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九百五十八章:找回面子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九百五十八章:找回面子

感受到了肩上的大手,谢勇光回过头,就看见了林昆那张平静的面孔,谢勇光的眼眶有些红,他内心不甘愤怒,可倔强的本性又让他强忍住泪水不流出来,一张嘴声音竟有些不顺畅,“你……怎么是你?” 林昆语气平静地道:“杀害你姐姐、姐夫的人,已经全部付出了代价,哪怕当天没有动手,但只要在现场的一个没放过。” 谢勇光道:“我知道。” 林昆道:“我欠你姐姐、姐夫一个人情,这辈子恐怕都还不上了大妮和她奶奶,还有你父母未来的赡养,都由我来负责,我的手机你有,不管是需要钱还是我尽力的地方,你尽管给我打电话。” 谢勇光倔强地说:“不用,我家里的人,我能够养好,你帮我姐和我姐夫报仇了,我们之间就算两情了,他们虽然是因你而死,可如果不是你,他们的仇我这辈子都没办法替他们报了,所以……” 林昆打断了谢勇光的话,“年轻气盛是好事,我也相信你有养家糊口的决心,可凭什么?你现在的工作收入不高,却一直想在这里安稳下去,如果说人生只有我们独自一人,你可以对自己没有高的要求,可你并不是独自一个人,这座城市里的每一个人几乎都有理想,可工作都是为了理想么?说白了是为了生活,你现在在这消防大队里工作,工作是挺稳定的,可你能看得到希望么?” 谢勇光皱着眉头说:“什么希望?” 林昆没有回答他,而是望着已经离开的宝马车,等那宝马车走远了,回过头继续看着谢勇光说:“这个希望其实挺简单的,假如你坐在了你领导的位子上,所赚的薪水够你养家糊口么?” 谢勇光摇了摇头,“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林昆笑着说:“那我们继续假设,你坐在了你领导的领导的位子上,所能拿到的薪水,可以养家糊口么?” 谢勇光道:“应该可以,坐到我们领导的领导的位子上,收入至少会有一万块。” 林昆笑着说:“那能买得起刚才那辆车么?” 谢勇光:“……”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你是故意来挖苦我的么,还是……” 林昆打断道:“你的这项工作毫无前途,不要把自己最好的青春浪费在没有前途希望的工作上,如果你想碌碌无为一声可以,可如果想要立于天地间有些作为,就要变得要让自己充满野性。” 谢勇光皱着眉头,显然是不太明白林昆话里的意思,林昆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走吧,男人要想找回面子,有时候动拳头是天经地义、万人敬仰,有时候则是无能懦弱的表现。” 谢勇光道:“去哪?” 林昆也不答他,只是推着他的肩膀往前走,拉开了停在路边的黑色轿车的车门,把谢勇光给摁了进去。 一路上林昆没有再多说什么,谢勇光问他他也不说,轿车停在了大商场前,谢勇光跟在林昆的身后进了商场,来到了一家高档的服装店,刷卡买了两套衣服,其中一套当场让谢勇光穿上,另外一套拎回了车上。 谢勇光试衣服的时候很放不开,那一副标签上的价码高得吓人,只是一件普通的小t恤,居然就要两千多块钱。 两人从服装店里走出来,谢勇光不高兴了,他冲着林昆怒道:“你这是在向我炫富么?” 林昆回过头,目光平静的看着他,突然笑了,“你如果硬要这么理解也没错,至少我有富可炫。” 谢勇光气愤地道:“那你炫你的吧,我没时间跟你在这儿浪费,你这衣服我不稀罕!” 谢勇光这脾气也是够倔的,碰上别人可能真没办法,可碰上了林昆那就不一样了,林昆是干啥的,从小就专治各种不服。 林昆直接将谢勇光的旧衣服丢尽了垃圾桶里,刚好收拾卫生的保洁阿姨把那旧衣服收走了,谢勇光本来想脱衣服,可总不能没衣服可穿在这儿光着吧。 林昆看了一眼谢勇光脏兮兮的脸,还有他的身上也都是灰尘,新买的衣服在他身上没几个来回便已经有些脏了,这其实也是他为什么给他买两套衣服的原因。 “如果想找回面子,就听我的吧。”林昆微笑着说。 “我不想找回什么面子了,我本来就是一个失败者,我哪还有什么面子,即便我穿再贵的名片,我还是一个失败者。” “很多人是在充满自信的时候失败了,这种人叫做自大,如果承受了打击之后,能够改正,那他以后就是人生的赢家,可有的人还没等尝试,就已经先把自己给否定了,到之后自己连最起码拼搏的机会都没有,这种人最可怜。” 林昆微笑着说完,谢勇光的脸色有些发烫。 林昆向一家鞋店走去,同样是大牌,给谢勇光买了两双,这一次谢勇光是真的无力吐槽了,一双皮鞋居然要五千多。 衣服和鞋子买好之后,林昆带着谢勇光去附近的一家桑拿洗了个澡,从来也没有做过富人的谢勇光,第一次从服务员的眼中感受到了不一样的尊重,哪怕他此时脸上脏兮兮的,可只要身上的衣服牌子够闪亮,就会得到不一样的目光。 当今社会物欲横流,人心又多是虚荣的,那些摆在奢侈品店里的服装或者装饰,之所以能卖到天价,一方面是因为手工精良,另一反面则是人类的虚荣心。 洗完了桑拿之后,林昆让谢勇光换上了另外一套干净的新衣服,之后带着他去发廊做了头发,这一切做完了之后,又带他去南泉市的一家4s店提了辆保时捷卡宴。 谢勇光感觉很不自在,这些东西都不是他自己花钱买的,说白了都是林昆给他买的,即便他穿在身上也不舒服。 天色近黄昏, 保时捷卡宴停在了女朋友安翠的办公楼下,卡宴刚停下不久,那辆香槟色的宝马车便开了过来。 虽说是宝马,可也不是什么高档的宝马, 这是一辆普通的三系车,距离宝马车里的豪华七系足足差了两个档次。 谢勇光想要下车,被林昆给按住了,下班的音乐响起,谢勇光的前女友安翠几乎是第一个走出来的,她脸上的笑容幸福,脚下的步伐轻盈,尤其看到了靠在宝马车门上,手里捧着鲜花的半老男人,更是笑的像是喝了蜜一样。 这男人四十多岁,头发有些地中海,具体的背景林昆不知道,但从他的穿衣打扮,以及开的那辆车来看,只是小有所为。 刚才在等安翠出来的时候,这男人坐在车里不断的对着镜子摆弄他那两根头发,还拿出了一瓶古龙水对着身上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