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九百五十章:不谈生意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九百五十章:不谈生意

廖万金想要与林昆结下善缘,这并不是一时脑袋发热,而是权衡了所有利弊之后才下定的决心,他本来想踏踏实实的做一个商人,可现实社会的复杂,很多时候他都是被迫无奈,就比如说东山省的物流行业,几乎都被秦家垄断,他如果有一批货物急着运到外地,就必须要和秦大力洽谈,而秦大力则会从中抽一大部分的利润,到最后甚至秦大力获得的利润比他还要多。 东山省的江湖早就乌烟瘴气,之前廖万金多方面考虑过,想要在这乌烟瘴气的江湖之中,寻找与一个可以合作的伙伴,综合考虑之后,只有展义云义薄云天,是一个值得结交的人,可惜展义云的生性优柔寡断,义云堂在东山省的威慑力与日俱减,本来偌大的一个帮派,在展义云几个结拜兄弟的离心离德之下,已经摇摇欲坠。 林昆是一个机会,廖万金曾派人到东三省访查过,林昆的义气与为人,完全就是江湖侠客的风范,与这种合作,哪怕多让出一部分利润,日后也好相处,何况林昆在踩了沈家以及灭了九宫阁之后,东山省的大半壁江湖已经是他的了。 廖万金的骨子里,有着一股商人的狡猾,不过在林昆的面前,简单的吹捧之后,便开始直入主题,邀请林昆到他名下的产业里做顾问,同时答应将他名下产业百分之十的股份赠予林昆。 廖万金也没背着谢般若,今天既然选择在这里与林昆见面,自然就不会有所遮遮掩掩,谢般若听了廖万金的条件,也没有觉得意外,只是笑着说:“廖副主席好手笔呢,百分之十的股份,每年的盈利至少也有上百万了吧,林先生可不要拒绝哦。” 林昆嘴角微微一笑,看着廖万金道:“廖先生,沈家很难再抬起头,你这个商盟的副主席,很快就会变成主席了,你们商盟里面有什么利益好处我不知道,你的这份人情心意我领了,不过……” 廖万金一听这话,脸色马上紧张,笑着就要加价码,这时坐在邻桌的章小雅凑了过来,一双莲藕般的小胳膊揽在林昆的脖子上,小妮子喝了不少的梅酒,小脸粉嘟嘟的十分可爱,起腻道:“林昆哥,你都陪谢般若这么久了,也过来和我玩一会儿嘛,你要是不答应,我可生气了。” 小妮子本来就漂亮,此时又是粉红着脸颊,摆出一副生气的娇俏模样,叫人无法拒绝,林昆尴尬的冲廖万金笑了一下,道:“廖先生,我这妹子有点喝多了,我这先失陪一下,你和谢小姐慢慢吃,我先把她哄好了再回来对饮。” 廖万金脸上笑着答应,心里却是苦涩,林昆虽然没有摆明了态度拒绝,可也算是婉拒了,难道他是因为自己开出的价码不够,百分之十太少了? 林昆离开了桌子,被章小雅拉到了一起,八指几个人马上冲他敬了过来,谢般若的贴身保镖大虫,也举起了杯子和林昆对饮,他佩服林昆是条汉子,一把火烧了九宫阁,又一把火烧了沈家,这在东山省绝对没有第二个人敢这么干的。 一张不大的方桌上摆满了各种山珍海味,规格其实也没比别的桌高,今天谢般若完全就是大手笔请众人吃饭,她堂堂谢家的大小姐,又岂会在乎多花一些金银。 “廖主席,喝酒?” 谢般若将杯子递到了廖万金面前,廖万金一脸的苦涩难以化开,不过在谢般若的面前也不好太过表现出来,便举起杯子碰了一下,然后一仰头干了。 谢般若笑着说:“廖主席,我说句实话你别不喜欢听,对待林先生这种人,你用生意场上的那一套不好用。” 廖万金一脸认真地道:“谢小姐有何高见,还请明示。” 谢般若目光飘向林昆,笑着说:“他身边围绕的那群朋友,你觉得随便叫出来一个的身家会如何?” 廖万金循着谢般若的目光看去,道:“千万,或者上亿?” 谢般若笑着说:“不然,他们其实身家都挺普通的,肯定比不过你,不过你说要是让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人拿出一个亿来或者十个亿,会是困难么?” 廖万金没明白谢般若的意思,谢般若笑着说:“只要林昆有多少钱,他们就能拿出多少钱来,都知道钱是好东西,能让鬼都推磨,可在林昆和他的这些兄弟们的心中,情义二字更重,更何况对于林昆来说,他恐怕最不缺的就是钱。” 廖万金马上明白过来,内心里尴尬的有些无地自容,百分之十的利润,在他名下的产业来说,一年少说一百万,多说几百万甚至近千万的收入,这样的一笔钱对于普通人来说自然是梦寐以求,可对于一个拥有整个东三省地下世界的男人来说就太不足挂齿了。 廖万金仰起头将杯中的酒干了,他内心的苦涩化开,脸上却是苦笑着摇头,他错误的把想与林昆结下善缘当成了生意,他错误的开出了一个很商业化的价码,以后他怕是都没有接近林昆的机会了。 酒宴散开,不少人都喝醉了,林昆和一干兄弟众人向谢般若告辞,金窝银窝都比不上自己的狗窝,还是那家老面馆才是他们在东山省的大本营。 谢般若想要留林昆多住一天,不过林昆执意要告辞,她最终也没有办法,只好依依不舍的跟林昆告别,那不舍的劲儿就像是新婚的小娘子和丈夫分别一样,还趁着林昆不注意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 殷红的唇印印在了林昆的脸颊上,林昆脸上的表情一愣,就想要抬手擦掉,却被谢般若一副倔强的模样拦下,“你要是擦掉,我就再亲一下!” 谢般若吐着酒气,可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模样,林昆正苦笑着呢,另一侧的脸颊又是啵的一声,章小雅踮起脚尖也在他的脸上来了一记,然后一副挑衅的模样看着谢般若,“林昆哥是我的,以后只准我亲,不许你亲,听到了没有!” 这两个妮子的年纪其实差不多了多少,谢般若应该比章小雅长个两岁,按说应该更成熟一些,可也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还是这两人真的就醋性这么大,居然差一点动手打起来,好在被拦住了…… 回到面馆的时候,已经是临近黄昏,本来生意兴隆了一阵的面馆,此时萧条的很,倒是旁边小饭店的生意不错,不过面馆的门口坐着两个人,正在那低头玩着手机,林昆笑着走了过去,打招呼道:“大卓,你和小美怎么在这儿了?” (二斗的微信号:qiujumu欢迎各位大大添加,邀请大家进微信群交流;微信公众号:网文二斗,番 外已经开始发布,另外每天早上八点钟之前,会在公众号里发布当天的更新通知;qq群:本书qq群:一群477648325二群131653628三群943932422四群346513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