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九百四十二章:朝三暮四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九百四十二章:朝三暮四

老头儿连忙挥手格挡,林昆的两脚落在他的胳膊上,顿时将他逼得后退两步,林昆落地之后,脚下又是一个凌空跃起,一记劈腿向着老头儿的面门劈来,老头儿的两条眉毛顿时一挑,口中一声厉喝:“小子,还有两下子么!”同时抬起拳头,冲着林昆的脚就砸来…… 铿! 几乎与此同时,拘留室的电源恢复了正常,有人将电源推上了,接着就听外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走来,为首的是一个高跟鞋的声音。 邹永强和他的两个徒弟,听到声音马上神情一变,不是说至少有十分钟的时间么,现在刚刚过去不到五分钟,怎么…… “你们在干什么?” 一声厉喝自门口传来,一个漂亮如画的花女,此时两条眉毛拧在一起,正目光冰冷的瞪着邹永强和他的两个徒弟。 “我们……” 邹永强和他的两个徒弟要开口,却是被冷冷地打断,“知道你们是为什么关进来的么,还不老实,在拘留室里打架斗殴,亏你们想得出来……把门打开!” 后面这一句,是陆婷冲身旁的警察说的。 这警察有心想要抗命,可知道陆婷的身份不一般,正犹豫的功夫,陆婷身后的牛大壮,一把拎住了警察的衣领子,“磨蹭个鸟,我领导让你开门没听见啊。” 这民警心里委屈,也是有些不服气,道:“这里是警察局,你难道想……想打人?” 牛大壮可真不惯毛病,扬起巴掌就要抽下来,被陆婷一个眼神制止了,牛大壮一把松开了这个民警,从他的腰间把钥匙抢了过来,走过去把门打开。 邹永强三人想要说什么,甚至想要强行动手,可这里是什么地方?他们真要是强行动手,估摸着就真要牢底坐穿了。 “昆子,我们来接你了。”牛大壮冲林昆道。 林昆的两条肩膀上都流着血,他看了邹永强和他的两个徒弟一眼,向门外走去,路过邹永强身边的时候,这老头儿压低着声音冷冷道:“小子,只要你还在东山省,就逃不过我的手心。” 林昆脚下微微一顿,血流得有些多,脸色有些苍白,继续大步向门外走去。 咣! 拘留室的铁门关上了,邹永强冷哼了一声,声音不大也不小,不过却足以令林昆、陆婷、牛大壮他们几个听到,“什么东北王,不过如此而已,呵……” 牛大壮这暴脾气,就要进去和这老头儿过过招儿,被林昆给拦住了,陆婷和牛大壮带着林昆离开,一路上遇到的警察每一个敢拦路,国安局的证件在陆婷和龙大相的手里攥着,除非这些人嫌自己的铁饭碗太结实,硬要往地上摔。 陆婷一直都守在这警察局的外面,监视这里面的动静,当知道彭朝花安排了三个人进来之后,马上就和牛大壮来接应。 林昆肩上的伤,尤其是展青兰刺下的那一刀,比想象中的要严重,可见当时展青兰是真把他当做了敌人,毫不留情的刺下,这个人的新心是够冰冷的。 彭朝花知道陆婷带着牛大壮将林昆接走之后,气得从床上跳了下来,她发动了沈家的家仆,满城的搜索林昆,另外也从拘留室里把邹永强三人给提了出来,邹永强虽然被林昆踢歪了鼻子,不过依旧是一副坚信笃定的模样,他将林昆不是对手以及拘留室里如何狼狈的事情和彭朝花说了,彭朝花这才稍稍安心,并下了死命令,林昆既然已经逃出去了,就决不能留活口! 说着,她猛地将手中的杯子往地上一摔…… 接下来的数日,沈家将整个南泉市折腾的风风雨,只要是发现林昆下落的人,一律重金答谢,要是能让沈家真的找到了,赏金高达百万,一下子可谓是全民皆是耳目,彭朝花也利用自己的资源,将林昆在南泉市的面馆以及和他相关人的家里查了个遍,朱坤学、朱大卓父子就被盘问了不下三遍,甚至就连林昆隔壁饭馆的老板夫妇也被盘问了数次。 彭朝花对外宣称林昆的身份是通缉犯,警方办法有理有据,这也令人说不出什么。 当彭朝花正在满世界的想要将林昆揪出来的时候,林昆的面馆早就关了门,此时正在红山湖旁的山庄里安心修养。 山庄是姓谢,如今掌管这里的是谢家的奇女子谢般若,谢般若生性多变,从不长情,也很少会坚持着某一件事情,倒是有一件事情最近她坚持了快一个星期,每天上午都会到林昆的房间里和他聊天,随手再下两手围棋。 林昆的围棋棋艺,都是在漠北的时候和老胡练出来的,一个披着军装驰骋沙场的老将军,自然在棋艺方面技术精湛,可真正的杀伐果断却不及真正带兵冲上前线,经历无数次生死的急先锋,况且这个急先锋还不是普通有勇无谋的急先锋,而是一个纵观大局的良家。 谢般若一个深闺简出的富家大小姐,哪受得了这沙场的血腥之气刺激,是以每次都败得很惨,可不管她头一天如何的垂头丧气,第二天都会兴高采烈的过来,林昆对此也表示很无奈,莫不是这个姑娘有专业喜欢被虐的嗜好? 安吉丽娜、卡戴珊娜、姜夔生等人,此刻也都在这山庄里,红山湖旁边的红山,得此名是因为山上有成片的红松,到了秋天的,那满山红彤彤的叫一个漂亮,红山湖也因此而得名。 这段时间过惯了紧张的日子,突然放松了下来,大家也都是说不出的惬意舒畅。 这一次不光陆婷和牛大壮过来了,章小雅也过来了,得知林昆受伤之后,梅玉和胡瑶也从沈城赶了过来。 这一天,梅玉给林昆换好了药,从房间里刚出来,门口就撞见了章小雅,章小雅一副不高兴的模样,撅着个小嘴,就像是受了气的小媳妇一样,梅玉马上奇怪的问:“小雅妹子,你这是?” 章小雅道:“梅玉哥哥,那个女人还在里面呢?” 梅玉微微一愣,旋即笑道:“你是说谢姑娘?” 章小雅道:“对,就是她!她肯定是对我的林昆哥有想法,每天都缠着昆哥,下棋还总输,估计最后是想把自己输给林昆哥,这个居心叵测的女人!” 梅玉笑着说:“我觉得吧,谢姑娘人还不错,这偌大的山庄现在都不对外营业了,就是为了让我们住的舒服、安全,每天也只是找昆哥下下棋,小雅妹子这是吃醋了?只是下棋嘛,哪有把自己输了的道理,别多想了。” 章小雅撅着小嘴继续道:“我可调查过这个女人,她就是一个……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有过十几个男朋友,最长相处的时间不到一个星期,最短的不到一天,她,她就是朝三暮四……” 章小雅话音未落,房间的门就被吱的推开了,谢般若笑眯眯的从里面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