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十万个为什么 - 神兵奶爸

第二百九十五章:十万个为什么

第二百九十五章:十万个为什么 林昆笑着说:“付叔,这本来就是一局死棋,把棋子放在这个位置上,是为了摆出同归于尽的气势,这样一来至少会博得一个平局,而不是必败。” 付国斌一边沉思一边点头,道:“我好像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把这步棋摆在这不是为了解围,而是想要和对方同归于尽,如果对方不想同归于尽最终落得个平局,就必须做出让步,这样一来就有再周旋的机会。” 林昆笑着说:“对,付叔你说的完全正确。” 付国斌笑着叹了口气道:“这么简单的道理我怎么就没想到呢,还在这纠结了半天的时间。”抬起头看着林昆笑着称赞道:“你小子的棋艺境界高啊!” 林昆谦虚的笑着说:“付叔你言重了,我只不过是会耍些小聪明罢了,不过……”用眼神指了指付国斌手里的棋谱,“付叔不应该局限于那上面的说法,即便一个棋艺再高超的人写下的棋谱,对于看的人来说都会有局限性的。” 付国斌若有所悟的点点头,道:“嗯,小林你说的对,以后这玩意儿我还是少看了。” 两人这边聊着,放学的铃声响了,林昆起身告辞,付国斌笑着邀请他有空到家里吃饭,林昆笑着答应,然后从园长办公室里走出来去接澄澄。 幼儿园是有明文规定的,正常的情况下是不允许家长进园的,除非放学以后,像林昆这样大摇大摆随意进出园里的不是没有,但绝对不多。 在澄澄的班级门口,林昆正好遇见了领着小天使们出来的冯佳慧,冯佳慧看到林昆后,脸上的表情顿时微微一变,眼神里一抹说不出的欣喜划过,这种旖旎暧昧的感觉,就仿佛刚刚恋爱的少女见到了自己的男朋友一样。 “冯老师!”林昆笑着打招呼道。 “澄澄爸……”冯佳慧微微脸红道,脸上的笑容却是明媚灿烂的很,一看就是很高兴。 “爸爸,你来啦!”看到林昆后,澄澄开心的叫道,背着小书包就向林昆跑了过来。 林昆一把将澄澄给抱了起来,小家伙高兴的在林昆的怀里撒欢,眨着一双清澈透明的小眼睛问:“爸爸,你今天怎么来学校里来接我了呀!” “爸爸去看你付爷爷了。”林昆笑着说。 “爸爸,我才不信呢。”澄澄眨着慧黠的小眼睛说,同时向旁边的冯佳慧看了看,然后一副若有所知的模样道:“爸爸一定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林昆脸上的表情顿时僵硬了,如果拿放大镜来看,会看到他的脑门顿时一片的小黑线密布,一旁的冯佳慧的脸颊顿时也红了起来,本来看到林昆之后她的心绪就不怎么平静,被澄澄这么一说更是难以平静了。 班级里的同学被助教的老师带出去放学了,走廊里就剩下林昆、冯佳慧还有澄澄,气氛尴尬了能有两秒钟,林昆打破了氛围笑着对澄澄说:“你这孩子,还真是童言无忌,你从哪儿学的‘醉翁之意不在酒?’” 澄澄一副小自豪的模样道:“冯老师今天教的!” 冯佳慧一副委屈的模样看着林昆,意思是这确实是我教的,但我可没教孩子这么用。 林昆心里当然明白,捏了捏澄澄的小鼻子笑着说:“儿子,这句话可不能随便乱用啊。” 澄澄马上反驳道:“爸爸,我没乱说,我说的难道不对么,那我回家问问妈妈。” 林昆的脸唰的一下白了,这要是真让这孩子和他妈说了,自己这怨不怨啊,于是他赶紧哄着怀里的这个治人的小家伙说道:“儿子,这事不能问你妈妈,肚子饿了吧,爸爸带你去好吃的。” 澄澄一副警惕的小模样道:“爸爸,你这是要贿赂我么?” 林昆嘴角的笑容抽动着,自己竟然完全被这小家伙给玩转了,想他这个做爹的也够委屈的了,自己本来一身清白的,弄到现在反倒是不清白的感觉了,哎,没办法,谁让自己的儿子这么的聪明伶俐呢,才刚学的古典语句马上就能用的这么好,自己今个只能认栽了,败给这小家伙。 林昆真心不敢多留下来和冯佳慧聊天,保不准怀里的小家伙回到家真跟他妈说,想他林大兵王九死一生多少回,那可绝对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可现在却不知为何怕老婆呢,难道真应了那句话——一物降一物? 和冯佳慧匆匆的告了个别,林昆赶紧抱着怀里的小家伙离开,到了车上以后,澄澄主动的自己系上安全带,然后眨着一双慧黠的小眼睛笑着对林昆说:“爸爸,刚才其实我是开玩笑的,你不用那么紧张的。” 林昆的脑门已经是黑的五彩缤纷了,摊上了这么个鬼灵精怪的儿子,可咋整啊! “爸爸你放心,我是不会告诉妈妈的。”澄澄一副很认真的模样道。 林昆哭的心都要有了,可怜巴巴的看着儿子说:“儿子啊,爸爸是真去看你付爷爷了,和你冯老师真的没什么关系,你可别冤枉你爸了。” “不对呀!”澄澄眨着小眼睛道:“冯老师见到爸爸后,表情都变了,我们班的小花见到我的时候脸也红,我问她为什么脸红,她说喜欢我。” “然后呢……”林昆已经无言以对了,现在的孩子情商都开发的这么早么? “冯老师见到爸爸脸红,也一定是喜欢爸爸。”澄澄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林昆摸摸澄澄的小脑袋,说:“儿子,咱不说这个了,再说下去天上就要下雪了,咱还是赶紧回家吧,我还得给你和你妈做晚餐呢,今晚想吃什么?” 小孩子毕竟是小孩子,林昆这么一说,注意力马上就转移了,在那认真的思索着,然后好奇的问道:“爸爸,为什么再说下去就要下雪呢?” 林昆耐心的解释:“因为爸爸冤枉啊,就跟古代时的窦娥一样的冤枉。” “窦娥是谁呀?” “窦娥是……” 林昆边开着车边给澄澄解释,结果这一解释就是路,他算是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会有十万个为什么这种书,敢情这小孩子追问起来要人命啊,所以家长们必须买这样一本书,一旦孩子发问就把书撇给他自己看去,孩子既能从里面找到答案,家长也不至于被问的焦头烂额,还能赚个清闲。 晚餐很丰盛,小孩子毕竟是小孩子,林昆担心的事没有发生,小家伙坐在电视机前看电视,马上就把学校里的事给忘了,林昆在心底暗暗松了口气。 趁着晚上空闲的时间,林昆本来想和楚静瑶多聊聊沟通沟通感情,可楚静瑶根本就没空搭理他,他每天都过着无业游民一样的生活,楚静瑶可是有正儿八经工作的高级白领,肩上扛着公司赋予的重任,而且她天生就是要强的性格,什么事不做则已,一旦做了就一定要做的漂漂亮亮。 咚咚…… 书房的门没关,林昆敲了敲门,写字台前的楚静瑶抬起头,看着他问道:“有事?” 林昆笑着说:“没事,我只是想说……你最近总这么忙,会不会对身体不好。” 楚静瑶面无表情的低下头继续翻看着文件,说:“没办法,公司最近要新上一个项目,我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过两天还要去外地出差。” 楚静瑶脸上没有表情,语气也很平淡,心里却是美滋滋的,门外那个家伙居然知道关心她。 “你要出差!”林昆惊讶的说。 楚静瑶又抬起了头,疑惑的看着林昆说:“我要出差怎么了,又不是什么大事。” 林昆一脸认真的说:“怎么不是大事了,你出差了我和儿子怎么办?” 楚静瑶说:“我就去一个星期左右,这一个星期你照顾好澄澄就行了。” “一个星期,这么久!” “这次的项目很重要,如果成功拿下来的话,我们公司的业绩将会比去年增长两倍。” “不不不。”林昆道:“我不管你们公司的业绩翻两倍还是三倍,我就想说……” 林昆的话突然卡壳了,平时厚脸皮的他这会儿居然有些羞赧起来,磨磨蹭蹭的说:“我和儿子要是想你了怎么办?”见楚静瑶抬起头看过来,他马上改口道:“我的意思是说,儿子想你了怎么办,小孩子都容易想妈……” 楚静瑶唇角突然笑了一下,漂亮的一双大眼睛看着林昆说:“怎么,想我还不敢承认?” 林昆的厚脸皮难得的红了起来,咧嘴像个二愣子似的笑了笑,“真没有。” 楚静瑶轻轻的一瘪嘴,隐隐不高兴的说:“算了,就当是我想多了吧。” “没有……”林昆想要解释,楚静瑶打断道:“好了,你出去吧,我还有文件要整理。” 林昆讪讪的笑了笑,退出门外,刚要把门关上,楚静瑶的声音又传来,“我出差后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到时候会有人来帮你照顾澄澄的。” “嗯?”林昆疑惑了一声,想要问那人是哪来的,看到楚静瑶低头整理文件,又把刚要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是谁不重要,反正到时候自然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