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九百二十五章:红山湖酒楼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九百二十五章:红山湖酒楼

展春脸色突然变得难看,走到了展青兰面前,道:“姐,秦大力手下的那个人……死了!” 展青兰脸上的表情也是怔,其他的三个人也是微微动容,展青兰凝眉深思,问道:“怎么死的?” 展春道:“我们的人说,正带着他离开东山省,半路上被一辆大卡车拦住了,然后大卡车上冲下来几个人,下车后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将我们的人给打了,随后又一刀子把那个人给抹了脖子……” 展青兰道:“我们的人怎么样,暴露了么?” 展春道:“我们的人只说是被那人雇用的,那些杀人的倒也没为难,只警告说不能报警,不然就杀了他全家……对了,那几个人杀了人之后,临走前ahi说了一句敢背叛秦爷动秦爷的钱,死……” 展青兰皱紧的眉头松了下来,嘴角勾起了一抹轻松的笑,展春疑惑地道:“姐,你怎么还笑了,这个线人出事了,我们……” 不等展春把话说完,展青兰笑着说:“他出事了,对我们没有任何影响,另外也更说明了,他所透露的情报可信。” 展春马上明白过去,剩余的三人脸上也是一喜。 展青兰道:“你们都好好准备一下,今天晚上我也要去红山湖,不管姓秦的和沈家人怎么勾结,只要他们想要对林昆动手,那就是与我们为敌,我们要死保林昆。” 四个人又不解起来,这次是展夏开口问道:“姐,我不明白,你把见面的地点选在了红山湖,又让我们打探出秦大力的阴谋,这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干嘛你还要亲自去冒这个险。” 展青兰道:“我不打算与这个林昆走的太近,可这个男人绝对不容小觑,在这么生死的关头我救他一把,以他的性格一定会记我一辈子,这样以后如果他坐在了东山省第一的位置上,我们义云堂才会相安无事。” 四个人马上明白了,一起赞许的点了点头。 一天很快就过去了,临近傍晚的时候,朱大卓拎着个保温饭盒来面馆里,他不是来送吃的,而是来取吃的,他母亲的厌食症有好转,至少肯开口吃东西了,可家里的东西不管是啥好吃的,又或者是从大饭店里订来的,只是吃上几口就不吃了,心里头一直念叨着林昆做的菜。 林昆今天晚上有事,马上就准备去红山湖了,就让朱大卓取了一些做好的酱肉和骨头。 这小子倒也不客气,几乎把厨房里的酱肉和酱大骨都打包了,于秀英肯定吃不了这么多,这小子是把自己的那份也带出来了。 临离开前,朱大卓好奇的问林昆今天晚上要干啥去,林昆倒也没瞒着他,说要去红山湖酒楼见个熟人聊聊天,一听红山湖酒楼,朱大卓马上来了兴致,将这酒楼上上下下的夸了一遍,还贼兮兮地凑到林昆跟前,小声的说:“昆哥,红山湖酒楼的酒好菜好风景好,但这一切都抵不过红山湖酒楼的女掌柜的好……” “啥意思?”林昆笑着问。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我也就去过一次,要不是晚上要回去照顾我妈,我真想厚着脸皮,跟你去一趟,赏风赏水赏月亮,最关键的是去那儿一睹女掌柜的……嘿嘿。” 朱大卓拎着保温饭盒,还有一连串打包好的饭盒走了,开着他的帕萨特离开了小街。 林昆望着这家伙离去的背影,笑着摇摇头,朱大卓心思善良单纯,和他父亲真是不一样,朱坤学是一个言行举止都很讲究的人,这种往往都拥有着超乎常人的克制力与野心,一个人不断让自己变得更好,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要让自己从这个世界里获得的更多。 夜幕降临,林昆带着姜夔生一人前往,剩下的八指、龙大相、安吉丽娜、卡戴珊娜、刘一燕、颜娜几个人,也都另有安排。 红山湖不在南泉市的市内,而是西郊之外,说是西郊之外,周围却又是无比的繁华,白天的时候一眼望去,周围都是气派的小洋楼,到了夜里万家灯火一亮,俨然有一派盛唐繁花小镇的气魄。 林昆开着那辆普通的黑色轿车,来到了红山湖的边上,这周围已经都被圈了起来,偌大的一个红山湖,仿佛就为湖心上的那栋夜幕下闪闪发光的酒楼所衬托。 两个守卫在大门口的保安将林昆的车子拦下,林昆书名了身份之后,那两个保安马上恭敬的将门打开,等林昆的车开了进去,两个保安又聚在一起小声议论起来,说的都是林昆最近在东山省的一些传说,两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保安的眼中一片崇拜。 姜夔生看着车窗外,道:“这地方的景色不错,可我总觉得不太对劲儿。” 林昆笑着说:“那秦大力本来就是彭朝花勾结,请我来赴宴,必然是鸿门宴,到时候我们随机应变就好,真要是血雨腥风,就让这红山湖作为他们的葬身之地。” 姜夔生咧嘴一笑,道:“好,我就喜欢你小子这果断的劲儿!” 车子停在了红山湖旁的一个渡口处,有专门负责接待的人员,这些人虽然穿着酒店服务员的衣服,可瞧其言行举止,尤其是锐利的目光,可绝对不像是普通的服务员,而是一群江湖老手。 林昆和姜夔生下了车,在两名服务员的接待下上了一艘快艇,向着湖中心的红山湖大酒楼驶去。 湖面的面积广阔,从岸边到中心的酒楼大约两千多米距离,站在岸边的时候,只瞧见湖中心的灯火通明,近了才看清它奢华璀璨的真面目。 林昆和姜夔生从快艇上下来,两人站在岸边抬头仰望,红山湖酒楼不是很高,只有六层,楼顶四周亮着硕大的霓虹灯,楼上还挂着成串的大灯笼,一眼看上去有一股浓浓的华夏风情。 “两位贵客里面请!”两个服务员热情招呼道。 林昆和姜夔生踏上台阶,走进酒楼的大门,在酒楼大门的两侧,站立着两排穿着旗袍的年轻姑娘,见有客人进来,马上蹲下了膝盖微微欠身,脸上笑容如同三月的桃花般芬芳,声音更是软如糯米,“欢迎光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