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九百五十二章:自家人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九百五十二章:自家人

听儿子说林昆回来了,朱坤学的第一反应只是哦了一声,还以为是准儿媳妇给朱家怀了孙子呢,可紧接着便是脸上的表情一愣,“你说啥?” 林昆真的亲自下厨,炒了满满一大桌子丰盛的菜肴,章小雅这个俏皮的小丫头,本来拉着陆婷和她玩跳跳棋,结果一嗅到饭菜的香气,顿时兴奋的抛下了棋子,围在餐桌胖赤着小手偷吃。 临近黄昏的时候,朱大卓一家来到了面馆,朱大卓的母亲此时脸颊上长了些肉,不再像之前看起来那么吓人,脸色也红润了不少,朱坤学特意将他珍藏了多年的好酒拿来,要与林昆满饮一杯。 这顿饭吃得其乐融融,朱坤学子自飞机落地之后,听了儿子的讲述,知道了沈家被林昆一把火给点了,此时内心里对林昆的敬佩之情更是无以言表。 林昆等人中午的时候,已经在红山湖山庄大吃了一顿,所以晚餐吃的不多,朱坤学最近这几天在燕京办事不顺,心情抑郁之际哪有心情吃饭,朱大卓也是同样,朱大卓的母亲就更不用说了,本来就有厌食症,今天晚上阴郁的心情一扫而空,朱大卓一家三口便大快朵颐,吃的好不痛快。 吃过了晚餐,天色已经渐晚,林昆将朱坤学单独邀请到了楼上,林昆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朱坤学哪怕心里头有一些小聪明,也是一个善良可靠地人,更何况他这种朱家旁系的旁系,苦苦等了大半辈子都没什么机会,现在就有一个机会摆在眼前,他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抓住的。 面馆的楼上很简陋,刘一燕给二人端来一杯餐后茶后便离开了,空荡荡的客厅里,林昆笑着对朱坤学说:“朱叔,有一个问题我想请教你。” 朱坤学格外客气,道:“不敢,林小友有话请讲。” 林昆笑着说:“朱叔,你要是这么客气,那我们可就没有谈的必要了,我和大卓兄弟相称,你喊我一声小林就成了。” 朱坤学尴尬的笑了一下,“那好吧,小林,你有什么事要问我的尽管说,只要我知道的,一定知无不答。” 林昆站了起来,走到了不是很明亮的窗前,望向窗外道:“东山省的江湖已经被我一脚踏得个七零八落,我如果这个时候离开,肯定会让很多人从中获利,可我如果耗费更大的精力在这边,显然是不现实的,别人都称我是东三省的地下王者,可东三省的地下世界还剩下另一个最大的障碍……” 林昆的话音停了下来,朱坤学眉头轻蹙体会着林昆话里的意思,道:“小林,你的意思是,东山省对于你来说就像是一块鸡肋,食之无肉弃之可惜?” 林昆回过头,笑着看向朱坤学,朱坤学的心里顿时一咯噔,苦笑道:“难道……难道我说错了?” 林昆笑着说:“朱叔,我的身份,你应该一直很好奇,其实也正如燕京皇城的那些豪门圈子里所传的那样,我的确是朱家的嫡系,我的父亲是朱坤远。” “朱坤远……” 朱坤学口中呢喃,一时间竟没想到这个人到底谁,不过只是片刻的功夫,他的神色便变得极其惊讶起来,失声道:“是,是朱家的二少爷!?” 林昆面色平静地道:“坤学叔,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外界对我身份的谣传有很多,但除了我的那些叔伯们,还没有人敢确定,今天我这件事告诉了你……” 不等林昆把话说完,朱坤学便抢着道:“昆少爷你放心,我一定会将这件事保密的。” 林昆道:“坤学叔,我既然把这件事告诉你了,就没把你当外人,你要是还少爷这么叫着,实在不妥,我也不和你绕弯子了,你名下的产业我都调查过,主要经营的是一些实体行业,这些年受江湖上这些人的牵制和影响,买卖一直做不大,东山省又是朱家放弃的地方,所以你也没得到什么庇护,但这并不代表你的能力不行。 这世界上,出类拔萃的人不少,普通的人更多,有很多普通的人并不是因为他们普通,而是缺少一个机会,义云堂也好,洪湖山庄的谢般若也罢,还是手里握着重要商界资源的廖万金,这些人我都曾想联合,将这东山省的江湖握在手里,可义云堂的展青兰侠义是有,为人太过谨慎,谢般若机智而又有谋略,可毕竟一介女流在谢家地位有限,廖万金完全就是一个商人,在商言商之流,情况危机关头是最靠不住的。 所以……” 林昆话音微微一顿,看向朱坤学,“真正能靠得住的,还是自家人,如果坤学叔愿意,你以后就是我在东山省的代言人,你手下的那些产业的发展,势必会快速壮大起来,那些江湖上的人,不管是展家、谢家还是剩余的那些大小头领,应该没人再敢干涉,甚至还会给予你一定的便利。” 朱坤学脸上的表情愣住,他的目光一瞬间有些发直,一眨不眨的看着林昆,足足过了好几秒钟才反应过来,道:“昆子,你,你没开玩笑?” 林昆笑着说:“坤学叔,你这么多年在这东山省里,不就是在等一个机会么?现在机会来了,你可以一展抱负了。” 朱坤学脸上的表情突然激动起来,“昆子,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我也不会丢了你的面子,我会尽快将手下的产业发展壮大,在这东山省占有一席之地。” 林昆笑着说:“坤学叔,这世界本来就是一个大染缸,你以前做生意的那一套要适当的变通,江湖不一定就是阴暗的,想要真正有所建树,就要一只脚踏进去,但千万不能忘记初心,否则就会像廖万金,手中握着大把的商界资源又如何,最终不也还是被半壁江湖禁锢的束手无策,甚至就连谢家,也在暗中发展着江湖势力。” 朱坤学重重地点了点头,“昆子,你说的我都明白,我等了大半辈子的机会,现在机会终于来了,我绝对不会有丝毫懈怠,你给我半年的时间,不,三个月的时间,我一定让你看到成效!” 林昆笑着说:“好,坤学叔,我信你……” 两人在楼上正谈着,面馆的楼下走进来两个人,一个满脸的络腮胡子,一个生得满脸的络腮胡子,一个倒也挺白净的, 两人进来后就坐在了一张方桌旁,络腮胡子嚷着道:“两碗大肉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