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九百零七章:爷爷与孙子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九百零七章:爷爷与孙子

举火烧阁,可绝对不是随便说说而已…… 林昆举着一个火把,自远处徐徐走来,步履平稳、面色平静,一双臻黑哦眸子,在火光的映射下闪烁着潺潺精光,如果九宫阁只是针对他林昆,明的暗的他都奉陪,可九宫阁居然把主意打在了静瑶和澄澄的身上,叫他如何能放得过九宫阁。 林昆站在九宫阁的大门前,九宫阁上上下下,至少七八十双眼睛警惕地盯着他。 院子里的一群人当中,高朗皱紧眉头,冷得大喝一声,“姓林的,你装什么神弄什么鬼,大半夜的跑到我们九宫阁来自寻死路么?” “哦?” 林昆平静的脸上勾起一抹淡然的微笑,“我林飞就算是自寻死路,你们九宫阁能让我如愿么?这江湖上想要我命的人多了,九宫阁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但想做我林昆的坟墓,九宫阁还真不够格……” 林昆话音将要落罢,空气中突然一声炸裂般的声响,在九宫格旁边的一座矮山上,一道炽热的火焰喷射,几乎应声,九宫阁三楼的窗口处,响起了一声惨叫。 “啊!” 一个躲在三楼窗后,正拿着手枪瞄准林昆的仆人,直接被洞穿了掌心,手指被打断了两截,刚才握在手中的手枪也被狙击枪那强大穿透力的子弹击穿,铛啷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这仆人惨叫之后,捂着掌心倒在了地上,挣扎了两下,便活生生的痛死了过去。 一群人都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这时另一侧的山丘上,又是一声爆炸般的枪声响起,紧跟着又有一个仆人的胳膊被击穿了,整个人倒在了血泊中晕死了过去。 …… 林昆耳朵上挂着的蓝牙耳机里传来声音,“队长,我的枪法还不赖吧,有长进没?” “队长,我的枪法也进步了吧,嘿嘿!” 林昆笑着说:“我和你们怎么说的?” “老子是天下第一……” “做事要低调……” 电话里传来两个人的声音,话音还未等落罢,这是空气中又是一声爆裂般的枪声响起,这时在九宫阁大院里的人群中,马上响起一声惨叫,又一个持着枪械的小弟被打穿了手掌,捂着鲜血淋淋的手倒在地上。 “队长,我这一枪也不赖吧?”耳机里又多了一个人的声音。 “不错,都有长进。”林昆毫不吝啬地夸赞道。 这一下,还在愣神的九宫阁一行人算是明白了,暗处有狙击手,而被狙击手打中的,都是偷偷竖起了枪管冲林昆瞄准的。 三声枪响,两个人被废了一只手,一个人被废了一条胳膊,来自狙击枪的强大威慑力,瞬间让其他手里有枪的仆人纷纷后退,一个个都恨不得把手里的枪撇掉。 高朗感觉到了周围的一道道杀机,像是一面巨大的网一样,从四面八方笼罩过来,他额头上青筋暴跳,张口就要冲林昆大声呵斥,这时站在他身旁的雷老抢先开口了。 这雷老一张口,那怒声滚滚如同奔雷一样,周围的几个人不约而同的都捂住了耳朵,“小子,我不管你是什么人,大半夜的举着个冒火的玩意儿,跑到我们九宫阁撒野,暗处有几个枪手狙击手就了不起么,老夫我已经三年多没动手了,你要是个爷们儿,咱们就真刀真枪的干一架,输了你是孙子,赢了你是爷爷!” 林昆上下打量了这老头儿一眼,笑着说:“你这岁数,好歹也有个六七十岁了,真要是真刀真枪的干上一架,输了叫我爷爷?” 雷老头儿冷哼一声,“小子,语气还挺狂妄,我雷石大名鼎鼎,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话过,今天你要是能赢得了我,你以后就是我爷爷!” 雷老头吹胡子瞪眼,边说边伸出一根手指对着苍天,摆出一副要发誓的模样,可不巧的是他这刚一抬手,阴霾的夜空中,居然喀嚓的响起了一道闪电。 “md,真是晦气!”雷石嘟囔着骂了一句,他的大嗓门就是嘟囔,也比一般人的音量高。 林昆坦然道:“好!那就等我收了你这个孙子,再一把火把这个九宫阁给烧了。” 林昆的语气轻描淡写,听在眼前的一干人的耳朵里,却像是炸响了一颗闷雷五味陈杂,有的脸上是愤怒,有脸上则是恐惧,东三省东北王的名头他们多少都听过,东北王深夜一个人举火来到东山省江湖地位最高的九宫阁前扬言要举火烧阁…… 高朗愤怒地吼道:“姓林的,你也太口出狂言了,你打伤了我大师兄和小师妹的事情,我们九宫阁还没找你算账呢,你居然送上门来,还狂言要烧我们九宫阁,你知不知道就凭你这句话,我九宫阁就是把你挫骨扬灰都不多!” 高朗气势汹汹的一声吼,把心中的一口恶气吼出来的同时,也想给林昆一定的威慑力,可让他受伤的是,林昆根本就像是没听到他的话一样,将手中的火把插在了地上,然后走到了大门前,大院里的雷石老头儿马上让人过来把门打开,他自己则昂然挺胸,大步的走上前来。 雷石虽然只是守着九宫阁的一楼,可其实力的蛮横,绝对不过多的亚于其他几个阁灵,尤其这次出关之后,实力更是大增,口中吆喝着要从一楼打到酒楼自然有吹牛皮的成分在里面,可真打到个五六层应该没太大问题。 林昆对着耳机吩咐,“都打起精神了,我和这老头拳脚争斗、刀枪棍棒听天由命,可暗中有人再想要暗杀我,格杀勿论。” 林昆的声音不大也不小,在场的一群人都能听到,那些个手中有枪的更是缩紧了身子。 林昆大步的走进了九宫格院,九宫阁的仆人们给他和雷石老头儿让开了一块空地。 雷石老头儿上下打量着林昆,口中冷笑,“小子,看你这身子高高瘦瘦的,不像是很能挨打的样子,今天这孙子你做定了,另外来九宫阁来闹事,怕是至少要废了双手双脚,如果你现在跪地求饶的话,我倒是可以替你求个情,就凭你敢深夜举火来烧阁这勇气,就值得栽培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