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九百二十一章:旁系的旁系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九百二十一章:旁系的旁系

朱坤学进了家门,林昆没有因此多逗留,向朱家人高次之后便离开了,朱大卓本来要送林昆回去,被林昆给聚聚了。 林昆出了小区,直接拦了辆出租车就返回面馆,路上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坤学,刚才朱大卓母亲是这么称呼他父亲的,朱大卓的父亲必然是姓朱,那他父亲的名字就应该是朱坤学,只是不知道具体的字是哪一个,又是从燕京赶回来的,怎么觉得和燕京朱家有些关系呢? 林昆也没有过多的去想,即便朱坤学真的是燕京朱家一脉,这也没什么可奇怪的,朱家子嗣枝繁叶茂,爷爷这一脉现如今是掌权的正脉,其余还有诸多的分支。 不过听朱大卓的父亲说是三叔托他带东西回来,这又让林昆有些想不太明白,如果按照辈分来排的话,‘坤’字辈的应该是他的上一辈,也就是他父亲一辈的,他口中的三叔如果指的是爷爷的话…… 爷爷都已经够老来得子了,所以一把年纪了,孙子辈最大的朱正纲也才三十五六,这朱坤学看样子也就四十五六,又称爷爷是三叔,就证明他的父亲比爷爷的年纪还要大,那得多大岁数才有的孩子呀。 出租车停在了面馆门口,一连关了几天的门儿,总算是再没人守在门口了,林昆松了一口气下车,直接付了一百块不用找零。 他也收回了思绪,不再去想朱大卓的父亲到底是不是燕京朱家一脉,抬起手敲了敲卷帘门,冲着里面喊了一声,“是我……” …… 朱坤学回到家中,一听前因后果,老婆竟然开口吃饭了,而且还少吃多餐的吃饱了,本来就不错的心情更加高兴起来,朱大卓见父亲高兴,自己也不忘邀功,顺便还一副羞赧的模样说:“爸,你一直让我低调,可我现在都有女朋友了,还开着帕萨特,这是不是有点太低调了。” 朱坤学马上脸色一板,道:“你想干啥?” 朱大卓嘿嘿一笑,“爸,最近保时捷4s店搞活动,我想去提一台suv,也没多少钱,也就一百……一百二三十万吧,您看……” 朱坤学虽然是板着脸,可眼神里满是对儿子的慈爱,他笑着将目光看向鲁小美,道:“小美呀,大卓这孩子吧,我觉得心地不坏,不是那种花天酒地的大纨绔,你这闺女我和你阿姨都喜欢,也希望你们俩将来能永远在一起,你做我们家的儿媳妇,我以后是懒得管这小子了,叔叔和阿姨今天就把这大权交给你了。” “啊?” 鲁小美脸颊瞬间一红,“叔叔,阿姨……” 于秀英气色好了,虽然脸颊无肉,可笑起来比之前好看了不少,她那干瘦的手抓着鲁小美的手,道:“等阿姨的身体好了,你们俩就张罗着把婚事定下来吧。” “啊?” 这一声是鲁大卓发出来的,“爸,妈,我和小美现在还在读大学,是不是太早了点儿?” 朱坤学道:“早什么早,我和你妈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就已经结婚了,你妈都怀你了。” “可是……” “保时捷的suv是吧,我可以给你小子买,不过你得尽早让我和你妈报上孙子。” 朱坤学一本正经的说,又有于秀英在一旁同意,朱大卓看向鲁小美,鲁小美此时脸颊红红的,朱大卓以为鲁小美不愿意,就又说:“爸,现在的年轻人都晚婚……” 话还不等说完,就又被朱坤学打断:“现在的年轻人晚会,一来是条件不允许,结婚又是彩礼又是住房的,动辄就要上百万,这些年都得靠年轻的时候打拼积攒,二来就是不负责,和人家姑娘住在一起了,不跟人家结婚,等拖到七年之痒没感觉了,再拍拍屁股和人家姑娘分手,婚姻大事由父母说了算,不管别人家是什么样,咱们就这么定了。” 朱大卓一看没有回旋的余地,又将目光投向了鲁小美,鲁小美本来羞红着脸颊,结果一听朱坤学说的七年之痒,目光马上坚定起来,道:“叔叔,阿姨,这件事我还要和家里沟通一下,尽快给你们回复。” 朱大卓表情一怔,眼见这事儿已经是要定下来,要说娶鲁小美他也是一百个愿意,不过还有一件事得定下来,那就是保时捷的suv,于是又笑着对朱坤学说:“爸,这婚我和小美都同意结了,可保时捷……” 朱坤学道:“今天傍晚我带你去见一个人,你要是表现的好,保时捷的suv,还有你之前跟我提过的阳山别墅都给你买。” 朱大卓双眼顿时一亮,“爸,你可真是我亲爸呀,么啊!”说着,这个二十多的大小伙子,揽着他老子的脸颊就是亲了一口。 朱坤学脸上笑着,把朱大卓给推开了,“都多大的人了,行为举止还没个正形,你先去准备一下,我有话和你妈说。” 朱大卓好奇道:“爸,你和妈都老夫老妻了,有什么悄悄话,还怕我知道呀。” “你小子……” 朱坤学一抬手,朱大卓马上机灵的躲开了。 朱坤学扶着于秀英来到了卧室,朱坤学今天是真的高兴,于秀英脸上也是高兴,她高兴的不是自己终于可以吃东西了,而是朱坤学从燕京回来,是受三叔的点拨。 两人到了卧室,于秀英便问:“坤学,三叔让你带东西回来,可是什么重要东西?” 朱坤学道:“秀英,这东西可不简单,你别看只是一页宣纸,上面的字可是家主公写的,这字据说是要捎给一个年轻人,这个年轻人我之前有过耳闻,又详细的查了一下,好像是和家主公关系匪浅……” 于秀英更是诧异,道:“家主公的字,可不是会轻易赠予别人的,只是一张字就托人从燕京带回来,这个年轻人必然不一般,早些日子不就听说,家主公当年遗失的孙子好像找到了,莫非是……” 朱坤学道:“咱先别说这些了,这是一次机会,我打算带大卓去见见这个年轻人,我们是朱家旁系的旁系,在朱家没有丝毫的地位,我这辈子很可能就这样了,但大卓不同,我想让这孩子去试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