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九百一十章:下雨了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九百一十章:下雨了

冲林昆扑过来的这些个九宫阁的仆人,少说也有二三十个,这些人如狼似虎气势汹汹,仿佛要把刚才主动往后退的那股子羞臊劲儿,全部都发泄在林昆身上,以此来表达对九宫阁的忠心。 可当他们一看到大门外端着枪冲进来的一行人,一个个脸上的表情顿时发生了变化,虽说脚底下还在往前冲着,可脸上都涌起了骇然之色,但是一切都已经晚了,这些突然出现的端着枪的一行人,扣动班级就冲众人射击了过来。 铿、铿、铿…… 强口中射出了一连串的挂着红色尾巴的麻醉针弹,子弹嗖嗖嗖的扎在九宫阁仆人们的身上,这些就和之前派出去的两队人一样,一个接着一个倒在了上,不至于有生命危险,但强烈的麻醉药足以让他们在天亮以前站不起来了。 后出现的这一队夜行衣人的枪法十分精准,弹无虚发不说,扣动扳机的速度飞快,几乎短短的几个呼吸间,二三十个九宫阁的仆人,便全都躺在了地上。 高朗蓄足了力道,硬抗下林昆一拳之后,心里头顿时燃起了一股希望,刚才他见雷石老头儿被林昆轻易放倒,还以为林昆的实力有多强悍了,看来这个姓林的实力也不过如此,是自己太高看一楼阁灵雷老头儿了…… 高朗的心中正得意,可突然身后的一群仆人一个接着一个倒下,他整个人瞬间一惊,暂时也无暇顾及,握紧了拳头再一次向林昆砸过来。 这一次是他主动出击,尽管现在情况紧急特殊,但他的思路很明确,擒贼先擒王,林昆既然是他们这一伙人的头脑,只要先把林昆给搞定了,剩余的人自然不足为惧。 只能说他的想法是好的,近乎完美的想法,再配合上胸腔里涌现的强大自信,这是要成大事者的气魄初现,只可惜残忍的现实,如同一个大耳刮子,直接打得他找不到北了。 林昆挥出的拳头,就是那记响亮的大耳刮子,刚才的一拳林昆看似气势很足,实际上只是动用了三分的力道试探一下高朗,毕竟这人是九宫阁陈万里的徒弟,多少应该有些实力的。 一拳试罢,紧跟着过来的这一拳,可是凝聚了他至少七成的力道,砰的一声就和高朗挥过来的拳头撞击在了一起…… 轰隆的声响,像是两把大铁锤子撞在一起一般,没有火花四溅,倒是有骨头被砸断的脆裂声响,高朗信心满满的一张脸上,所有的表情顿时土崩瓦解,脸上有惊恐、痛苦、不可思议,张大了嘴巴一声惨叫,整个人踉跄倒退。 林昆紧跟着一步跨上,抬起脚冲着高朗的小腹就踹了过去,又是砰的一声闷响,高朗那本来就张大了的嘴巴,更是一声惨嚎,双脚离地的就向着半开的九宫阁楼的大门飞了进去…… 呼通! 高朗摔在了地上,将半扇门撞的摇曳不止,屋内的九宫阁仆人见状赶紧把他扶起来,同时见九宫阁楼的大门锁上。 整个九宫阁上上下下,顿时陷入了一片恐慌之中,顶楼上的陈万里面若寒霜,刚才吩咐下去的仆人,已经跑着回来了,站在他的身后恭敬地道:“禀报陈老,八大阁灵大人说,只要有他们在,就不可能让楼下的那小子上来的。” 陈万里深吸一口气,道:“这些人来路不明,马上报警,另外也同志咱们东山省江湖上的人,就说姓林的就在我九宫阁楼下,想要取三亿赏金的抓紧时间……” 仆人马上答道:“是,陈老!” 一个仆人忙活不过来,几个仆人一起将消息发布了出去,警方接到报警电话自然会赶过来,江湖上的那些大佬们接到了消息,肯定会像是苍蝇遇到了臭肉一样,闻着味道就赶紧飞了过来,至于最终是警方的人占了先机,还是江湖上的那些人将林昆的人头取走,这对于陈万里来说都不重要了,哪怕他再不愿意承认,也不得不面对现实,楼下的这个年轻人是龙,是龙王! 陈万里不敢太过冒险,他的九宫阁立于东山省几十年,可不只是一栋普通的建筑,这其中多有机关密道,只要关进了大门,就不怕林昆等人能冲进来。 陈万里已经下令将这阁楼里面全都封上,窗户上上了铁栏杆,门上也加了锁。 林昆等人站在楼下,并没有要冲进来的意思,林昆抬起头望着楼上依稀能看得见的陈万里,大声喊道:“陈阁主,江湖恩怨江湖了,你安排人去中港市危及我的妻儿,这笔账该如何算?” 陈万里俯视着楼下的林昆,道:“哼,姓林的,别以为你拳脚了得,就能够纵横天下了,比你能打的我陈万里不是没见过,到最终有好下场的一个没有!你先踏入我东山省的江湖,现在跟我将什么江湖事江湖了,这次是让你走了运,没能抓来你的老婆孩子,你还想要跟我算账呢,你伤了我的三个徒弟,又放倒了我手下若干人等,难道不应该给我一个说法么?” 林昆道:“这年头不要脸的我见过的多了,我来你们东山省做什么,你不会不知道吧,江湖上的恩怨情仇,自然有江湖道义的判断,你被称作是东山省江湖上的量天尺,你护着的那群江湖人渣,他们之前犯下的磊磊罪行,难道就不该有一个说法么?” 陈万里道:“你少在这里跟我将什么大道理,这里是我的地盘,我说了算,你要是真有本事,就攻进我的九宫阁!” 林昆看了一眼铁门还有铁窗,仰起头冲陈万里冷笑道:“陈阁主,你这是王八把头缩进了龟壳里,真当我没办法呢?” 说完,林昆也不再和陈万里废话,对着蓝牙耳机说:“小伍,让直升飞机行动吧。” 马上,黑暗的夜空中,响起了一阵直升飞机螺旋桨的声音,不是一架,而是三架直升飞机飞了过来,这些个直升飞机悬在九宫阁楼顶的上空,陈万里抬起头往空中看了一眼,低头俯视着林昆冷笑,“姓林的,即便你用滑行锁空降,也休想攻地进来,我劝你还是……” 不等陈万里把话说完,突然天空中哗啦的一声响,九宫阁的屋檐上马上滴滴答答,屋里的众人面面相觑,这是下雨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