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九百三十九章:有酒有肉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九百三十九章:有酒有肉

夜宵很丰盛,三样小菜一壶小酒,色香味俱全,可怎么看怎么觉得有些别扭。 来送餐的是几个年轻的民警,林昆笑着冲给他送餐的这位民警问:“怎么咱这儿蹲拘留的还有夜宵,全国头一份儿啊。” 这民警二十多岁,生得细皮嫩肉,一看就是刚毕业没多久,面对林昆的问话,他也不知道该怎么答,转过身就离开了。 林昆本来没觉得饿,可耐不住美食的诱惑,肚子咕噜的一叫,拿起筷子就准备吃。 这时,送餐的几个民警都离开了,甚至就连守卫的民警也跟着一起走了,说白了关在拘留室里的这些人,犯的都不是什么重罪,也犯不着安排人48小时盯着。 “次奥,这怎么吃啊,老子从来就没吃过这么素的东西,狗屁的夜宵,糊弄鬼呢!” 林昆夹起了一块肉刚准备放进嘴里,就听隔壁的人抱怨,他心马上一动,检查了一下眼前的吃食,三个小菜全是肉菜,再加上一壶小酒,这让他不免想起了电影里的断头饭,古时候对死刑犯行刑前,都会好酒好肉的款待一顿好去上路。 林昆放下了筷子,敲了敲隔壁的墙,隔壁的那人真在气头上呢,咧咧着就骂道:“敲个屁啊,老子心情不爽小心揍你!” 呵,这还是暴脾气的主儿呢,林昆也不废话,直接将他的一碗肉,铁栅栏下面的缝隙递了出去,推到了隔壁的铁栏门前。 隔壁被关着的是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身份年龄不详,反正长的是挺吓人的。 这大汉闻到了肉香,再往外面一看,就见一碗亮澄澄的红烧肉,脸上顿时一喜,伸着手就将那红烧肉给拿了进来,赔着笑脸就冲隔壁的林昆道:“哎呀,大兄弟啊,没看出来你是讲究人啊,刚才是我火气大了,你多担待点儿,谢谢了啊!” 林昆笑着说:“没关系,出门靠朋友,多个朋友多条路么,我这人喜欢吃素,这大鱼大肉的吃不消,就分给几个兄弟了。” 说着,他又将另外的两碗荤菜,一个给了这个大汉,另一个给了旁边拘留室的男人。 两边拘留室送的都是素菜,有了荤菜大家都高兴,也都把素材分给林昆,林昆说他不饿,就这旁边的两个人将碗里的荤菜给倒出来,把空碗还给他,另外他也将那壶酒给旁边拘留室里的两个人分了。 听着左右两个拘留室里的大兄弟吧唧着嘴吃着,林昆和他们聊起了天儿,这两人一个被关整整一天了,一个被关两天,从他们被关进来到现在,还真不知道有夜宵这一说,而且这也小还吃的这么好。 不过两人也挺奇怪,为啥林昆的菜比他们好,不过转念一想也都明白了,刚才陆婷来看林昆的时候,好像说是什么国安局。 这国安局是干啥的两人不太清楚,林昆就随便解释了一句,说是公务员的一种。 在左边拘留室里的这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叫关智勇,右边的叫李小山,互相报了姓名之后,那关智勇哈哈大笑,说李小山的父母可真会取名字,小山谐音小三,这小子以后指定是个吃软饭的命儿。 关智勇虽然名字里有智勇,可这厮的情商是真的不怎么高,好在李小山也不和他计较,反倒觉得真要是能吃软饭那也是本事。 关智勇被关进来的原因,听起来还是挺让人唏嘘的,这货为了前妻去跟人打架,结果把对方的肋骨给打断了,前妻没感谢他不说,还报警把他给抓了起来。 说到前妻,关智勇的大嗓门低沉了下来,听得出其中苦涩百味,仰头干了一大口的白酒。 李小三今年刚二十出头,在社会上也没什么地位,初中没读完就出来打工了,在一家工厂里干杂活,认识了工厂里的一个漂亮姑娘,两人谈了半年恋爱,结果突然发现这姑娘和年过半百的副厂长搞到了一起,一怒之下就把那副厂长给打了,结果就被抓进来了,他没钱保释又不想远在乡下的家人担心,就在这儿干熬。 一听李小山说完,本来情绪低落的关智勇马上又笑哈哈起来,这家伙可真是不长脑子,情商都要低进泥里了,不过说回来他和李小山都是因为女人进来的,也算是难兄难弟,最终两人同时问向林昆,刚才听说他是杀人进来的,两人还真不怎么信。 林昆也不想和他们解释太多,怕真要是说了实话,这两个人都不敢和他聊天了,于是随便编了个理由,打了个哈哈糊弄过去。 也就十分八分的功夫,三个人就熟了,可就在他们准备继续聊聊的时候,林昆意想中的事情发生了,李小山和关智勇先后没了动静,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吱嘎! 一声铁门打开的声音,两个身材魁梧的男人,和另外的一个佝偻着腰的五十多岁的男人走了进来,负责押送的民警锁上了铁栏杆门,然后就吹着口哨离开了。 这三个人被关进了拘留室之后,目光便落在了歪倒在地上的林昆身上,彼此间相视一眼,嘴角勾起一抹阴森的笑容,其中的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就要上前,却是被那老者拦住,这老者看了看周围明亮的灯光,压低着声音说:“先不急,这儿太亮了,而且墙角有监控。” 三个男人就贴在墙边看着,他们的目光始终没离开过林昆,差不多等了将近一个小时,整个拘留室里一片安静,只有隔壁关智勇的鼾声,忽然间铿的一声响,拘留室的电源总闸跳了,整个拘留室陷入了一片漆黑。 站在林昆面前的三个男人,身材佝偻的老男人冷笑了一声,道:“动手。” 一左一右的两个身材魁梧的男人,马上走到了墙角的摄像头前,下巴一仰,两块嚼了半天的口香糖从嘴里吐了出来,精准的黏在了摄像头上。 身材佝偻的老者阴测测的一笑,袖子里多了一把明晃晃的短刀,向着林昆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