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九百零六章:阁灵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九百零六章:阁灵

九宫阁顶楼,房间有人看见了远处的一点火光,广袤无垠的漆黑大地中央,突然多出了这一抹森森火光,令人十分诧异。 恰好这个仆人迷信,小的时候生活在农村,经常听村里的老人说起鬼火,这个仆人的瞳孔猛地一缩,脸上的表情变得紧张,抬起手指着那一点火光的方向,“鬼,鬼火……” 身旁的同伴疑惑地望去,那一点飘忽不定的火光,燃烧在黑暗里像是一只闪闪发亮的眼睛,在注视着九宫阁,这同伴笑了一声,“别胡说,哪有什么鬼火,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搞封建迷信那一套。” 两人的谈话,引起了旁边其他人的注意,陈万里和高朗也是一起走到了窗边向外望去,陈万里阴沉着一张脸,对身边的人吩咐:“马上下去看看,是什么人在那儿。” 手下的仆人领命去了,这时那一点火光也在慢慢靠近,高朗眯着眼睛,道:“师傅,这大半夜的有人举着火把来拜访我们九宫阁,多半是来者不善,我这就安排人去戒备。” 陈万里略作犹豫,“好,以防万一。” 高朗领命退了下去,陈万里望着那幽幽靠近的火光,楼下已经有仆人结队过去,九宫阁的这些仆人,各个都有些身手,不说是江湖中的高手,至少比一些个在外开设武馆的自称大师之流要高明不少。 这一群仆人手里拎着刀枪棍棒,一个个杀气震天,敢来九宫阁闹事的人只有两种,一种是疯子,另一种是自寻死路,不管哪一种人来闹事,都不会有好下场。 这一群仆人至少十几个,手里都拎着手电筒,手电筒的灯光照射之处,隐约看得见一个身材挺拔的年轻人,却是因为距离太远看不清容貌。 “喂,干什么的!” 仆人当中为首的一个大声喝道:“大半夜的跑到我们九宫阁的地界上装神弄鬼,你小子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赶紧给老子……” 嗖! 不等这个仆人牛逼哄哄的把话说完,暗处突然一声疾啸,一枚带着红尾羽的针弹扎在了这个仆人的脖颈上,这仆人整个人顿时一僵,嘴唇蠕动了两下,嘴里含糊不清的只说了一个字:“这……”便扑腾一声倒在了地上。 身后紧跟着的其余仆人全都惊住了,一个个脸上表情慌张四处查看,“谁,谁藏在那里,给我出来,我已经看到你了,出来!” 嗖嗖嗖…… 空气中忽然响起一片疾啸的声音,红色尾羽的针弹来自四面八方射了过来,这一群手里拎着刀枪棍棒的九宫阁仆人根本就无处躲藏,有的人身上被射中了一根,有的身上扎了两三根,这些羽针上都是淬了强烈麻醉药的,别说是人了,就是一头大象被扎中之后,不过三秒钟也得倒地。 眨眼的功夫,十几个小弟就东倒西歪的躺在地上,举着火把的年轻人继续向前,脚底下没有丝毫的停留,路过这些倒在地上小弟的时候,眼皮子都没低一下…… 九宫阁的楼上,陈万里依稀看到了这一幕,那些个仆人们手中的手电凌乱的丢到地上,一个神色的人影映衬在火光下走来。 陈万里眉头皱了起来,而此时在楼哎指挥的高朗已经开始第二波人向那火把靠过去,他则皱紧了眉头,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过去。 嗖嗖嗖…… 第二波人刚靠近,空气中又是一阵风声疾啸,十几个九宫阁的仆人一个接着一个摔倒在地上,有的是一声不吭,有的一声痛叫梗在喉咙里,发出一阵呜呜声,还有的单纯是惊叫,结果一声叫喊还没喊完,脖子上被针弹扎中倒在了地上…… 高朗大惊,马上吩咐手下的众人戒备,不要再有人上前,余下的几十名仆人将九宫阁的大门死死守住,他们手了出了最基本的刀枪棍棒,也有一些人持着火器。 九宫阁,九层楼,每一层都有它的阁灵守护,这阁灵不是神话说中的灵怪,而是每一阁里的高手。 陈万里纵横江湖数载,这些年不管是利用金钱还是利益,收买了不少江湖人心,其中就有一些身手高强,但懒于江湖上的尔虞我诈,就到了这九宫阁里当阁灵。 这些个阁灵平时根本不露脸,今天晚上九宫阁里响起了全阁一级警报,九位阁灵才纷纷出面,指挥着每一层阁内的仆人守护。 其中第一层阁的阁灵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儿,这老头儿身材五短,却十分敦实健壮,留着长长的胡须,说起话来嗓门奇大。 “雷老。” 高朗见老人从阁中走出,恭敬地喊了一声。 这个被称作雷老的阁灵老人,瞪着一双圆眼冲高朗问道:“大晚上的搞什么事情?” 雷老声如洪钟,震的周围人耳鼓隐隐发麻。 其他人不知道这雷老的身份,高朗却是听师傅说起过,这位雷老是武术世家,不过从不学自家的功夫,因为他根本看不上,后来拜了一个隐居江湖的高手学习武功,那位江湖高人看中了他的大嗓门,于是传授了他一门特殊的功法——狮吼功。 没错,就是狮吼功,当时高朗从师父的口中得知,也表情一愣,这种功夫可是在武侠小说里存在的,没想到现实中真有。 现实中的狮吼功与无小说中不同,武侠小说中的狮吼功,那一个大嗓门吼出来,足以把人震的肝胆俱裂,当场毙命,而雷老修行的狮吼功只是一门劲道刚猛的内家功法,随着内劲儿越来越充足,他身体里的力量也会越来越大,嗓门也变得格外响亮。 高朗也是耳鼓一阵发麻,脸上的表情大喜,“雷老,你的狮吼功又精进了?” 雷老挑了下眉,有几分得意地道:“闭关了快三年,小有成就算不上什么,等我再精进一步,就从这第一层打到顶层,把那几个老家伙都摁在地板上摩擦!” 说着,雷老又是问道:“高朗,到底怎么回事,是咱们九宫阁遇到什么危险了么?” 高朗没说话,而是目光看向远处的一点火光,那一点火光越来越近,马上就到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