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九百四十五章:你瞅啥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九百四十五章:你瞅啥

林昆这两拳下来,邹永强直接被打的眼珠子暴凸,本来还想克制一下,哪怕是心肝脾肺都被打得乱颤,也不能表现出来,行走江湖的人都爱一个面子,尤其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刚才牛皮吹得山响,这会儿却被给人揍得呜嗷惨叫,丢人不? 邹永强是真的小看了林昆,他以为林昆藏匿了多日,养好了身上的伤,又悟出了一套所谓‘静’的拳法,最多只能和他多消磨一些时间,到最终还是他和钢铁般的身子骨,具备着压倒性的优势,可当林昆这第一拳砸下来之后,他就后悔了,后悔得肠子都青了,感觉自己的肠子都要被这小子砸断了,屎都要被砸出来了…… 一拳过后,紧跟着又是一拳,这一次屎是没砸出去,却砸出了个响亮的打屁——噗! 这一声大屁,带着一股老屎的臭味,正好站在他身后不远的就是沈家的老爷子,这把沈家老爷子给臭得,差点当场气绝。 林昆紧跟着飞身一脚,直接踹在了邹永强的心窝上,邹永强嘴里再也矜持不住,一声嚎叫两条腿凌空倒飞了出去,呼通的一声将身后的一张八角桌给砸翻了,桌子材质不错,可经不住邹永强这钢铁一样的身板,嘁哩喀喳的一阵脆裂声响,名贵红木的八角桌碎得稀里哗啦的。 “师傅!” 邹永强的两个徒弟赶紧过去把他扶起来,一脸关切地道:“师傅你没事吧?” 邹永强咬牙切齿,道:“没事,为师只是一时大意了,这小子不是我的对手,你们两个……” 邹永强的本意是让两个徒弟先上去和林昆过过招儿,自己好先喘一口气,可他的两个徒弟完全会错了意,以为师傅要让他们让开,麻溜站到了一旁。 “你们……” 邹永强这个气啊,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他干过的最傻缺的事儿就是收了这两个夯货徒弟,身体天赋虽然出众,平常也够听他的话,可这到了关键时候…… 不由邹永强心中多想,林昆已经走了过来,他嘴角挂着一抹淡淡的笑,“老头儿,你的钢铁身体好像不怎么经打啊。” “小子,你少得意,刚才我只是一时疏忽罢了!”邹永强话音落罢,整个人从地上弹了起来,脚底下箭步一冲,同时手中的拳头奔着林昆就砸了过来。 铿! 这一下邹永强使出了浑身力气,刚才都已经被打的那么狼狈了,桌子撞翻了,茶壶、杯子等器皿噼里啪啦摔得粉碎,沈老爷子和彭朝花又在一旁看着,他感觉自己的老脸火辣辣的,必须马上将面子找回来。 可随着一声结实的闷响,他那全力挥出的一拳,本来想着势如破竹,一下子将林昆给震飞的一拳,居然很轻易的就被抓在了手里,他身体里所爆发出的那一股子强横的力量,陷入到了林昆掌心中的一刹那,仿佛泥牛入海一般。 “这……”邹永强抬起头,一副惊诧至极的模样看着林昆,“这怎么可能……” 这是他说下的最后一句话,接下来,林昆抓住他拳头的大手猛地一发力,就听嘎吱的一阵脆响,声音清脆入耳,邹永强脸上的表情瞬间纠结到了一起,起初他还咬牙坚持,但很快便忍受不住,咧开大嘴‘啊’的一声惨叫…… 他那号称铁拳无双的拳头,在林昆的掌心里快速扭曲变形,仿佛被攥着的不是一拳头,而是一团面。 林昆不再给他任何机会,扬起了拳头奔着他的胸口就砸了过来,眼看着躲避无望,邹永强快速的深呼一口气,妄想要硬扛,结果林昆一拳落下,就把他打得两颗眼珠子暴凸,接着拳头如同雨点一般落下,起初邹永强还想着要趁机反抗挣脱,但几拳下来之后,他就彻底放弃了这个念头,只有挨打的份儿,那拳拳砸在身上的强大冲击力以及像是铁锤一般的坚硬度,一度让邹永强那苍老的内心产生了怀疑,他练得是假铁拳,而这小子练得才是真的…… 十几拳,外加一记飞踹,邹永强整个人再次倒飞了出去,直接摔在了会客厅的大门外,趴在地上嘴角淌着鲜血,挣扎了两下之后,便脖子一歪晕死过去了。 寂静…… 哗然! 整个会客大厅里一瞬间落针可闻,沈家的老爷子瞪大着眼睛,彭朝花脸色难看,邹永强的那两个身高马大的徒弟,整个人的已经彻底惊呆了,在他们的心目中,师傅是何其超然的存在,居然被这个小子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两人的第一反应是要过去把师傅扶起来,可被林昆那轻描淡写的目光一扫,两条腿瞬间就软了下来,别说是挪动了,没有当场瘫软的倒在地上就不错了。 林昆将目光看向了沈老爷子,沈老爷子浑身不由得一个哆嗦,要说他在东山省有着超然的地位不假,那是在没遇到这个小子之前,林昆两次登临沈家,将他内心里的优越性与傲气踩得渣儿都不剩,此刻沈老爷子的眼中只有恐惧,一条胳膊还没痊愈,难道…… 林昆的目光并没有在沈老爷子的脸上多停留,沈老爷子暗松了一口气,如临大赦一般,林昆的目光落向了脸色难看的彭朝花,彭朝花可比沈老爷子要有骨气的多,尽管内心里已经恐惧的翻了天,却依旧摆出一副彭家小姐的姿态,蔑视的看着林昆道:“任凭你再能打如何,你还敢在我沈家杀人不成?” 林昆淡淡地一笑,“彭朝花,别再仗着你彭家的身份了,如果你真的是身在彭家,或许我多少会顾忌一些,可你现在是在沈家,哪怕我不能轻易杀了你,但像彭嘉伟那样废你一条胳膊或者腿不是难事,我今天来的确是奔着杀人的……”目光旋即向门外的邹永强看去,又看向了厅内他的两个徒弟。 扑腾…… 邹永强的两个徒弟马上跪在了地上,脑袋像是捣蒜一样磕在地上,“大哥,亲爹,亲爷爷,求求你放过我们一马……” 林昆没有搭理他们,八指、龙大相、姜夔生几人动了起来,姜夔生向门外的邹永强走去,手中刀子一亮,就将邹永强的脖子划开了,鲜血喷出的一刹那,邹永强猛地醒了过来,嘴里头一声惨叫还不等发出,整个人便断气了…… 龙大相几人向邹永强的两个徒弟走去,这两个徒弟有心想要反抗,可两条腿都已经软了,没有抵抗几下就被拧断了脖子,尸体横在了地上。 沈老爷子是彻底傻了眼,如果是第一次和林昆接触,此情此景他肯定要大发雷霆,怎能在他沈家随随便便杀人,可此时他是丝毫的勇气也没有,脸色愈发的惨白,生怕林昆待会儿对他动了杀念。 彭朝花却是不干了,一把站了起来,冲着林昆吼道:“姓林的,光天化日你竟然敢……” 啪! 安吉丽娜走了过来,一把抽在了彭朝花的脸上,把她余下的话都抽进了肚子里。 “你敢打……”彭朝花咬牙切齿,怒目圆瞪,像是一头要发怒的母狮子一样,只是不等她的话说完,又是一声脆响…… 啪! 卡戴珊娜一个大耳刮子打了过来,彭朝花两边脸颊上清晰的五个指印,嘴角浸出了一抹血丝,她恶狠狠的瞪着卡戴珊娜和安吉丽娜,卡戴珊娜和安吉丽娜促狭的一笑,用地道的东北话说:“你瞅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