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九百三十七章:陆大美女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九百三十七章:陆大美女

小助手语气慌张,彭朝花皱着眉头让她进来,不满地训斥道:“遇到什么天大的事儿了,这么慌里慌张的成何体统!” 小助手道:“领导,外面来了个人,说是……说是国安局的,好像来头不小。” “国安局?” 彭朝花眉头又是一蹙,国安局不论地位和职能,可都远在地方警务系统之上,说白了地方警务系统只是处理一些刑事案件、民事纠纷等等,国安局负责的却是整个国家的利益与安危,都知道地方上的警务系统和军队是互不干涉的,可国安局却可以视情况调动地方的警务力量或者是地方的部队力量,如果地方上的警务人员或者是军队里面有人不服从调遣,导致国安局的某项任务失败,那相关的领导将接受严惩…… 说了这么多,其实就一句话——国安局牛! 彭朝花从座位站了起来,向着办公室外就走了去,在外面的会客大厅里,坐着一个穿着牛仔裤上半身一件白色t恤的女人,女人一头乌黑的秀发扎在脑后,手中正端着一个纸杯,侧面看去那恬静唯美的侧面,就像是一幅画一样。 彭朝花大步地走了过去,高跟鞋踩在地面上,发出一阵嗒嗒嗒的声音,陆婷听到了这声音,却是无动于衷,无目光停留在眼前桌上的一份南泉晚报上。 “这位同志,请问你是国安局的?”彭朝花站在陆婷的面前问,脸上表情严肃。 陆婷这才放下了手中的纸杯,回过头向彭朝花看过来,彭朝花今年四十几岁,论姿色与气质都不差,不过在陆婷的对比之下,就显得明显不足了,哪怕再让她年轻十岁、二十岁也不如。 陆婷没有站起来,而是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证件,向彭朝花递了过来,彭朝花没有伸手去接,跟在她身后的小助手迟疑了一下,双手将证件接了过来。 证件不重,可在小助手的手中却仿佛千斤一般,她一个普通的警务人员,正常的时候自然无法接触到国安局的人,但国安局的大名却是如雷贯耳,而且刚才她已经看过陆婷的证件了。 彭朝花将证件拿在手里,打开来看了一眼,她的眉头不由得一跳,本以为看陆婷年纪轻轻的模样,最多只是一个普通的办事人员,却不想却是特别行动处副处长,陆婷担当这个名头自然有挂职的意思,她常年不在燕京总部工作,可这职位落在彭朝花的眼里却是绝对震惊。 彭朝花暗吸一口气,将自己的息怒不形于色,语气平静地说:“陆处长,既然你是国安局特别行动处的人,不介意我核实一下你的身份吧,毕竟国安局的人向来都是神秘的,万一要是遇到……” 不等彭朝花把话说完,陆婷微笑着说:“不用那么麻烦了,利用你们警务系统,根本查不到相关资料,你可以打国安局总部的电话,这个时间应该有人接听。” 国安局总部的电话,也不是轻易能拨进去的,为了省得麻烦,陆婷当场用办公电话,拨出了一串十五位数字的号码。 彭朝花暗暗记下了号码,让身旁的小助手去查,查一个号码的权利他们警务系统还是有的,陆婷简单的和电话里的人打了个招呼,彭朝花便与对方通了电话,确认陆婷的身份其实很简答,当陆婷拨出了这个号码的时候,就已经可以确定了。 小助手回来了,凑在了彭朝花的耳边,压低着声音说:“领导,是真的……” 彭朝花的脸色这时立马又是一变,但并没有过多客套的意思,冲陆婷微笑着说:“陆处长,刚才我也是为了以防万一,要是有什么冒犯的地位,还请你……” 陆婷站了起来,斩钉截铁地打断:“彭长管,带我去见见你们新抓的犯人林昆吧。” 明明是被陆婷打断了自己的话,可当一看到她那张微笑起来如同江南风水画里的一缕春风一样的脸颊,却是生不起任何的恼怒,彭朝花有些意外地说:“林昆?陆处长莫非与他认识?” 陆婷道:“认识不认识不重要,我来是为了公事,还请彭长官带我去见见他吧,不会有什么不方便,或者我没这个权利吧?” 陆婷的脸上依旧挂着微笑,可这笑容里却透着一股无形的威压,说不出的强大,可却堵住了彭朝花拒绝的理由。 彭朝花亲自在前面带路,来到了关押林昆的那间拘留室,林昆依旧坐在墙角,阖着双眼一副闭目养神的模样,陆婷站在铁门外轻轻咳嗽了一声,林昆马上闭着眼睛笑道:“来得这么快。” 陆婷道:“这次任务你完成的不错,将整个东山省的罪恶力量打击的彻底,我是代表上头来给你颁发奖励荣誉的。” 林昆睁开了眼睛,向陆婷看了过来,她还是那么漂亮,白净的脸颊,淡淡的微笑,哪怕是一身简单的穿着站在那儿,也透着一副江南风水画般的柔美。 “奖励荣誉?我不稀罕那东西,有没有钞票,来一沓,不,一沓太少了,怎么也得十沓、一百沓,我这只身犯险,身上还受了伤,组织上得给我点补偿吧。” 陆婷微微蹙眉,道:“你缺钱么?” 林昆咧嘴一笑,“当然不缺,整个东三省的地下世界都是我的,我的钱多得花不完,比别人不敢说,至少和东山省的几大家族比起来,我比他们都富有吧,可钱这东西能让鬼推磨,谁又会嫌多呢?” 陆婷道:“你还是这么喜欢废话。” 林昆笑着说:“反正你也听习惯了不是?” 两人这你一句我一句的,完全将一旁的彭朝花以及陪同的两个民警给忽略了,两个民警的脸上表情诧异,忽然间意识到,这个林昆的身份好像还挺复杂的,而彭朝花的脸色已经难看成了猪肝色,她又不是傻子,从两人的谈话里,自然明白了陆婷今天过来的目的。 陆婷回过头,温婉的冲彭朝花微笑,“彭长官,林昆是我们国安局的人,他这次来东山省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是我们组织上的安排,事先没有和你们地方的警务系统通知,所以才酿成误会。” 彭朝花脸色难看,足足沉默了三秒钟也没开口,最终咬了咬说:“陆处长,即便你是国安局的,单凭你的一面之词,我也不会把他给放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