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九百三十章:谢般若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九百三十章:谢般若

(先两更,晚上有加班监考,到家预计九点,剩下的一更十点出,或者会再晚些……抱歉,让大家久等……) 身材魁梧的男人停下,“小姐,还有什么吩咐?” 女人站了起来,拿起了桌上的一个遥控器,随手冲着旁边的雕花儿墙壁一按,滴的一声,那前一秒钟还是一面墙壁的墙壁,马上变成了一块巨大的屏幕,上面显示的画面,正是此刻血肉横飞的六楼。 大虫眯着眼睛向大屏幕看去,他脸上的表情很木然,这种面对如此血腥画面的木然,绝不是普通人所能拥有,要么这个人是瞎子,要么就是从死尸堆里爬出来过。 大虫的目光只是在屏幕上停了一两秒钟,就又回到了谢家小姐的身上,疑惑地道:“小姐,你不会是又改变主意了吧?” 谢家三代唯一的大小姐谢般若,在整个东山省的江湖上,不光是其姿色倾城为人所知,其善变的个性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往往前一秒钟决定的事情,下一秒钟便改变,最夸张的是她曾一个小时做出个十二个决定,到最后又全部否定。 这些年,服侍在谢般若身边的仆人何止上百人,哪一个不是领着超乎常人的薪资,比如一个保姆怕是要十万块一个月,一个司机十五万,一个保镖更是月薪五十万…… 可即便如此,最终在她身边留下的只有大虫,这个年纪比她大不了多少,却相貌苍老的大汉,其余的那些保姆、司机、保镖的,最终干不过一个星期都全部主动辞职,他们不想被这位大小姐给折腾出精神病。 谢般若望着屏幕里不断厮杀的场面,一只手抱在胸前,另一只手抵在下巴上,她的脸上饶有趣味,仿佛面对的不是人类血腥的厮杀,只是一场普通的斗兽盛宴。 “大虫,你觉得那个东北王能撑得住么?”谢般若笑着问,目光一直盯着屏幕里,猫着腰半蹲在地上和周围的一群人厮杀的林昆。 此刻的林昆满脸是血,手中的黑白鬼畜仿佛死神手中的镰刀,无情的收割周围的生命,而那些人就像是患了疯病一样,一个个红着双眼抡着手里的家伙什向林昆招呼过来…… 人山渐渐在四周堆积了起来,展青兰的身上受了伤,此时也在咬牙的坚持着,迎面一根漆黑的钢管奔着她的脑门砸下,慌乱之际她抬起手中的短刀格挡,铛的一声裂鸣声响,她的身体猛的一颤,手中的短刀脱手而去,紧跟着旁边又有一把短刀刺了过来,她的双目睁大,眼看着逼无可避至极,林昆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手中的黑鬼畜将对面扑过来的这人的手腕劈断,鲜血喷溅了出来,那人狰狞哀嚎,林昆反手又是一刀,黑鬼畜将那挥劈下来的漆黑钢管给斩为两段…… 谢般若笑着说:“没有这个东北旺,展青兰这个小娘们怕是已经死了好几个来回了。” 大虫哼了一声说:“这天底下的男人,看见漂亮女人,连命都可以不要了,那个姓林的身手的确了得,只要他想离去,就凭楼上那群半瓶醋根本拦不住他。” “哦?” 谢般若笑着回过头,“大虫,你这是在夸他么?” 大虫道:“能够成为东北王,一统东北的地下世界,肯定不是凡人,可惜看见了漂亮女人,只会两条腿打软,死了也是活该。” 谢般若笑盈盈地说:“我要是和展青兰站在一起,谁更漂亮一些呢?这位东北王会不会为了我也连命都不要了呢?” 大冲道:“小姐,你又说笑了,那个展青兰是有几分姿色,可她怎能跟你比,东山省的第一美女历来都是你,没她的份儿。” “唉……” 谢般若轻轻叹了口气,“可惜啊,这女人越是到了漂亮,就越难遇见心仪的人,这么多年我身边出现的那些男人,有几个不是王八蛋呢?别的男人好歹也敢欺骗女人,也算是个渣男,那些个王八蛋没有一个和我约会超过两次的,真是shit!” 大虫脸上的表情微微抽搐了一下,道:“小姐,那不是因为你不够好,而是……” “我知道的,是我不够好,大虫你不用安慰我了,太完美对于一个女人来时候,就是缺点,何况我还是那么善变呢?” 谢般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纤细的蛮腰,饱满的翘臀,胸前一对夸张高耸的玉兔,随着她脚下的高跟鞋嗒嗒嗒迈动,那叫一个波涛汹涌,大虫本来是抬起头的,见此情形赶紧低下了头,表情有些不安。 谢般若来到了大虫的近前,笑着说:“你看,一个女人美的连男人都不敢看了,这就是缺点……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老实回答。” 大虫脑袋压得老低,迎面的女人离他越近,他的心跳砰砰加快,脸颊憋得通红,道:“小姐,你……你说……” 谢般若道:“你的身手在我眼里一向天下无敌,至少在这东山省首屈一指,你和那个东北王比起来,有几分赢的把握?” 大虫道:“这……我想应该有五成的把握。” 谢般若又转过头,望着屏幕里依旧在不断厮杀的林昆,笑着说:“那算了,我不冒这个险了,如果他今天能从我们红山湖里杀出去,找个时间我要和他约会。” 大虫道:“小姐,你莫非是想色诱他?” “切!” 美的仿佛这天底下独一无二的谢般若不屑一声,“我谢般若看上的男人,还需要色诱?不过我听说他有老婆孩子,这倒是有点意思,如果能让这样一个男人为你抛弃妻子,那是不是很有成就感呢?” 大虫低着头不语…… 谢般若咯咯的笑了起来,这个女人太美,不光人美身材好,就连她的声音也是那么的婉转动听,像是夜间最清脆的黄鹂鸟鸣叫,一时间那窗外静谧幽深的夜色,那天空中一轮硕大的圆月似乎都为其掩去光芒。 楼上…… 厮杀依旧,林昆和展青兰的周围已经倒下了不下三十具尸体,展青兰身体虚弱无力的靠在林昆的后背上,她咬着牙说:“姓林的,我不想欠你,你要是能杀出去就杀出去,不用管我!” 林昆笑着说:“都是一条船上的人了,还这么见外,再说如花似玉的女人本来就是这世界上少有的珍稀动物,丢在这里被这群混蛋给蹂躏了尸体岂不太可惜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