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九百四十八章:福自口至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九百四十八章:福自口至

彭朝花平时不善待仆人,家里也仅有几个管事的仆人,在她面前能谋个笑脸,剩余的仆人几乎都被她训斥过,而沈家的其他人也同样苛刻,沈老太最近是不在家中,不然就是诸位仆人的噩梦。 那沈老太,也就是沈老爷子的老婆,最近带着孙子却了岛青市休养,孙子喜欢那里的那里的大海,老太太也喜欢,平常在外面,沈老太都是一副待人客气和气的模样,可在家里头,那绝对是一个从早上能骂到晚上的主儿。 以前,为了混一口饭吃,这些仆人都人气吞声,毕竟沈家给的待遇还算不错,不说业界最高,但比在饭店或者其他的服务行业里做服务员赚得要多。 此时,沈家的府邸在一片熊熊大火中燃烧,沈家除了这处宅子,还有别的住处,可那些别墅也好,豪华公寓也好,根本不可能一下子装下这么多仆人,到时候能留一个管家,一个做饭打扫卫生的女仆就不错了,他们都要失业。 “我去……” “算我一个!” “老板,你看我成么?岁数大了点儿,我是做园艺的,三十年的经验了……” …… 声音此起彼伏,诸多人一下子就把谢般若给围住了,彭朝花傻了眼,脸颊火辣辣的,她表情狰狞的看着谢般若,恶狠狠地道:“谢般若,你这个贱人!” 人群的外围,突然有一队人匆匆而来,为首的不是旁人,正是彭朝花的贴身老仆老卞,老卞领命带着人出去满城搜索林昆的踪迹,早上的时候刚出家门,这还不到中午回来,家里居然着了火。 老卞懵了,内心的疑惑还不等发问出来,彭朝花就气急的冲他喊道:“把这个女人给我打走,快!” 老卞是仆人,身份再老也是仆人,面对小姐的话自然不敢不从,马上打着人就风风火火的奔着谢般若就过去了。 这姑娘漂亮,老卞不愿意动手,可又不得不动手,当老卞走到了谢般若的身前,他身后跟着的一群家仆,听着周围七嘴八舌的议论,也是明白了怎么回事,于是乎这些个家仆马上也冲向谢般若报名,老卞脸上的表情一愣,这带着兵出来打仗呢,还没等和敌人交锋,自己这边的人就已经开始投降了。 “都特么的给我滚开!”老卞气势汹汹的吼了一嗓子,把眼前的几个人吓了一哆嗦,紧接着奔着谢般若就过来。 突然,一个高大的身影,挡在了老卞的身前,这大汉身高将近一米九,胸口剧烈的起伏,老卞抬头仰望,只见一张怒目凶煞的脸,正自上而下的看着他。 老卞自认为有些身手,能跟在彭朝花的身边这么多年,可不单单只是一个打理杂物的老仆,可眼前的这个男人气势凛然,可绝对不像是泛泛之辈,老卞掂量了下自己的老拳头,还是败下阵来。 “老卞,你……” 彭朝花急地直瞪眼,胸口剧烈的起伏,最终一口气没喘过来,两眼一翻白晕死了过去,沈丘赶紧把她扶住,大喊着:“老婆,老婆你可不能死啊……” 谢般若笑吟吟的离开,两辆大巴车里坐满了人,站在沈家院墙外的一干仆人,几乎一走而空,剩下的几个倒不是死忠于沈家的,而是人品名声太差,其他仆人纷纷指责,被谢般若拒之门外。 这边彭朝花刚刚晕倒,沈家的老爷子也是一口气没喘过来,直接倒在了地上…… 一场大火,将沈家在东山省几十年的地位与底气彻底烧没了,这个昔日里令东山省众人仰望的大家族,如今成了老百姓们茶余饭后的谈资笑话。 红山湖山庄,一直都是一个寂静幽深的地方,来这里度假的都是一些大人物,比如商界里的巨贾,或者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高官,高官拥有着巨大的财富,不一定就是以权谋私,人若是行的端正,老天爷都会眷顾,家里有人做生意的,也会是一本万利。 这一天,红山湖的山庄里热闹了起来,山庄里本来的仆人不多,一下子来了这么多的仆人,还都是曾经脑门上顶着沈家字样的,谢般若为人不小气,先是在山庄里设宴款待了众人,这一顿吃喝都按照山庄最高的标准来,绝对是在场的这些仆人这辈子吃过的最好的一顿。 林昆等人也回到了山庄,经历了这么一番风雨之后,沈家是彻底没了底气,估计就是再有机会摆在沈家的面前,让他们来对付他,沈家人都会忌惮如虎。 这一切少不了谢般若的功劳,是她在危险的时候,为林昆等人提供了一个庇护场所。 席间,一干的沈家仆人大倒苦水,把在沈家这么多年来受的委屈都说了出来,大家伙议论纷纷,更是将沈家骂得狗血临头。 林昆此时和谢般若坐在二楼的一个独桌上,几样精美的菜肴,谈不上大鱼大肉,一壶青花瓷的小酒儿,酒香四溢,美女相伴,林昆端起酒杯轻轻地摩挲,倒是有一种酒不醉人人自醉的妙感。 谢般若笑着说:“林昆,我们算是朋友了吧?” 林昆笑着说:“不是敌人。” 谢般若莺莺一笑,“你这人,还这真是无趣,人家主动与你交朋友,你却矜持,你知道这偌大的东山省,有多少男人想与我每天这么面对面共进佳肴么?” 林昆笑着说:“这其中一定没有我。” 谢般若眉头轻轻一蹙,却也不恼,“口是心非的男人我见得多了,你是怕我会缠上你,还是会控制不住的爱上我?” 林昆嘴角微微一笑,岔开了话题,看着楼下熙熙攘攘的众人,道:“你打算怎么安置他们,人数这么多,你这山庄里装不下,总不能做慈善往上面赔钱吧?” 谢般若笑着说:“如果这些人都是你,我愿意倾尽谢家的财产养着,可惜呀……” 林昆笑着道:“谢姑娘,认真一点儿。” 谢般若道:“我已经派人下去看着了,席间没有大倒苦水说沈家坏话的,内心都是善良诚挚的,不管沈家如何不善待他们,毕竟曾经给了他们生活,主家一落寞,门下的仆人便跳出来大放厥词痛骂,我是绝对看不上这样的人。” 林昆点了点头,“有道理,那这些人怎么处理?” 谢般若道:“我有十几个哥哥,每个人名下都有产业,把那些我看不上的送给他们,反正他们也不是善类,这些人这么喜欢抱怨主家,就让他们继续抱怨,而剩下的我能看得上的,薪水翻一倍,我还会好好地优待他们。” 林昆举起杯子,笑着说:“还真是福自口至,祸从口出,守得住嘴是关键呀。” 两人正说笑着,大厅外走了进了一个仆人,向楼上看了一眼,便急匆匆的来到谢般若的面前,凑在她的耳边小声说:“小姐,大湖山庄的廖总想要见林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