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九百一十五章:秦沈联合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九百一十五章:秦沈联合

东山省沈家,彭朝花一把将最新的南泉市晨报摔在了地上,她气呼呼的站起来,来回在客厅里踱着步,这是一个女人,但她此时负手疾步的模样,像极了一个深谋远虑、志在四方的男人。 她潜意识的这个举动,是小的时候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每每遇到棘手或者气愤的事情,父亲都会在家里的会客堂里踱着步,父亲年轻的时候步子很快,渐渐到了晚年,便不如从前了,到了现在不管遇到什么事,都是稳稳地坐在八角椅上,端着茶杯轻轻品茶。 彭朝花自然没有她父亲的心性,那一份天崩地裂于眼前,都能处事不惊的态度,可不是每个人都能修得的。 “不可能,这绝对的不可能!九宫阁……” 彭朝花整张脸都白了,咬着牙说:“那九宫阁不是号称东山省江湖之巅么,怎么才一出手,就被那姓林的混蛋举火烧阁,难道他在江湖上这么多年的威名,都是靠吹出来的么,沽名钓誉……沽名钓誉!” 跟随着彭朝花来到沈家的老仆,腰杆弯的很低,小心翼翼地说:“朝花小姐你先别动气,报纸上写着是不小心阁内失火……” “老卞,你是真的老糊涂了,还故意安慰我,阁内失火?你难道真的相信报纸写的?” “这……” 被唤作老卞的老仆道:“朝花小姐,你别生气,我这是怕小姐你气坏了身子。” 彭朝花呼的一下坐在了四方椅上,老卞马上过来给她斟茶,“小姐,润润喉。” 彭朝花接过了茶杯,刚要送到嘴边,却是砰的一下摔出去老远,“不行,我要这个姓林的死,他必须死!” 老卞呆在一旁,却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老卞,你不是主意挺多的么,你跟我说说,我现在要怎么样才能给那个姓林的点颜色瞧瞧。”彭朝花咬牙道。 老卞道:“这,这个嘛……” 彭朝花道:“别吞吞吐吐,有什么说什么。” 老卞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朝花小姐你已经许诺三亿的赏金,可江湖上的这些人作用不大,要我说在东山省,能奈何姓林的这小子的人应该没有了。” 彭朝花道:“你的意思是,去外省找?” 老卞道:“也是这个意思吧,江湖事能江湖了最好,这姓林的目前既然在东山省,朝花小姐你也可以动用特警去抓,他就算是再厉害,也不敢和警察为敌吧,他若真敢对警察人员开杀戒,那就是天王老子也保不了他了。” 彭朝花凝眉深思,老卞继续说:“小姐,要我说你也不用犹豫,咱们两手准备着,一方面呢你让人明面上去抓他,这小子本来就是违反了法律,咱们这么做不违规,另一方面我老家洛阳一代,江湖上的高手不少,我可以借助着老家的关系,找两条隐藏在这条江湖大泊里的蛟龙来,蛟龙对上过江龙……” 老卞的话没说完,彭朝花已经阴测测地笑了起来,“好,就按照你说得办!” 这边,老卞还不等退下去,沈家就来了客人,这客人来头不小,是东山省秦家的家主,东山省的三大家族,秦家虽然居于末端,但秦大力有江湖背景,表面上看起来秦家规规矩矩的生意不如沈家和另外的谢家,可暗地里从江湖上捞的油水,岂会比表面上的少? 沈家的底蕴,如今有一多半是彭朝花撑起来的,秦家从秦大力爷爷那一辈就有半旯江湖身份,绵延至今家族的底蕴深厚,家道虽然在他父亲那一辈中落,可到了他得到九宫阁陈万里的提携,这些年又将秦家的势力壮大起来。 至于另外的谢家,相比沈家和秦家就低调许多,谢家是做医药生意的,在东山省的境内有两家大型药厂,国家级的专利拿了不少,另外还代理国外一些高端药品,谢家的财富每年公布出来的都是一定的数额,但根据相关人士的猜测,谢家的财富怕是远不止于此。 即便是这样,谢家如今的当家人谢国麟的富豪排名,也在华夏前五十名之内。 钱虽然不是万能的,但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话,在现如今这个物流横流的年代也无限趋近于万能,都说闷声发大财,在这一方面谢家做的一直都是最好。 秦大力前来拜访,在这个档口上,自然不是见沈老爷子,也不是见那个被废了一只手的沈丘,而是来见彭朝花。 秦大力只带着他的私人保镖,步入了会客堂后,先是笑哈哈的和彭朝花打了个招呼,然后也不等邀请,自顾就坐下了。 对于秦大力的态度,彭朝花只是暗暗咽了口气,冷着一张脸坐下来,道:“是什么风把秦先生吹来了,有何贵干?” 秦大力哈哈一笑,冲老卞招呼了一声,“卞叔,听说你们家小姐藏了不少花茶,随便给我沏一杯茶茶,我喝了你家小姐的茶,可就是自己人了。” 砰! 彭朝花怒然的拍了一把桌子,冷着脸道:“秦大力,你说话给我放尊重一点,不要把你江湖上的那些匪气带到我们沈家。” 秦大力也不恼,笑嘻嘻地说:“沈夫人,你这怎么还动气了,咱们难道不是自己人么?你悬赏的三个亿赏金,可真是大手笔,我也参与其中了,你和姓林的不共戴天,姓林的怕是也不会放过我,咱们这个时候如果不联合起来,我想到最后都会吃不了兜着走吧。” 彭朝花傲然道:“你们秦家的根基只在东山省,如果姓林的不死,拔了你秦家的根基都有可能,就算拔不干净,也会让你们秦家付出惨痛的代价,可我们沈家不同,我的身份与你不一样,就算是姓林的真要肆无忌惮,他也得顾忌一下燕京彭家……” 秦大力呵呵笑了起来,笑的有些冷,又带着一丝嘲讽,“沈夫人,彭小姐,你好像没搞清楚状况,姓林的前几天是怎么踩得你们沈家,又是怎么打彭家的耳光,这在东山省的江湖上,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不管彭家还是沈家,目前也没把姓林的怎么样不是?” 彭朝花道:“秦大力,你到底想说什么?” 秦大力道:“燕京彭家是厉害,可这里不是燕京,就算心有余也是力不足,我们如果想搞掉姓林的,我倒是有一个主意,不说百分之百,也是百分之七八十,不过需要我们精诚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