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难言之隐 - 神兵奶爸

第二百九十章:难言之隐

第二百九十章:难言之隐 “够了么?”林昆抬起头笑着看向韩心,韩心点了点头,林昆松开手,逼格范十足的傻缺男直接摔在了地上,半昏不死的疼的又是一声叫唤。 林昆站直了腰板,向咖啡厅负责人招了招手,一脸和善的微笑笑着说:“算一下一共多少钱。” 咖啡厅的负责人从愣神中回过神来,走过来清点了一下,其实也没多少损失,按照硬件的损坏来看,最贵的就是刚刚打碎的那瓶红酒,也不是什么好红酒,实际的价值也就几十块钱,不过摆在咖啡厅里可能就要翻几倍了。 负责人清点到那瓶红酒,林昆笑着打断道:“我说,这瓶酒算在我头上不应该吧,又不是我打碎的,还有这桌子和椅子也不是我撞坏的吧。” 女负责人的脑门当时就黑了,这要是除了这瓶酒还有撞坏的桌椅以及桌上摆放的杯具,也没什么别的损失了,这么一来就一分钱也算不到林昆的身上了。 女负责人有些不乐意的说:“先生,你不是说今天这儿的损失你赔么,怎么又这么说?” 林昆笑着说,“美女,你别激动,我不是要赖账,只是这账得算得分明一点。”说着转过头看向和逼格范十足的傻缺男一起的同伙,笑着说:“哥们,我答应说要赔这的损失,可这些东西又没一样是我弄坏的,你看这钱是不是该你朋友出了?”说着,指了指地上半昏半死的男人。 傻缺男的同伙马上连声说:“该我朋友出,该我朋友出……”他的脑门已经渗出了一层细汗,刚刚他还想站起来帮他朋友的忙,结果被林昆直接给恐吓住了,见识了林昆打人的手法之后,他也庆幸自己没冲动到底,否则估摸着现在自己也和朋友一样像条死鱼一样躺在地上了。 “呵……”林昆笑了一声道:“既然你这么说,就麻烦你先替你朋友把这钱付了,这儿和我也没什么关系了,怎么样哥们,你没意见吧?” “没意见没意见。” 林昆笑着转过头,对咖啡厅的女负责人说:“事儿解决了,这下没我什么事了吧?” 咖啡厅的女负责人黑着脑门没有说话,不管怎么样只要咖啡厅的损失有人出就行,至于打架斗殴对店里造成的不良影响,她只能忍着了,因为她已经清醒的意识到,眼前这个一脸吊儿郎当的男人是个无赖! 林昆又转过头对傻缺男的朋友道:“对了,你朋友把我惹的很不高兴,所以今天我在这的消费是不是也该他付了,怎么样,你有意见么?” 傻缺男的朋友哭丧着脸道:“没意见。” 林昆嘴角轻佻的一笑,道:“行了,那也你帮着付了。”说完转过身回到座位上,先前那些个在心里头不服气他的人这会儿也都悄悄的低下了头,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最终落的和躺在地上的傻缺男一个下场。 经过这么一折腾,也就没了谈事情的氛围,林昆和韩心从咖啡厅里出来,两人坐进了老捷达里,林昆把车开到了海边的一个僻静的地方,找了个阴凉的地方停好车,打开车窗吹着海风,笑着问韩心:“咱们继续说?” 韩心白了他一眼,说:“你干嘛打人打的那么狠,就不怕失手打死人?” 林昆哈哈的笑着说:“该打的人我从来不手软,至于打死人嘛,我手上有深浅的。” 韩心摆弄着自己的头发,忽然目光惆怅的望向远处一片波光粼粼的海面,白皙靓丽的脸颊像是蒙上了一层忧伤,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我现在就开始担心了。” 林昆笑着不解的问:“担心什么?” 韩心说:“我怕我的命运自己做不了主,就像事先画好了轨迹一样,只能按照别人的意愿活下去,以后的人生对我来说就像是一片黑色的海洋,我像是失足掉在了里面,挣扎着,绝望着,呼喊着,却什么也改变不了。” 韩心这文绉绉的小词一拽,林昆马上有点懵圈了,不过通过韩心的话以及她脸上的表情,似乎能明白她心里的苦楚,一些个大家族里的子女,看似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实际上他们的背后藏着不为人知的无奈,就拿韩心来说吧,她也是一个女生,也渴望拥有属于自己的爱情,找一个自己喜欢的男人相守一辈子,生一个属于他们的孩子,一辈子不愁吃喝就行了,她的要求和普通人一样并不高,可实现起来却困难重重。 短暂的沉默,空气仿佛静止,几秒钟后林昆打破了沉默,脸上吊儿郎当的表情无影无踪,换上一副浅浅的微笑,问道:“你家里是做什么的?” 韩心转过头看着他,苦笑道:“这个重要么?” 林昆笑着说:“说重要也重要,不重要也不重要,你不说要知己知彼么,我摸清照片里那小子的同时,对你父母也得有所了解吧,这样才能事半功倍。” 韩心笑了一下,看着林昆说:“我如果说我爸爸是辽疆省的省委书记,你会不会觉得很惊讶?” “哇哦!”林昆确实很惊讶,不过却没有他表现的这么夸张,然后很流氓的说了句:“没想到我居然睡了辽疆省省委书记的女儿,赚大了呀!” “你!”韩心气的直咬嘴唇,伸手就在林昆的胳膊上掐了一把,把林昆疼的呲牙咧嘴,叫苦道:“我说的是事实嘛,你这小妮子咋还动手呢!” “谁让你说话这么难听!”韩心气呼呼的说。 “我说的是事实吧。”林昆咧嘴笑道:“我开始是觉得你家里条件不错,但没想到你居然是辽疆省省委书记的女儿,嘿嘿,我这回可赚大发了。” “你……你还说!”韩心目光如冷箭的瞪着林昆。 “行行行,我自己在心里偷着乐就行了,不说出来让美女生气了。”林昆摸了摸下巴,笑着又问:“你是辽疆省省委书记的女儿,那照片里的那小子岂不是更牛?” 韩心看着林昆,说:“为什么这么说?” 林昆直言不讳的说:“能让省委书记奉献出女儿巴结的人,可能是普通人么?其实我看那小子长的也不错,也有文化,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喜欢他么?” 韩心白了林昆一眼,说:“我说因为遇到你,你信么?” 林昆道:“当然不信!” 韩心反问说:“为什么不信?” 林昆指了指韩心的脸,道:“我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就你现在的表情,太不像是在说实话了。” 韩心道:“我什么表情了?” 林昆道:“明显是在赌气。” 韩心深吸一口气道:“照片里的男人叫蒋涛,我跟他很久以前就认识了,他爸爸是辽疆省人大副书记,我爸爸之所以想让我和他联姻,是因为我爸爸想更上一步,在辽疆省的权力版图上,我爸爸虽然是省委书记,可一直也抗衡不过土生土长的省长于庆元,联合蒋涛的爸爸蒋天德是个机会,这次联姻不算是我爸爸巴结蒋天德,而是建立在互利上。” 林昆若有所懂的点点头,政治上的问题他一直都不太敏感,但简单的利害还是听的出来,韩心的父亲韩唯政在辽疆省的政治版图上是一把手,但省长于庆元土生土长实力更大一些,想要压住于庆元往上再走一步,韩唯政就必须有足够的联合力量,而省人大副书记蒋天德是首选。 “你爸爸为什么不联合省人大书记余宗华呢?据我所知余宗华也有个儿子。” “你认识余伯伯?”韩心奇怪的看着林昆。 “听说过。”林昆笑着说:“我以前在漠北当兵,跟余宗华的儿子余志坚见过,那小子长的不错,为人各方面也不错,你爸爸为什么不……” 韩心打断道:“这里面的事情你就不知道了,余伯伯确实比蒋天德更合适,从权利的角度上来说,余伯伯压着蒋天德一头,不过余伯伯甘于平淡,在政治上没什么想要进取的心思,最重要的是他一生清高,不可能参与到任何的政治角逐中,我爸爸之前和他提过想要联姻的事,被他拒绝了,最重要的是……” “是什么?” “我和志坚哥从小就认识,我们关系一直很要好,我们俩更像是兄妹,不可能成为夫妻。” “这可不一定吧,男人和女人之间还有纯洁的友谊?”林昆笑着说道。 “信不信由你。”韩心笑着说:“没想到这世界这么小,你竟然认识志坚哥。” “哈哈,这世界确实不大。”林昆笑着说:“你还没跟我说你为什么不喜欢蒋涛呢,那小子至少看上去硬件条件不错,家庭背景也不错,是个白马王子的人选啊。” “他就是个混蛋!”韩心突然变的有些情绪激动,道:“在我眼里他就是个人渣,要不是他我最好的朋友米兰就不会死,是他这个没良心的花心烂男人逼死了我朋友,我这辈子就是去死,也绝对不会嫁给他的!” “你最好的朋友米兰?” “米兰是我从小到大的好朋友,初中的时候和蒋涛谈恋爱,初三的那年发现自己怀孕了,蒋涛知道后非但不肯负责,还说那孩子不是他的,不光如此他还提出和米兰分手,很快就和学校里的另一个女生好上了,后来米兰伤心过度,从我们学校的教学楼上跳下来……是蒋涛这个王八蛋杀死米兰的!”韩心越说越激动,泪水不由的从眼眶里流了出来。 林昆看了一阵的心痛,伸出手将她揽在了怀里,韩心扑到了他的怀里呜呜的大哭了起来,那哭声就像是小孩子失去了最心爱的玩具一样。 林昆也不去问韩心的父母知不知道这些事,换句话说怎么可能不知道,既然知道蒋涛是个这样的货色,还硬要把女儿往火坑里推,这其中肯定有难言之隐,至于到底是什么难言之隐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一定要将怀里这个可怜的小妮子解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