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九百三十五章:那也是人命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九百三十五章:那也是人命

林昆杀人了,杀的不止一个人,而是一群人,这些人少说也有二三十个,在华夏犯下如此重罪,必当会被判处死刑。 彭朝花带着一群刑警上楼,之前有军方的人护着林昆,让她吃了一次大亏,今天晚上这口恶气无论如何也要发泄出来。 将近六十多人的刑警、特警队伍噔噔噔的上楼,这气势让红山湖酒楼的员工们纷纷回避,饶是这些员工见多了世面,可一下子这么多的警察出现,哪由得她们心里不紧张,再说了六楼上发生的事情,她们心里也都知道个七七八八,那股子浓浓血腥的气味,已经从六楼蔓延到了一楼。 彭朝花一身精装,黑色的头发扎在脑后,好一副英姿飒爽的模样,当她从六楼的楼梯上冲出来,身旁跟着的手下端着手枪大声地喊不许动的时候,林昆此刻正坐在六楼的吧台前,嘴里叼着一根烟,翘着二郎腿,他肩膀上的伤口已经被用破衣服给系上了,脸上、身上满是血污,就在他的座位旁边,横七竖八的倒着几具尸体,这些尸体也不是别人的,都是东山省江湖上的诸位大佬,其中就有彭朝花的老熟人秦大力。 剩余的几个人,展青兰和展秋、展冬站在一旁,姜夔生站在林昆的身后。 彭朝花看到林昆之后,表情微微一怔之际,快速两道怒火从她的瞳孔里射了出来,冲着身旁的手下挥手道:“去把他给我抓起来,带回去严加审问!” 两名手下带了七八个民警快速地奔着林昆过去,彭朝花又下令道:“其他的几个人也都带回去,他们也都是嫌犯。” 彭朝花口中的其他几个人,指的就是姜夔生、展青兰、展秋、展冬他们四个。 面对逮捕,林昆没有丝毫的反抗,站了起来看着彭朝花笑着说:“彭警官,杀人的只有我一个,他们都是无辜的。” 彭朝花冷笑一声,“这个你说了不算,有什么话,等到了警察局再说吧,杀了这么多人名,你以为你还活得了么?即便你有身份背景,这次也是死罪难逃。” 彭朝花带着一干手下,押着林昆等人下楼,刚小第五层的时候,遇到了从走廊里走过来的谢般若,谢般若踩着高跟鞋上前跟彭朝花打招呼,“彭大姐,好久不见,你可要为我这九楼做主啊,我们谢家一向都是老实做生意,可今天晚上,我们楼上的损失惨重不说,以后这名声恐怕也是要败了。” 彭朝花对谢般若的印象还算可以,这个女人虽然善变,却生得漂亮,曾几何时她那儿子曾经惦记过这个女人,她也愿意沈家和谢家因此而结个亲,这样以后沈家在东山省的地位就更加牢固了。 只可惜,谢般若这个女人眼光极高,就她那在自己眼里出类拔萃、帅得一塌糊涂的儿子,人家谢姑娘根本就瞧不上。 彭朝花冲谢般若微微一笑,神色依旧严肃,道:“谢姑娘,你放心,今天这儿的事件调查清楚之后,我们会想办法替你们酒楼谋一份补偿的。” 谢般若笑着:“那自然是最好了,谢谢彭大姐。” 说着话,谢般若的眼神却是向林昆看了过来,那眉梢沾染着桃花的眼眸,荡荡漾漾的一股秋波涟漪般的妩媚乍起。 漂亮的女人只需要看一眼,便可以令人毕生难忘,林昆见惯了美女,对美女的免疫力,自然要比常人高上一筹,可还是被眼前这个国色倾城的女人惊艳了一下,不过他很快就神情淡然的从谢般若的脸上挪开了目光,谢般若的眉梢当即一蹙,心里好不生气,这男人还真是不解风情呢,难不成瞧不上咱? 林昆、姜夔生等人,被一路押着了南泉市的警察总局,分别关在了不同的审讯室里,面对审讯,姜夔生、展青兰、展秋、展冬的口径一致,都说现场的人不是他们杀的,他们只不过是正当防卫,至于那些人的死,则都推到了林昆头上。 彭朝花此时坐在一面巨大的反透玻璃前,玻璃的另一侧是林昆在审讯室里被审讯,这种玻璃在审讯室里来看,就是一片漆黑,可从彭朝花的这个监审的办公室里看去,却是和平常玻璃一样透明。 林昆对所有的罪行供认不讳,也说这些人都是他杀的,彭朝花皱紧着眉头始终表情严肃,手下的人也不敢轻易触她的眉头,监审室的氛围十分寂静压抑。 咚咚咚…… 负责审讯姜夔生等人的负责民警拿着审讯报告过来汇报,将姜夔生等人咬定只有林昆一人杀人的消息告诉了彭朝花。 彭朝花起初很愤怒,但很快就淡然了下来,冷笑了一声,道:“这个姓林的还挺讲义气的,只可惜他的这些同伙可没这么讲义气,清查一共死了多少人么?” 手下的民警汇报:“一共死了六十三人。” 彭朝花呵呵一笑,像是在自语,又像是在看着审讯室里一副吊儿郎当模样的林昆,把这话说给他听,“既然你这么喜欢扛下所有的罪名去死,那就成全你。” 说完,他看着眼前的这个手下,道:“既然这些人都招供了,那就先按照这个办法处罚,等搜集了足够的资料,再交由法庭来宣判。” 手下有些唯唯诺诺,道:“领导,看我觉得这不太妥,一个人再厉害,也不能一下子杀害六十三个人,而且现场的那些死者,都是江湖上的人,要不要从江湖这件事上查一查,万一……” 彭朝花神色立马不悦起来,瞪着说话的这个手下,道:“出去!” 这个手下连忙答应了一声,毕恭毕敬地退了出去,彭朝花不满地骂了一句,“呆瓜。” 搜集证据对于警察来说没什么困难,当证据和口供放在一起之后,林昆的罪就算是初步定下来了,被枪毙肯定是免不了了,彭朝花端着一杯咖啡,来到了暂时关押林昆的拘留室前,她身后的一名民警敲了敲拘留室的铁栅栏门,里面正在打盹儿的林昆抬起头,按说一个人即将面对死刑,应该表现的绝望才对,可林昆的脸上依旧是云淡风轻。 彭朝花一边搅动着咖啡杯子,一边冷笑着说:“你本来已经逃出东山省了,现在却又回来送死,真是怨不得别人,杀了六十三个人,你就等着偿命吧。” 林昆也不站起来,就坐在墙角笑着说:“你这么希望我死,可我要是就死不掉呢,彭警官会不会很失望呢?” 彭朝花冷笑道:“你还真以为凭你有些背景,就可以免除死刑了?你杀的不是一个人,是六十三个人,这些人虽说多有江湖背景,可那也是人命……” (二斗的微信号:qiujumu 欢迎各位大大添加,邀请大家进微信群交流;微信公众号:网文二斗,番外已经开始发布,另外每天早上八点钟之前,会在公众号里发布当天的更新通知;qq群:一群:477648325(已满);二群:131653628(已满);三群:943932422(已满);四群:346513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