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九百五十九章:拜金女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九百五十九章:拜金女

安翠在一家中型的企业上班,只是一个普通的办公室职员,偶然的机会认识了这位名叫张千的男人,四十多岁离异单身,是一家小公司的老板。 张千的经济条件不错,南泉市内有三套房子,岛青市那边有一套,虽说是离异的,不过并没有孩子,这对于现在都市里的许多姑娘来说也算是良配。 安翠本来是拒绝的,她一个乡下里出来的姑娘,毕竟还是懂得矜持的,可在金钱的糖衣炮弹下,又有几人能守得住初心,女人拜金并没有错,一句话说白了,男人既然挑女人性感漂亮,为何就不允许女人挑男人的收入条件呢? 安翠的错不在于她没有禁得住糖衣炮弹,而是为了所谓的糖衣炮弹,和对她一直好得无可挑剔的谢勇光分手,这就不是拜不拜金的问题,而是良心的问题了。 安翠的脸上有幸福的笑,现代社会上的男女婚姻,已经年龄非常模糊了,比如荧屏电视上的新闻报道里,诸多的知名企业的大佬,又或者是明星们,所选择的伴侣年纪几乎都比自己小很多。 都说老牛吃嫩草,这天底下有不喜欢嫩草的牛? “老张,你来啦!”安翠嗲声嗲气,她虽说相貌只是中等,但身材绝对极品。 张千笑着迎上去,将手中的一束鲜花递给安翠,笑着说:“怎么样,喜欢么?” “嗯……” 安翠接过鲜花,脸上的笑更是像花儿一样美,身后路过的同事,都向她投来了不一样的目光,有的是羡慕,有的则是鄙夷,这其中不乏有人知道谢勇光这个人,之前谢勇光也曾不止一次来这里接安翠下班,大家对那个身材挺拔笑容阳光的男人印象一直很不错。 谢勇光坐在车里,他的第一反应要冲下车去,可此刻却是双手握着方向盘犹豫了。 林昆坐在副驾座上并没有说什么,随手摸出了一根烟叼在嘴里,眼前的这辆豪车自然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甚至就连安翠也刻意向保时捷多看了两眼。 宝马三系的普通价格也就三十多万,而林昆给谢勇光买的这辆保时捷卡宴过百万,不管从外形还是豪华程度来讲,都甩宝马三系好几条街,再加上保时捷车身漂亮的流线型,就像是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站在人群中一样。 安翠和张千在一干同事复杂的目光中亲昵发嗲了一阵儿,其中一个与安翠一个办公室里的胖胖女同事,对着另外一个身材单薄的女同事小声说:“瞧她那骚.样,以前跟那个小谢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现在这副德行,简直恨不得马上把自己洗干净送到这个又老又丑的老男人床上!” 身材单薄的姑娘咯咯笑道:“好啦,你这该不会是羡慕妒忌吧,这男人虽说长得丑,可人家有钱呀,听说房子都好几套呢,还开了一家小公司,钻石王老五啊!” 胖女人哀叹了一声,“我才不羡慕呢,我家虽然没有钱,可……有钱的男人也看不上我这样的,不过你说这现实吧,为啥大多有钱的男人都长得丑,那些年轻帅气的男人都没有啥钱呢?” 身材单薄的女人笑着说:“不是有句话么,莫欺少年穷,不是富二代的男人,有几个年轻时候有钱,所以说咱们女人找男人呀,那就跟买彩票差不多,这男人有潜力呢,将来就腰缠万贯,要是没潜力呢……” 两人这边小声的说着,周围其他的同事也有在议论的,其中有人话里带着妒忌的酸味,有人则觉得安翠这么做没什么不妥,青春只有一次,选择一个经济基础条件好的男人也是无可厚非的…… 谢勇光终于从车上下来了,他的怀里没有鲜花,与往日不同的是,他一身的名牌闪闪发光,新做的头发满是型男的味道,他本来长的就不丑,甚至很英俊,常年在外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糙黑,可这并不影响一个男人真正美感,在这个细皮嫩肉的小鲜肉盛行的当下,充满阳刚之气的男人同样受欢迎。 “哇……” 有人发出了惊呼,是一个妙龄的姑娘,一双漂亮清澈的眼眸里,满是犯起花痴的小模样,她马上意识到自己此番模样有些失态,连忙将这表情收敛,可此时周围马上又想起了其他的惊呼声…… 豪车、帅哥,这是多少单身姑娘心目中梦寐以求的白马王子,突然有一天这么一个活生生的王子出现在面前,叫人心情怎能不激动,甚至一些个已婚的少妇、大妈,此刻都有一瞬间心动的感觉。 被众人的目光聚焦,这并没有影响到谢勇光,他踩着几千块一双的皮鞋,走向了安翠,心里有着茫然与不安,抬起手习惯的摸了一下下巴,手腕上亮光一闪,十几万的名表闪闪发光。 “谢……勇光!?”安翠看着走过来的型男,脸上表情微微一愣,旋即马上惊讶。 谢勇光的嘴角扯开了一抹微笑,“安翠,你不要误会,我不是来缠着你的,我是来见你最后一面,看见你挺开心的,我心里也就没什么遗憾了。” 安翠惊讶地道:“你,你这一身……还有那辆车,这些……这些……” 谢勇光微笑说:“都是一个朋友送的。” 张千脸上的表情也是很惊讶,冲安翠问:“翠,这个男人是谁呀,勇光?该不会是你刚刚分手的那个小子吧。” 安翠脸上的表情尴尬,点了点头,此时周围的一圈人也都认出了谢勇光,一些不明情况的人,在那些认出谢勇光并知道他与安翠之间那点事儿的同事的告知下,看向安翠的眼神纷纷变成了幸灾乐祸,让你丫的拜金,让你丫的没良心瞎嘚瑟,这下好了吧,人家高大英俊风风光光,再瞅瞅你新傍上的这位,简直就像是一只掉了毛儿的老麻雀。 张千的脸色不好看,但他好歹是一个生意人,心思一向缜密、脑袋灵光,他同样也不是什么善类,如果此刻的谢勇光一身邋遢地出现在眼前,他少不了一番冷嘲热讽,哪怕此时谢勇光一身名牌宝气,他也不相信这天底下能有短短一天的时间里,就一跃成为成功人物的人。 张千冷笑了一声,冲谢勇光道:“小伙子,我能明白你的心情,翠儿和我在一起了,你心里不平衡,就花钱租了辆车过来,又去商场买了一套衣服,我之前听小翠说过,你一直在攒钱买房子,看来你这是把首付钱都给花了,年轻人喜欢虚荣没错,可这么伤筋动骨就为了找回个面子,不生活了? 我的公司不大,不过一年的收入也有几十万,听说你在消防大队工资不高,去我那儿当个货车司机,一个月我能给你开个四五千,有需要的话可以跟我联系。” 说着,张千一副优越感十足的模样,掏出一张名片递到了谢勇光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