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九百三十四章:彭朝花出面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九百三十四章:彭朝花出面

红山湖酒楼五楼,办公室里的谢般若望着大屏幕上的画面,那一张天生带着三分媚意的笑脸,此时面无表情,站在她身后的高大男人,也是一脸震惊。 林昆所表现出的战斗力,让谢般若和大虫惊讶,可真正让他们脸上如此表情的是林昆面对这东山省江湖上的几个大佬时,出手的果断与毫不留情,让他们打心底里感到恐惧。 杀的是人,而不是小猫小狗,何况就算是面对小猫小狗,也难以这么果断决绝吧,可当他将手中的刀子挥下去的一刹那,他脸上的那种淡然,就好似以前被他一刀割下去根本就不是生命一般。 谢般若姿色倾城、性格善变,如今也是谢家老爷子最宠爱的孙女,从小性格是跋扈了些,不管在多大的官儿以及多么有分量的江湖大佬面前,都丝毫不怯弱,甚至眼前这一片血淋淋的场面,也没能引起她内心太大的波澜,不过当她看到林昆那双面对生命如同草芥时的眼睛,她由心感觉到了一股寒意。 大虫开口了,这位从小就被谢家严格培养的壮汉,在生死见识上自然要比小姐高上不止一个档次,他望着屏幕里的林昆,道:“他……杀过人!” 谢般若一听这话不高兴了,回过头瞪了大虫一眼,“这还用你说,难不成楼上死着的这些都是猪么?” 大虫神色微囧,道:“小姐,我的意思是,他杀过人,而且不止一个人……” 谢般若又不是不高兴,“废话,那地上躺着的当然不止一个人,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大虫轻咳了一声,尴尬的脸都有些红了,“小姐,我的意思是,他杀过和那多人,比楼上那些人更多的人,可能有一百人,也可能有一千人,甚至……” 谢般若皱起了眉头,本就是倾城妩媚的一张脸,却是凭添了一抹别样的韵味,“大虫,我再问你一句,你打得过他么?” 大虫咬了咬牙,小姐的性格一向多变,他又不想在小姐的面前丢了面子,道:“可以与之一战,胜负……五成!” “真的?” 谢般若的一对眉头皱得更深,那一双漂亮而又闪烁的大眼睛,似乎要将大虫看穿一样。 大虫被看得顿时有些慌乱起来,“这……三成,至少有三成的把握……” “三成?” 谢般若依旧一副怀疑地目光看着大虫。 大虫紧张的冷汗都要渗出来了,干脆再一咬牙,差点把牙花子都给咬崩了,“一成……本来我以为至少五成的把握,但他那一双眼睛,我以前曾在一个高手的身上看到过,面对生死能有如此漠然的人,往往都是旷世的高手。” “哈哈……” 谢般若突然笑了起来,大虫尴尬地低下头,“对不起,小姐,大虫让你失望了。” 谢般若却并没有要责怪的意思,道:“以后就要这样诚实一点,不然的话,我若是让你现在上去杀了他,岂不是要折在他的手里,本来我还想要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现在看来不能冒这个险了。” 大虫一脸决然道:“小姐,只要你要他死,大虫就是拼了命也愿领命出战,他现在身上有伤,料他的实力一定会大打折扣。” 谢般若抬了抬手,道:“与虎为谋固然可怕,可若是与虎为敌的话,搞不好马上就是一个粉身碎骨,已经死了这么多人了,我们还是想一想,怎么向爷爷交代,这红山湖酒楼可是我们谢家对外的一个照片,负面影响要降到最低,不过我要是因为这个机会,结交了这个未来不可限量的男人,是不是……” 谢般若的话音儿突然又是一转,“要是再能招一个上门女婿,对我谢家来说岂不是没事一件,既了却了我的终身大事,又可以为我们谢家添一员虎将。” 大虫有话想要说,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谢般若脸上的笑容一敛,那满脸春光灿烂的笑容,只留一抹淡淡的笑意挂在嘴角,她向着门口走去,“走吧,咱们出去见见这位谢家未来的女婿。” …… 一队闪烁着警灯的警车出现在了红山湖外围,十几辆的警车,还以后两辆特警车辆,近百名刑警、特警从车上下来,乘坐着红山湖岸边的快艇向着红山湖酒楼便快速驶了过来,靠近红山湖酒楼的时候,快艇上的警察们拿着手里的扩音大喇叭喊道:“里面的人听着,我们是东山省省厅刑警大队的办案刑警和特警,接到报警,,此地发生了重大的械斗案件,且有人员死亡,现场所有人都保持原地别动,若有私自违抗命令者,视为蔑视法律罪加一等,情节严重者,当场枪毙!” 十余艘快艇四面八方的向红山湖酒楼围了过来,刚刚走出办公室的谢般若听到声音之后,本来藏着三生桃花儿的眉梢一挑,跟在身后的大虫紧张地道:“小姐,我赶快联系家里,今天这事儿发生在我们红山湖酒楼,万一要是摊上什么麻烦,还是要老爷子出面解决。” 谢般若笑着说:“你慌什么,这些人又不是奔着我们来的,事儿是发生在我们这儿,可人是我们杀的么?倒是我们酒楼现在损失巨大,我们也是受害者。” “可是……” “难道你没看出来,这是姓彭的那个女人的把戏么?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招式可不是我一个人在用,姓彭的那个女人可真是够歹毒的,偏偏别的时候不过来,非要等楼上的那些人都死绝了她才出现。” “小姐,你的意思是说,彭朝花是要收网了?” 谢般若轻轻叹了口气,“唉,说说不是呢,就是不知道我们谢家的姑爷,这次能不能熬得过去,在华夏触犯了法律,还一下子杀了这么多的人,可不好解决啊,枪毙十次还是八次呢?” 大虫道:“那我们……” 谢般若轻轻揉了揉太阳穴,“事儿是发生在我们红山湖酒楼,我们要是不出去露个脸,我们这受害人的身份就令人怀疑,听说姓彭的那女人最近被气的又老又丑,我倒真想看看她那副模样呢。” 彭朝花在手下的陪同下上了岸,她今天晚上准备两套方案,第一套方案是请了诸多江湖高手,埋伏在红山湖周围的要道上,一旦林昆有可能从这红山湖酒楼里逃出来,就让这些江湖中人将他毙杀,如果他死在了这红山湖酒楼里那是最好…… 第二个方案,就是此时办案执法的刑警和特警们,如果秦天等人失利,那就让这些没什么用处的家伙死在酒楼里,到时候她再带着刑警、特警过来,以法律的名义将林昆给抓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