依旧猖狂,而且隐隐有变本加厉的趋势。 林昆皱起眉头道:“咱们江湖上的弟兄,没有暗中协助警方么?这里是我们的地盘,这个河口组就算是再厉害,难不成他们狡兔三窟,真的挖不出来?” 车国海叹了一口气,脸上涌现一抹哀伤,他没有回答林昆,开车的车玲玲开口了,“我们车家一直暗中协助警方,也抓了不少河口组的成员,为此也与河口组开战了两次,双方的死伤势均力敌,不过我哥……” 车玲玲的话稍微拖了个长音儿,林昆马上紧张地道:“勇哥该不会出事了吧?” 车玲玲道:“那倒没有,但我哥的女朋友和她的闺蜜,却……却被侮辱杀害了。” 林昆脸上的表情顿时一愣,脑袋里嗡的一声,车勇的那个小女朋友他是见过的,而且彼此还一起喝过酒,还有她的小闺蜜,两人虽说都是在酒吧里上班,但和那些只要开出价码就能皮肉交易的酒吧姑娘不一样,她们性格开朗但很自重,而且也很善良。 天色已经黑了,接风宴是在车家的山庄,车老爷子亲自出面招待,摆了三桌丰盛的酒席,除了林昆他们这些人,另外还有一些车家的嫡系也受邀过来,这些人林昆都见过也认识,现如今都是车家的骨干,也与他有所交情。 林昆四处看看,没有见到车勇的身影,车玲玲似乎瞧出了他的心事,走过来低声道:“我哥自从他女朋友出事后,就发了疯似的要找河口组的人报仇,河口组的人不好找,他就经常出去买醉,有的时候要到下半夜才能回家。” 林昆道:“那他的安全?” 车玲玲道:“已经安排我们车家最精锐的护卫保护。” 林昆心中有所悲戚,道:“可怜了那两个姑娘,也希望勇哥能尽快从悲伤里走出来。” 车玲玲道:“河口组一天不除,我哥的心魔就一天不能消除,可恶的河口组,将我们黑河省整的乌烟瘴气,迫害我们的同胞,简直就是罪大恶极!” 酒宴的氛围还好,车家的一干人等,最近都忙活着与河口组周旋,总得来说车家乃至整个黑河省到底江湖人士,在这一场血腥的争斗中没有占到任何便宜,河口组最初在黑河省只是一小撮的力量,可自打林昆离开黑河省之后,也不知道黑河省是不是有意趁着这个空档,要在东北立稳了根基,又增加许多的高手来此。 黑河省的一些江湖上的头目,就因为与河口组作对,最近这段时间死了不下十人,而且河口组行事毒辣禽兽,不光将那些大佬头目杀害,还会侮辱家里的女人,杀死家里其他的男人…… 这些都是后话,为了让这一场接风宴不至于那么氛围压抑,车老特意叮嘱这些话席间不准任何人对林昆等人说起。 大家推杯换盏之际,倒是和往常无恙,可林昆不是瞎子,藏在众人脸上的一抹忧愁与哀伤甚至是愤怒都被他看在眼里。 谢般若对黑河省车家的款待十分满意,也喜欢东北人的热情豪放,只不过到了黑河省之后,不光章小雅对她依旧针锋相对,好像车玲玲对她也不是很友善。 谢般若此时坐在林昆的右侧,章小雅坐在左侧,谢般若倒是一副淡定从容的妖娆模样,可章小雅频频向她冷眼。 谢般若心中暗道,没想到自己相中的这个男人,居然这么受欢迎呢,章家的千斤身份尊贵,是燕京皇城里的大家族,真要是比拼身份地位,她都不得不承认自己逊色一筹,车家的这位小姐么,相貌身材也都不差,家世背景与自己相当,不过她们俩都有一个共同的缺点,不够成熟,哪怕是年长章小雅的车玲玲,身上也透着青涩。 林昆在黑河省有住处,自然就没打算在车家山庄过夜,谢般若人生地不熟,又是奔着林昆过来的,自然要时刻跟着林昆,好在那别墅有两栋,倒也不至于睡不开。 接风宴结束之后,车国海本来想和林昆多说些什么,被车老一个眼神给拦住了,当林昆一行人离开之后,车家的心腹们留下,车国海倒不再避讳了,直接问车老道:“父亲,你为什么不让我将咱们黑河省目前的情况跟林昆说?” 车老道:“你现在说有用么?做事有不急于这一时,现在小林回来了,局势应该会有所好转,至于那个河口组的威胁,也不差这一个晚上,等林昆明天休息好了,咱们再和他细谈吧。” “爸……” 车国海开口要说话,车老却是气度从容的打断道:“成大事者,必须要能沉得住气,你已经这个年纪了,还要毛毛躁躁么,继续安排我的人去搜查,一旦有任何河口组相关的情报立马反馈。” 车老说完,又将目光看向了在场的一干人等,“这次的河口组来者不善,好在林昆回来了,大家今夜先回去好好休息,明天,这场血雨腥风的战争就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