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九百一十二章:美酒佳酿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九百一十二章:美酒佳酿

一把大火,将屹立在东山省江湖之巅多年的九宫阁烧得崩塌,那一片片飞落下的瓦砾,以及里面发出的噼里啪啦的声音,回响在没给人的心底…… 九宫阁,在普通的老百姓眼中,是一栋名山之下的豪华建筑,住在里面的陈万里陈老爷子是东山省的传奇,让人打心底有着一股仰视的冲动。 而在东山省无数江湖人士的眼中,则象征着东山省江湖的傲气与底蕴,十几年甚至二十多年来,东山省江湖上大大小小的事情,只要到了九宫阁,就没有解不开的结,过不去的坎儿…… 可如今,这栋地位超然的建筑,崩塌了,在熊熊的烈火中燃烧,在即将熄灭的火苗中化作灰烬,闻讯赶来想要瓜分三个亿佣金的一干江湖大佬,此刻躲在远远的暗处,眺望着冲天大火,他们心中的一股子江湖豪气,也跟着土崩瓦解。 东山省的一片神秘闪耀里,驻扎着东山省的驻军,此时军区大院的一栋小楼里,响起了一阵哈哈大笑的声音,这笑声听起来有几分苍老,却透着一股冲天豪气,一位头发花白穿着件迷彩背心的老者,冲着屋里的几个中年男人道:“好,好,好,这一把大火烧的可真是漂亮!” 几个中年男人穿着军装,肩上别着军章,仔细的一看级别都不低,其中的一个中年男人笑道:“叔啊,你说林昆那小子怎么这么操蛋,我都开始好奇,漠北的胡长官是咋压得住他的?” 另外的两个男人没说话,但看向老者的目光也都是充满好奇。 这老者不是旁人,真是华夏驻东山省军区首长陈玺,陈玺端起了他的大茶缸子,眉头不由得一皱,刚才喊叔的那个中年人不是旁人,正是陈玺的亲侄子,那一日开着装甲车部队护送林昆离开东山省的陈龙,陈龙马上拿起身旁的一个暖壶,走过来就要给陈玺续水,却是被陈玺抬手拦住了。 陈玺弯下身子,从桌子下面拿出了个酒坛子,那酒坛子上贴着一个‘柳’字,显然是柳家的女儿红。 酒坛子的封口一打开,顿时一股浓浓的酒香四溢,站着的三个中年人,包括陈龙在内都是一阵眼馋。 陈玺也不在乎他们几个什么表情,自顾的倒上了一茶缸子,然后咕咚的咽下一口,咂巴了两下嘴,这才一副心满意足的模样继续说:“呵呵,漠北的老胡啊,我可从没听说这老小子降得住姓林那小子,倒是听说不少这小子在漠北的时候,抽老胡的雪茄,喝老胡的藏酒,他退伍的那天,老胡可是动员军区上下一起放礼花庆祝,还宰了十几头的肥猪,整个漠北军区的上上下下就跟过新年一样,哈哈……” 说完,陈玺又捱了一口白酒,一副津津有味的模样。 包括陈龙在内的另外两名中年,皆是一脸的诧异,另外的两个人都是陈玺的手下,自然说话的时候讲究些分寸,只有陈龙能在陈玺面前畅所欲言,他咧嘴一笑,道:“叔,如果有机会,让你手底下有那么一个刺头儿兵,你要不要?” 陈玺老爷子眉头立马一挑,瞪着陈龙说:“废话,这小子这么操蛋,我当然要了!都知道这小子操蛋,可这小子也是个良将啊,漠北的狼牙兵团之前可一直都是咱们华夏排名前三的兵团,立下过无数的战功,就连咱们华夏的首长都称赞,可自打那小子退役以后,现在的狼牙兵团战斗力虽强,却少了当初那股子王者之气,一个人改变一个兵团的气质,这种兵换做你们手底下,你们要不要?” 陈龙和另外两个男人一起笑了起来,这时军区大院的上空,三架直升飞机盘旋,缓缓地降落下来,小楼内,陈龙和另外两个中年男人一起往外张望,陈玺老者端着茶缸子站了起来走到窗边,望着那飞机上下来的一干人等,说:“小龙啊,你去安排狼牙兵团的其他人休息,把姓林的那小子给我请来,再让后厨开个小灶,我得和这个小子好好聊聊。” 陈龙领命下去了,陈玺又看向另外的两个中年男人,道:“怎么,打算一起喝点不?” 另外的两个中年男人,也都是老爷子手底下的团长,都是他的左膀右臂,两人相貌憨厚耿直又不失军人的铁血英气,自然想与这传说中的漠北狼王同桌共饮,互相看了一眼之后,一起咧嘴笑了起来。 陈玺呵呵一笑,一双老谋深算的眼眸打量着两个人,“你们两个小子跟我说实话,是想见识一下这个翻江倒海的漠北狼王,还是惦记上我的女儿红了,我可跟你们说好了,今天晚上的这顿酒,我是就搬上来国窖茅台,也不会搬上女儿红的。” 两个手下一听这话,又是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咧着嘴冲陈玺笑:“老首长,你看你这……” 另一个肚子里的墨水比较多,接过了话头道:“老首长,都说英雄配美酒,咱们两个是你的老部下,就说咱们在战场上,没给您老丢过脸吧,要说咱们是你的下属,就应该所向披靡那也没啥的,可关键人家林昆是曾经漠北的狼王,这么响当当的一个英雄人物,您老要是不拿出那柳家的女儿红来,是不是显得有些太小气了。” 陈玺摸了摸下巴,他的下巴上没有胡须,一直修剪的干净,看着两个手下嘿嘿地一笑,“你们两个,算盘打得不错,可有件事你们还不知道吧。” 两个手下一起好奇,“请老首长明示,啥事儿啊?” 陈玺嘿嘿地笑道:“陈龙这小子有再大的本事,能搞来一车的女儿红么?那问题来了,这一车皮的上等女儿红,从哪儿来的?” “啥,一车皮的女儿红,都是柳家的?”两个手下同时诧异。 陈玺继续笑道:“不然呢,你们以为陈龙那小子那么大方,或者说我有那么大方么,一人可是给你们分了两坛子,你们自己的酒都没舍得喝,现在倒是惦记上跑我这儿来蹭酒喝了啊。” 两个手下同时讪笑起来,要说他们这位老首长大方么,那是绝对的大方,可也分什么时候,在金钱上老首长不说是视金钱如粪土,反正是不咋在乎,可一点涉及到了美酒,那简直就会被当成是命根子,前两天一人分给他们两坛子柳家的女儿红,本以为是老首长突然大方了,没想到人家是有一车皮的女儿红,只给他们两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