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无题 - 神兵奶爸

第二百九十一章:无题

第二百九十一章:无题 把韩心送回了住的地方,她马上就要毕业了,平时也不用再去上课了,现在处在实习的阶段,到时候只要能拿回去一个像样的实习报告,再写一篇差不多的论文就可以顺利的拿到毕业证,当然这些套路只是对普通人而言,即便全学校的教授、导师和同学们都不知道她韩大小姐的身份,校长的心里可都明镜似的,要是连这点消息都没有,那校长就不用干了,别说在学校这四年里韩心表现一直都很好,即便她是全学校最操蛋的学生,该发毕业证的时候校长大人肯定会乖乖的奉上。 韩心的心情有点乱,没有邀请林昆上去坐坐,一个人落寞的向小区里走去,她有时候会想,既然生下来父母不能选择,她倒希望自己不是现在这般长的亭亭玉立,而是长的普普通通就好了,或许就不会成为政治权力上的牺牲品,或许就会活的更快乐一点,可这世上的事哪有那么多的选择啊,韩心忽然又觉得那么的无力,停下来转过身,向着小区大门口的方向看去,林昆的老捷达还没有离开,摇下来的车窗后,他的目光一直注视着自己,见自己回过头,他脸上露出温暖的微笑向自己招手。 韩心忽然觉得内心充满了光明,有一种灵魂重生的感觉,盘绕在她身体周围的那些阴暗,这一瞬间仿佛都被远处投来的那一道光冲散的干干净净。 韩心的脸上露出微笑,站在叶子繁茂的梧桐树下,俨然季末里一道靓丽的风景。 韩心的背影消失在视野里,林昆也开着捷达离开了小区的大门口,他哪儿也没去,就近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停车,外面烈日炎炎,他把车停在一棵大树下开着车窗,随便放了一张旧cd,拿着那叠照片翻看起来。 照片里的蒋涛确实很帅,而且穿衣打扮来看,这厮还是一个很有生活品味的人,如果不是韩心亲口所说,他是绝对不会联想到照片里的这厮是个衣冠禽兽。 “啧啧,皮肉生的不错,家庭背景也殷实,这小畜生的命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啊。”林昆叼着烟自言自语的笑着说道,随手拉下副驾座上的小镜子,对着镜子里的自己郑重的审视了两秒钟,然后给自己一个肯定的眼神,自恋道:“哥们,还是你比较帅,比照片里这小畜生帅多了!” 没事跟自己扯了个犊子,放下手里的照片,林昆开始摸着下巴琢磨如何才能帮到韩心,他首先想到的是余宗华,如果不是迫不得已的话,他是很不想去叨扰他的余叔叔的,他多少也了解一些余宗华的为人,正如韩心所说的,余宗华在官场上已经没有什么进取心,一心想要安安稳稳的度过余下的官场生涯,就在辽疆省这一片东北翘楚的地方踏踏实实的做官,有机会能为百姓们做事更好,但绝不是为了名和利,没有机会也没关系,他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在这官场上尽了本分就行。 辽疆省的官场里,许多人都会说余宗华是个庸才,对他这种不求上进的心理表示鄙视和嗤之以鼻,不用说别人,就拿人大副书记蒋天德来说,他就是打心眼里瞧不起余宗华,认为余宗华是一个天大的庸才,甚至时而的会在心里头想,这样一个庸才摆在省人大书记的正位上,还不如让他上位算了,蒋天德也只不过是这么想想,余宗华当省人大书记已经快五年了,而他在省人大副书记的位子上一坐就是十年,他这么老的资格这么多年都无法动摇得余宗华,基本上也可以说这辈子都没希望了,只要余宗华在省人大书记上一天,他蒋天德就没有上位的机会。 说余宗华是庸才的人,可以说没有真正了解他的,余宗华是空降到辽疆省人大书记这个位子上的,年轻的时候绝对是一个做派刚正的官员,为地方乃至省里甚至是国家立下了无数次的功劳,中央空降他到辽疆省本来是要让他做省长的,可他却主动要求做一个没有太多实权的省人大书记,当时很多人都想不通余宗华为何会如此的选,原因其实很简单,身为一个华夏人,在官场上驰骋了那么多年,立下了那么多的功劳,他觉得自己对得起天地良心,对得起国家和百姓,却唯独对不起自己的家人,他想用自己的余生能够多陪陪家人,尤其在他的人生道路上给了他无数的支持与理解的妻子。 有的人将事业当做是人生的终极目标,而有的人将家庭当做终极目标,将事业当做终极目标的人往往会去嘲笑将家庭当做事业目标的人,会嘲笑他们胸无大志,甚至会说他们不像个男人,可嘲笑的同时他们就没有想过,自己为人之子、为人之父、为人之夫生在这个世界上,难道不应该在有限的生命里多陪陪家人,陪陪自己年迈的父母,陪陪和自己相伴大半生的妻子,多和自己的孩子在一起相聚吗? 总有那么一些工作狂,狂到了被欲望蒙蔽双眼却还无知的人,是最悲哀的。 一根烟抽完了,林昆又咬上了一根烟,这次没有马上点着,而是放在嘴里干嘬着,他时刻警醒着自己,烟能少抽点还是少抽点的好,不为别人,为了澄澄的健康和将来对孩子的熏陶,他将来高低也的把烟给戒了。 戒不戒烟的先不说,林昆突然拍了下脑门,他怎么忘了一个重要的人物,这人绝对是百事通,马上拿起电话给陆婷打了过去,咧嘴笑着说:“陆大美女,有空么?我有个事想麻烦你,帮我查一个人,辽疆省人大副书记蒋天德的儿子蒋涛,查他最近的行踪以及平时的嗜好。” 陆婷丝毫的犹豫也没有,很痛快的就答应了,这对于她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难事,作为一名优秀的国安局情报员,查这种消息简直太容易了。 很快陆婷就把电话回了过来,令林昆惊讶的是,蒋涛居然乘坐今天的飞机到达了中港市,现在正下榻在一家普通的快捷酒店,一个国外读名牌大学,生活极其奢侈的官二代,回到国后下榻普通的快捷酒店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在作秀。 至于蒋涛的嗜好,这让陆婷的脑袋一阵的大,这厮的嗜好或者说是不良嗜好实在是太多了,而且有一些都是趋近于变态的,陆婷拣其中几个重点告诉了林昆,林昆听完之后表示很惊讶,他实在不敢想象一个人居然能有这么多的不良嗜好,而且几乎都是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具体有哪些的不良嗜好,也不去细说了,挂了电话之后林昆的内心一阵的沉重,他忽然觉得余宗华的这个电话必须得打了,他相信蒋涛的这些不良嗜好即便韩心不知道,作为韩心的父亲韩唯政,这个辽疆省的封疆大吏多少肯定是知道一些的,既然知道还把自己的女儿往火坑里推,可以说韩唯政政治狂热,也可以说他糊涂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林昆拿起电话,手指头还是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播了过去,电话很快就接通了,余宗华的声音从对面传来,能听得出他今天的心情很不错,常言道——无欲则刚,余宗华此时就是在这样的一种状态下活着。 林昆先是礼貌的嘘寒问暖了一番,余宗华知道他肯定是有事,直接就说道:“贤侄啊,有什么事你直说就行了,你余叔叔又不是什么外人。” 林昆对着电话笑着说:“余叔叔,那我可说了,这事你能帮上忙最好,帮不上我这做侄子的保证没有半点的意见。” 余宗华的笑声传来:“你小子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婆婆妈妈的了,你的忙余叔叔可能不帮么,你就放心的说吧,余叔叔能帮上的绝不推辞。” “嘿嘿……”林昆咧嘴笑了起来,将事情的前因后果以及希望余宗华帮忙的悉数的说了一遍,说完之后电话的对面沉默了一会儿,紧接着余宗华有些凝重的声音传来,林昆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了,电话拨通的那一瞬间他已经心生愧疚了,自己不应该打扰一个长辈安详的生活,可这电话似乎又不打不可,现在既然打完了,即便是被拒绝了也无憾了。 结果出乎林昆的意料,余宗华的声音虽然凝重,可结果却是可以帮忙。 “谢谢余叔叔!”林昆高兴的道。 “昆子啊,你也不用谢我,我之所以答应帮这个忙,一是看在你的面子,二来韩唯政他确实是一个人才,我将余下的人生放在家人的身上,不能每一个辽疆省的官员都像我这样,人民和政府都需要韩唯政这样的官员,踏踏实实的给老百姓和国家做出贡献,韩唯政想往上再走一步就必须在省里有作为,这个作为还不能小了,他的能力是有的,只是受限于各方面的条件因素限制一直都没能发挥出来,我愿意借着这个机会帮他一把,也免得他狗急跳墙把自己的女儿往火坑里头推。” 顿了一下,余宗华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唉,人生目标的定位真是太重要了,从一个同僚的角度来看,我觉得韩唯政肯为政治牺牲的精神可嘉,但从一个作为父亲的角度来讲,他太过于丧心病狂了,可气可恨呐!” 余宗华不光答应要帮忙,还答应林昆最近这两天就到中港市走一趟,说是趁着年假过来散散心,实际上也是借着这个散心的机会来看看林昆的发展,余志坚马上就要转业了,这小子死活不听他这个做老子的话,不肯定安安稳稳的留在部队里吃皇粮守边疆,而是一心想要跟着林昆混。 余宗华对林昆的为人还是很肯定的,但涉及到自己的儿子,还是更深入的了解一点的好,免得到时候自己的儿子年轻气盛选错了道路,那他这个做父亲的可就要愧疚一辈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