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九百一十七章:一动一静间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九百一十七章:一动一静间

燕京朱家,朱老难得来了兴致,在书房里铺开了一张宣纸,拿起一杆大毛笔,醮染了墨水之后开始挥挥洒洒写字。 老管家从门外进来,他神色多少有些紧张,不过语气还是很平稳,道:“朱老,彭家那边对军方的大领导施压了,老胡和陈玺都接到了警告,不准再干涉东山省江湖上的事儿……” 朱老不为所动,依旧全神贯注的笔走游龙,在白色的宣纸上洋洋洒洒,仿佛身体里一股来自年轻时的豪迈,想要通过着白纸黑字表达出来。 老管家站在一旁不好打扰,朱老的笔下一顿,将毛笔插进了笔筒里,捋了捋下巴上的胡须,满意地笑了起来,老管家好奇的凑过去看,朱老自顾的将宣纸拿了起来,冲老管家问道:“小管啊,你觉得我这字写得如何啊?” 老管家本来会的东西不多,可常年跟在朱老的身边,对琴棋书画都有涉猎,基本的眼力还是有的,如果再加以包装,绝对不比电视上那些所谓的专家差。 “笔风游刃有余,每一处都是点到即止,且有一股入了深山空旷的幽静,字出人手,行意于心……” 老管家抬起头望着朱老称赞,“朱老,你这一个‘静’字写得十分传神,没有这百年古井般的心性,断然写不出这字来。” 朱老毫不谦虚地点点头:“不错,都说到点子上了。” 老管家道:“朱老,我有事要向你汇报。” 朱老将宣纸放下,抬起头看着老管家,“你说彭家对军方的大领导施压,也太瞧得起那彭老头了,他彭家又多大的能量,你还不知道?只不过军方的大领导觉得,下属军区里的两个首长,都和我朱家走得太近,又掺和了江湖事确实不妥,担心咱们华夏的一号首长怪罪下来,这才是真正的原因。” 老管家静静地一琢磨,道:“还是朱老考虑的周全,我是担心接下来,林昆少爷……” 朱老低头打量着宣纸上的字,似乎并没有听老管家说话,道:“小管啊,把这幅字收起来,随便找一根粗麻绳拴好,再托个人给林昆送过去。” 老管家道:“朱老,你这是要让林少爷静下来,以静制动么?” 朱老抬起头,笑着说:“以静制动,那不是年轻人的做派,静深而容易放松警惕,动的太多则容易遭逢夭折,这世间的万物法则也好,为人处世也好,更多的都是在这一静一动之间。” 老管家点点头,道:“好,我这就去办,林少爷那儿……” 朱老笑着说:“我相信,他不会让我失望的,东山省的这个地方,应该是他的计划,在年少时就有如此大格局的雄心,我朱家之幸,我朱炳山之幸啊……” 朱大卓开着的车,是一辆大众最新款的帕萨特,他家庭条件不错,可人也算低调,今年已经是大四了,实际上早该毕业了,不过舍不得他那小女友,于是就留级陪着她多在学校里待一年。 考验一个男人的标准有很多,比如他孝不孝顺,比如他对自己的女朋友如何,一个人表面上包装的再好,对父母不敬,对自己的女朋友爱答不理,那十有八九是一个人渣,离他越远越好。 鲁小美也在车上,小丫头手里攥着各种新鲜的食材,都是按照林昆的要求买的,林昆也不是空着手上车,还拿了一高压锅的汤,这汤是面馆里的老汤,用来给朱大卓的母亲下面用的,另外在这汤里头还有两块大骨头和两块酱肉。 林昆没有易容,打掉了九宫阁之后,他倒也放得开了,真要是有警察来找他的麻烦,他大不了将国安局的身份亮出来,只要这身份一亮出来,甭说是东山省的民警们了,就是他们的老大彭朝花,也拿她没办法。 国安局可是华夏的特殊部门,职权在诸多行政部门之上,像林昆七号特工的身份,放在部队里那就是大校同等的职位,这可不是在开玩笑,一个普通的省警厅厅长,行政级别再高,真正到硬碰硬的时候,也不敢把大校怎么样。 林昆坐上了车,朱大卓并没有开车,而是和鲁小美一起疑惑地看着他问:“哥们,你谁啊,你们刘老板呢?” 林昆笑着说:“朱兄弟,我们重新认识一下,我姓林叫林昆,也是你之前说的刘老板。” “啊?” 朱大卓脸上的诧异之色更浓,“不是,大哥,你这跟我闹呢,你们刘老板人呢,他是不是说话不算话,所以派你来……” 林昆知道解释太多,朱大卓也不一定能能明白,就掏出手机给朱大卓打电话,朱大卓更是莫名其妙了,林昆示意他接电话,朱大卓半信半疑的接听电话,林昆笑着说:“兄弟,准备几样食材,一会儿我去你家给你母亲做几道菜。” 朱大卓彻底冷了,这声音和他刚才在电话里听到的一样,这嗓音这语气可一点都不是假的,再回想这两次和林昆接触,说话的语气和声音好像就是这个。 “这……” “解释太多你也不明白,我们已经重新认识了,我叫林昆,以后别喊我刘老板了。” “哦……” 朱大卓木讷的答应了一声,心里头一堆的问好,既然人家不想让自己再问,问再多了别给人家问烦了,再一闹脾气不去自己家里可咋整,于是他发动了车子就向前开,才开出去没多远呢,突然一脚急刹车,然后回过头下巴都快惊掉了地上,道:“谁,你说你是谁?” 林昆没有说话,坐在后座的鲁小美开口了,“大卓,怎么了,他是林昆林大哥啊。” “林……林昆?”朱大卓语气有些激动,他平常也关注东山省江湖上的事儿,也听说过最近来了一个东北王,“你就是外面传的那个无所不能的东北王?一定是,你说话一股东北口音,你真的是那个东北王,可是你……” 林昆笑着说:“我的确是从东北来的,至于什么东北王,那都是别人说的,我现在就是一个开饭店却不开门的厨子,走吧,去你家忙活完了,我还有别的事儿要忙。” 朱大卓:“……” (二斗的微信号:qiujumu 欢迎各位大大添加,邀请大家进微信群交流;微信公众号:网文二斗,番外已经开始发布,另外每天早上八点钟之前,会在公众号里发布当天的更新通知;qq群:一群:477648325(已满);二群:131653628(已满);三群:943932422(已满);四群:346513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