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章:真真假假 - 神兵奶爸

第二百九十二章:真真假假

第二百九十二章:真真假假 得到余宗华的帮忙,这是再好不过的,林昆也只是抱着侥幸心理试了一下,没想到余宗华真的就答应了,这对于他来说是意外更是恩情。 有余宗华帮忙,林昆这心里也就有底了,不过在余宗华来中港市之前,他得先找点乐子做做,随手拿起蒋涛的照片看了看,嘴角邪意的一笑,暗暗自语道:“小畜生,遇上哥算你倒霉,你就等着跪着哭泣吧,哈哈!” 按照陆婷给的消息,林昆开着车来到了市中心附近的一所快捷酒店里,据陆婷资料上供述,蒋涛之前出行所住的都是星级酒店,这次突然低调下来,一是和当下的反腐热潮有关,他要是继续在外面招摇奢华,他老子很有可能就被殃及,二来他也想表现出勤俭节约的一面给韩唯政夫妇看,不管怎么说这次是来相亲的,他对韩心可是一直都有心思,好不容易搭上机会了,不管过去自己何等的龌龊,这回装也得装出个人样来。 要说蒋涛平时生活奢靡,其实和蒋天德没啥大关系,蒋家的钱几乎都是蒋天德的妻子于淑华赚的,于淑华是辽疆省著名的女企业家,当然其中少不了以蒋天德名义得来的方便,但人家的钱确确实实是生意上赚来的,这真可贪腐没有关系。 蒋天德也是个行事谨慎的人,在官场上驰骋了这么多年,度量把握的十分精准,如果翻开他的老底看,任谁也找不到一分一毫的蛛丝马迹。 来到了快捷酒店的大门口,看着快捷酒店那老旧的牌匾,不自觉的一股子寒酸之意流露,林昆嘴角勾起一丝鄙夷的笑容,骂道:“这小畜生装的还真挺下本的,这么寒酸简陋的地方,怕是这辈子头一次住吧。” 从车上下来,林昆嘴里歪嗒嗒的叼着根烟卷,踩着一双凉拖就向快捷酒店的大门里走去,这时说来也够点寸的,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坐了几个交警,这几个交警估计也是趁着天热出来开小差,正坐在快捷酒店门口的树荫下聊天,有两个交警热的够呛脱掉了鞋子,光着脚丫子,地上摆了几瓶喝了一多半的矿泉水,显然他们几个在这没少熬。 交警一共四个人,林昆从车上下来后,这四个人的目光同时落在了林昆的脚上,华夏的交通法可是有明文规定的,开车是禁止穿拖鞋的,主要是穿拖鞋容易发生交通事故,这项规定是为了广大人民的安全着想。 林昆习惯穿拖鞋,没什么特殊的原因,大夏天的穿拖鞋舒服啊,不过他开车的时候全都是把拖鞋丢到一边光脚上阵的,在遵守交通法规上,咱们林大兵王可是做的很守法,只不过时而会因为着急闯两个红灯。 闯红灯貌似比穿拖鞋开车更危险…… 四个交警不等说话,林昆已经从他们的表情里阅读出了什么,这四个交警的眼神里不由的露出贪婪之色,他们心里同时在想,这出警了大半天,躲在这树荫下避了大半天的暑,正愁没什么业绩呢,马上就有一个主动送上门来的,四个人不禁在心里一阵的唏嘘,老天真是待咱兄弟不薄啊! 就在这四个民警准备起身拦住林昆的时候,林昆兜里的手机突然高亢的响了起来,林昆脑袋里灵机一动,煞有介事的拿起电话摁了接听键,道:“喂,唐局长啊,对对对,我现在就在xx快捷酒店的门口,没发现什么偷闲的交警同志,别人给你透的信儿肯定是有误,咱们现在的国家公职人员都很爱岗敬业的,怎么会有那种偷闲的现象存在呢……” 四个交警看向林昆的眼神顿时傻了一眼,脑门上都是一层细汗加雾水,他们辖区的局长可真姓唐,而且最近唐局长可郑重的声明了要抓工作纪律,眼前这个穿着随意、一副吊儿郎当气质的小子难道是唐局长的亲信? 林昆这完全是瞎猫撞死耗子,除了之前跟沈曼聊天的时候得知市中心这一片的交警局长姓唐之外,剩下的全都是他临场发挥编的,这一编还真就编到点子上了,至于他的手机突然响了,也绝对是万分之一的凑巧,澄澄不知道什么时候玩他手机给设置了个闹铃,刚才正好响了。 林昆收了电话,笑嘻嘻的冲四个交警做了个ok的手势,并且煞有介事的说道:“哥几个挺凉快啊,你们放心,我是能体谅咱们工作的辛苦,这大热天的要是到马路中间去站岗,还不得把人晒成中暑啊,咱们该工作工作,该休息休息,身体是咱自己的,也是国家和人民的,这万一要是真生病了,那谁来负责交通安全的监督呢,哥几个说是吧?” 这四个交警刚才是被半唬住状态,林昆这么一顿胡诌乱泡之后,四个人立马深信不疑了,看向林昆的眼神马上由贪婪变成了感恩戴德,这是亲哥啊! “哥几个你们先坐着凉快着,我得进酒店里找个熟人,哦对了,待会可能还有其他人过来暗查,咱们还是小心着点好,被抓着了处罚可就重了。” 说完,林昆嘴角狡黠的一笑,亮开了脚步便大摇大摆的向酒店里走去,四个交警同时咕噜的咽了口唾沫,哪还有心思再继续坐着了,赶紧全都跳了起来,冲着林昆的背影说了声谢,一溜烟的该干嘛干嘛去了。 哎,望着四个交警一溜烟的背影,林昆在心底慨叹:“这世间真真假假,到底有多少人被蒙骗?我这么诓这四个大兄弟,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快捷酒店里的装修和它外面的形象一样老旧,一个三十多岁长相还算有几分姿色的女人坐在吧台后,一手拿着遥控器,一手捏着瓜子磕,见林昆进来后,女人笑呵呵的站了起来,声音很俗气的说:“哎呀大哥,住店啊!” “我来找个人。”林昆微笑着说。 “找人?”女人脸上狐疑的看着林昆,脸上没有了刚才的热乎劲儿。 “这个人。”林昆微笑着掏出一张照片递过去,照片上正是蒋涛,女人不咸不淡的瞥了一眼,照片中的蒋涛帅气又有气质,她当然记得住就是前天晚上住进来的帅哥,嘴上却是不咸不淡的说道:“没见过。” 从女人的眼神里,林昆马上就看出了端倪,嘴角勾起一丝狡黠的笑容,从兜里掏出崭新的一百块钱假币拍在了吧台上,又问了句:“见过么?” 女人脸上的表情马上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热乎微笑着说:“见过见过,当然见过了,这帅哥前天晚上住进来的,一交就是一个星期的房费。”说着,动作很迅速的将那一百块钱假币给摸到了手里揣了起来。 “几号房间?” “稍等,我帮你看看哈。”女人脸上热乎的笑着,翻出了一个记账本,翻了两页后抬起头对林昆说:“楼上302,这两天一直没出门呢。” 林昆摸了摸鼻梁问:“那这两天有什么人过来找他么?他肯定不会老实的待在这。” “有,当然有了!”女人脸上的笑容愈发谄媚起来,话到一半突然停住,这意思摆明了是想再要好处费,都已经给了一张假币了,林昆不介意再掏出来一张,他兜里的假币都是从龙大相那儿弄来的,留着就是为了打发眼前这种爱占小便宜的角色,于是乎又掏出了一张大红票(假的),还不等他往吧台上一拍,女人直接就从他手里夺了过去。 林昆心里一阵无可奈何的笑,但凡这女人不这么心急,稍微仔细的看一下,估摸着都能看出这假币的不同,要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今天这亏完全吃在她自己的身上。 钱揣进了兜里,女人脸上马上浮现出满意的笑容,稍稍的向林昆凑近,左顾右盼见没人,目光里几分的猥琐的小声说:“那帅哥其实是个色徒。” “色徒?”林昆明知故问的又问道,他是对‘色徒’这个词比较新鲜。 “就是好色之徒啦。” “哦……”林昆一副恍然状。 女人又接着说:“他才在这住了两天晚上,到今天早上我看到的就有三个女人去了他房间,这三个女人一等一的漂亮,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不是什么好东西。” 林昆笑着问道:“老板娘,你怎么知道人家不是好东西?” 女人白了林昆一眼,道:“我开酒店都快十年了,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别说是不是好东西了,就凭一个女人走路的模样,我都能看得出她是不是处女!” 林昆摆出一副很惊讶的表情,五体投地似的看着女人道:“老板娘,你这么牛!” 女人洋洋得意,说:“那必须的,你是不知道姐姐最早是做什么的,最早姐姐是在场子里混的,成天到晚的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什么样的女人没看过?” 说着,女人将目光猥琐的看向林昆,林昆顿时浑身一个激灵,不知道这女人从他身上能看出个什么来,过了两秒钟,女人的脸上一副很惊讶的表情,旋即嘴角猥琐的一笑,说:“小兄弟,你那方面很强吧?” 林昆脸颊一红,没有答应说是,也没有说不是,要是回答了总感觉和这女人打情骂俏,就冲这女人蒙对了,林昆又从兜里掏出了一百块钱,这一百块钱是真的,拍在了桌子上,说:“老板娘,我有个请求。” 这女人就是个见钱眼开的主,一看到钱马上就乐的花枝摇颤了,一双眼睛完全被桌子上的大红票吸引,抓在了手里之后马上揣进了兜里,乐颠颠的说:“什么请求尽管说!看在毛爷爷的份上我也得帮你不是。” 林昆笑着说:“要是再有女人进去,你让我和她搭讪几句。” 女人猥琐而又神秘的看着林昆,乐颠颠的小声说:“小兄弟,怎么你好这口?” 林昆笑着说:“哪口?” 女人拍了一把林昆的肩膀笑着说:“还装什么装,你要搭讪,是想先吃呢,还是想等那帅哥吃完了捡剩下的?” 林昆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愣,不过马上猥琐的笑着说:“我喜欢拣剩下的。” 这女人的脸颊突然绯红,低着头羞赧的说:“那你看我咋样,我也是被吃过的。” 林昆脸上的表情一僵,嘴角微微的颤抖了几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