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九百六十二章:灭了这江湖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九百六十二章:灭了这江湖

楼上只有林昆和谢勇光两个人,不等谢勇光开口,林昆便笑着说:“这附近的一条街,都是一些小饭店,我看过周围的环境,后面不远是一个湖心公园,又靠着一座青山,马路对面不远的地方,就是娱乐一条街,这样的地方用来当做小饭店一条街太可惜了,如果能变成酒吧的话,收益绝对可观。” 谢勇光有些诧异,但他尽量让自己表现的平静一些,道:“你怎么知道我答应你了?” 林昆没有正面回答他,只是浅浅的一笑,“但凡是想要立世成功者,少不了兄弟相助,曹操身为三国时的第一枭雄,身边不也是围绕着一群能人良将,这么一条街上最多也就七八间酒吧,你招揽来你过去在部队里的弟兄,目前混得好的且不提,那些生活和你一样不太如意的,一定不会放弃这个机会,你要做的就是定下规矩,管理好手下的一群人,现在可能只是三五个心腹,慢慢会有更壮大的队伍,到时候几十人上百人都有可能。” 谢勇光不说话,他神色凝重地看着林昆,林昆继续道:“这家面馆不能改掉,倒不是因为我的私心,完全可以将这里改造成一个环境雅致的餐馆,当然了只卖面肯定不行,隔壁的胖老板人不错,可以拉拢他一起将这面馆经营下去,不过不能再叫面馆了,得另取一个名字,那些大半夜里出来喝酒的人,如果饥饿难耐想要觅食,这儿的饭菜一定会合他们的胃口……” 林昆一口气将这周围的格局发展都说了出来,这些都是他最近今几日思考出来的,黑河省那边已经传来消息,河口组的不安定,给整个社会治安带来了影响,他不能多在东山省逗留,必须尽快赶回去。 林昆把话说完,谢勇光的眼底不禁流露出钦佩之色,他甚至忘记了林昆江湖枭雄的身份,反倒是当做了一个商业高人。 林昆目光平静的看着谢勇光,微微一笑,道:“怎么样,有把握做好么?” 谢勇光这次没有说考虑或者是答应之类的话,直接重重地点了点头,道:“我会尽最大努力,不把这事儿办砸!” 林昆端起桌子上的两个杯子,分别取酒倒了进去,酒不是什么好酒,分了一杯给谢勇光,两人对碰一下之后一饮而尽。 谢勇光离开了,他开着林昆给他新买的保时捷卡宴,去召集过去在部队里的兄弟们了,有道是一人当兵全家光荣,可普通的士兵退伍之后,仅有一部分人有幸被分配进国家事业单位谋职,多数的都需要自己到社会上找工作打拼,可一没有高学历,二来也没有什么过硬的专业技术,保安、司机之类的职业,就成了他们大多数人的选择,而这些职业的普遍收入都不高,所以在谢勇光召集过去一些志同道合战友的时候,大家伙响应的都很及时。 飞机票已经订好了,林昆打算明天就离开东山省,直接飞到哈市,离开前,他倒是想去见一个人,义云堂的展青兰。 展青兰一介女流,现如今能坐在义云堂的第一把交椅上实属不易,在父亲去世的消息传开后,被附近的几个结拜兄弟知道了,除了她那结拜的二叔被林昆废了拴在海风楼大酒店的马路对面乞讨,展青兰曾一度希望剩余的三个叔叔能够支持她,可人心总是贪念无限的,当那三位义云堂的长老人物知道展青兰与林昆的关系近乎决裂后,便打起了这第一把交椅的主意,这些人平日里看起来素无大志,可一旦野心充满了胸腔,就会变成凶残的野兽。 于是,义云堂内的一场争斗持续了半个多月,期间死伤者众多,当然这些事情都被义云堂内部的人解决,没有对外声张,谁都不想引来警察自讨麻烦。 展青兰在红山酒楼的时候就受伤了,同样受伤的还有展冬,不过这一次凭借着她的运筹帷幄,硬是将那三个叔叔给扳倒了,她没有选择像父亲那般仁慈沉默,再给这三位叔叔一次机会,而是直接下了杀手,斩草除根的杀…… 明媚的天空忽然间飘来了乌云,天有不测风云,说的就是这种人算不如天算吧。 还是南泉市城中的老宅,展青兰坐在她当年栽下的梨树下,手里抱着一本宋词,词句的美妙总能陶冶人的情操,最近这两天她每天都是从早看到晚,仿佛整个南泉市里最勤奋的学者…… 有人走了进来,脚步声渐渐靠近,展青兰没有抬起头,只是语气平静地说:“听说你要离开东山省了,你扶起了一个朱坤学,拒绝了朱家与谢家,这倒是出乎了东山省江湖上多数人的预料。” 展夏搬来了一张椅子,放在展青兰的对面,林昆坐了下来,笑着说:“也包括你么?” 展青兰翻了一页宋词,眼睛依旧没离开那书页,“我从来就没想过这个问题,你扶起何人与我没关系,你与什么人联合,我也没去多想,义云堂还是这个义云堂,我只管理好这一方势力就好。” 林昆看了一眼展青兰手中的宋词,笑着说:“听说你解决了义云堂里的矛盾,手上沾染的血腥太多,就激情与诗词中的山水间,这倒是个不错的办法。” 展青兰眉头稍稍一动,目光从书页上挪开,抬起头看着林昆,嘴角莞尔一笑,“看来,你对诗词也很有研究?” 林昆笑着说:“我并非文人墨客,对诗词没什么爱好,不过对展姑娘倒是有所了解,我们之间也算是合作,互相帮助过,离开东山省之前,还是亲自和你道个别,江湖说大也大,说小也不小,以后说不定什么时候我们又有交集了。” 展青兰笑着说:“你这个危险的男人,我宁愿和你再无交集,不过……”话音微微一顿,“我倒是欠了你一条命……” 林昆笑着说:“不用你欠我的命,你在我肩膀上扎下的那一刀,到现在还疼着呢,以后我们最好不要兵戎相见,这地方混乱了这么多年,也该有规矩了,其余大大小小的实力我就不过问了,可如果真的有人敢挑衅,我会像当初烧了九宫阁一样,一把火灭了这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