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九百二十二章:来客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九百二十二章:来客

林昆回到面馆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和八指、龙大相三个围在一起打扑克,没过多久天边便飘来了一抹黄昏,姜夔生和刘一燕在厨房里准备晚餐,叮叮当当的锅铲碰铁锅的声音中,飘出了菜香气。 安吉丽娜和卡戴珊娜拿着一个平板电脑,在那儿津津有味的挽着五子棋,为了防止有人来照顾生意,故意将卷帘门拉低到了一半儿,不时有从门前进过的人,有心想要来吃上一口那传说中极好吃的面的,又想起了坊间的流传,这家面馆的老板根本无心营业,索性只好心情复杂带着几分不忿的离开…… ——哼,这年头,开面馆的都这么嚣张! 这几乎是所有从门前经过的食客们的心声吧。 打牌这方面,林昆的天赋可谓满满,八指和龙大相都不是对手,无奈八指将在楼上看网络小说的颜娜叫下了楼。 颜娜本来是最喜欢打游戏的,可最近突然迷上了一本小说,好似对什么都没兴趣了,成天就抱着个电纸书不停地看。 这样的日子平静、惬意,又有些在浪费生命,林昆是在等展青兰回来,这东山省如今残破不堪的局面,刚好是一个让义云堂立威的好机会,同时也可以考验一下这个女人的心性,如果她可以成为值得信赖的盟友,那他就会把她推在这东山省第一人的位置上。 除却东山省的江湖现状,林昆倒是有些好奇,一直没有格外动静的沈家,难不成是意识到了危险困境,放弃了与他为敌? 这绝对不可能,就算沈家的老少爷们忍的了,彭朝花却是万万忍不了的,一个出身于彭家的女人,怎么可能这么轻易认输。 铛铛铛…… 卷帘门被人轻轻敲响了,敲门的人用力不大,但这劣质卷帘门的声音却很大。 朱坤学站在面馆的门口,恭敬客气的问道:“请问林先生是在这儿么?” 朱坤学身旁的朱大卓,脸色十分的古怪,他看着眼前这面馆,这地儿他熟啊,熟的不能再熟了,他有些不明白父亲口口声声说要带他去见一个大人物,怎么就绕到这儿来了,这是昆哥的店啊…… 朱大卓本来是要提出疑问的,可父亲的态度很强硬,你小子少说话多做事,待会儿看老子的眼神行动,要是敢搞砸了,豪车和别墅一个都没有。 朱坤学是一个慈父,难得在儿子的面前这么蛮横,朱大卓顿时也是被噎的无话可说,反正已经到了地方,待会儿等父亲见到昆哥,估摸着就好怪自己没提醒他了。 “谁啊?” 龙大相距离门口近,回过头问道。 “我受人之托,前来拜访林先生,给林先生带来一幅字,方便让我进去么?” 哗啦啦…… 龙大相在得到林昆的授意后,将卷帘门给掀了起来,门口站着的朱坤学,一脸恭敬地道:“林先生,我姓朱名坤学,是燕京城里的一个长辈,托我捎一副字给您。” 说着,朱坤学向儿子伸过手,示意把那副字拿来。 “爸,你认错人了。”朱大卓提醒道。 朱坤学眉头一皱,低声喝斥,“别废话,快把字拿过来,跟人家打个招呼。” 朱大卓没有搭理他老子,向着面馆里就走去,林昆这时已经站了起来,朱大卓哈哈道:“昆哥,真没想到,我爸要来找的人就是你啊,这字是我爸从燕京带回来的,刚才在我家你也看到了。” 朱大卓将字递给了林昆,林昆笑着接过,道:“快把朱叔叔请进来坐。” 朱坤学彻底呆立在当场,口中呢喃:“这……” 站在他面前的龙大相咧嘴一笑,“叔,你真认错人了,我不姓林,里面那位才是。” 朱大卓走了过来,将朱坤学拉了进来,朱坤学来到林昆面前,脸上的笑容诧异而又尴尬,“林先生,真没想到,我们之前居然就见过,这也都怪我,本来看过你的照片,可没记得清楚。” 林昆笑着说:“朱叔,您也别这么客气了,叫我林昆或者昆子就行了,我这儿的环境简陋,您别介意。” “不不不,林先生……” “叔,叫我林昆或者昆子就可以了。” “昆,昆子……” 朱坤学尴尬地笑了笑,内心惊讶诧异之余,还是挺高兴的,没想到自己有心介绍儿子和这位和朱家关系神秘的小伙子认识,自己的儿子居然提前认识了,而且还已经结下了善缘。 颜娜去给林朱坤学倒了杯水,朱坤学喝了一口水,就和林昆闲聊了一些,同时他也很好奇这副字上写的什么。 林昆笑着说:“朱叔,你在路上难道没看?” 朱坤学笑着说:“这一路上都挺好奇的,也是想亲眼看一下家主公的真迹,都说家主公为人的境界高,在书法上的造诣也是同样,只是这东西并非我的,所以也就一直忍到了现在。” 林昆笑着打开了宣纸,这时面馆里的其他几个人,也都凑了过来,想看看从燕京捎回来的一幅字到底写的什么。 ——静。 大大的一个‘静’字出现在了众人面前,这字的一笔一划之中,仿佛都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淡尘洒脱,就连队书法一窍不通的林昆、龙大相、八指、姜夔生、大卓等等,反正现场除了朱坤学之外,还真就没有一个人懂字的。 但从这字的字里行间来看,却都能体会到那股淡尘脱俗的气质,仔细的凝望这个字,整个人的身心都仿佛随之平静下来。 林昆将字收了起来,让安吉丽娜送到了楼上,晚餐这时也从厨房里端了出来,林昆就邀请朱坤学父子一起吃点,朱坤学本来还想要谦逊地拒绝一下,可朱大卓实在啊,小板凳一拽便坐在了上面,还自己去冰箱里拿了瓶啤酒。 朱坤学很无语,自己的这个儿子,啥时候做事能讲究章法套路一些,恨铁不成钢的低声训斥,“你这孩子,怎么分不清主次……” 朱坤学的本意是要教训朱大卓,结果朱大卓却理解错了意思,将酒瓶子放到朱坤学的面前,“爸,瞧你小气的,我不是忘了给你拿了么,你先喝着,我再去拿一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