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九零四章:孝顺孩子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九零四章:孝顺孩子

收到短信的时候,林昆正在面馆里喝着啤酒,朱大卓这小子今天晚上又跑过来了,死皮赖脸的非要吃面,正面的大门关上了,这小子花了二十块钱,跟隔壁开饭店的胖子大哥买了消息,找到了后门。 这家伙有一点倒是挺好的,不吃独食,不管走到哪儿都把他那小女友带着,看着两人大口的吃着苗条,大口的吃肉,林昆都怀疑这两人是不是几天没吃饭了。 龙大相和八指、姜夔生等人,也都是一脸的诧异,朱大卓吃了一碗面条,啃了五根大骨头,又吃了两碗的酱肉,这才心满意足的抹了把嘴角,掏出五百块钱往桌上一拍,冲几个人咧嘴笑道:“几位大哥,你们见笑了,实在是太……太好吃了。” 说着话,打了个饱嗝,又端起面碗喝了一大口汤。 林昆一边看着手机,头也不抬地说:“把钱揣起来,我这里不对外营业,以后你小子别再来蹭吃了,也别带其他人来了。” “不对外营业?”朱大卓一脸诧异,“不对啊,老板,你这开店不营业,难不成是家里有矿?” 龙大相大大咧咧的站了起来,坐到了朱大卓的身旁,大巴掌拍在了他的肩膀上,故作凶相地说:“你小子怎么这么多废话,这店是咱们的,咱不想营业就不营业。” 朱大卓被龙大相的模样吓了一跳,又打了个饱嗝说:“好,行,那……那我知道了。” 龙大相道:“吃饱喝足了,没啥事带你的小女友赶紧该干啥干啥吧,这漫漫长夜的,一个人太难熬,两个人刚刚好。” 朱大卓咧嘴笑,“大哥,你懂得还挺多啊。” 旁边的鲁小美却是脸颊羞红,伸出手扯了扯朱大卓的袖子,“大卓,我们走吧。” 朱大卓站了起来,刚准备往后门走,忽然回过头走到了林昆身前,拱着双手拜了一下,“老板大哥,我能拜你做大哥么?” 林昆看着手机里方艳茹和鲁文被打的猪头的照片,正忍不住的发笑,听朱大卓这么一说,他放下了手机,笑着问:“就因为我做面好吃,你就要拜我当大哥?” 朱大卓目光坚定地点头,“请大哥收下我吧。”说着,竟单膝跪地行叩拜之礼。 林昆没有拦着他,而是笑着说:“兄弟,你不觉得这太荒谬了么,就因为嘴馋就这样,你好歹也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不觉得这有点太过了么?我就当什么都没听到,你赶紧带着你的女朋友走吧。” 朱大卓抬起头,道:“大哥,你误会了,我朱大卓是嘴馋不假,可我拜你当大哥,也是想跟你学厨艺,我从小家境富裕,也没遇到过什么坎坷,可我妈这两年突然得了厌食症,整个人瘦的不成样子,于是我就到处找好吃的,你这面我头一次吃就觉得好吃,吃过第二次、第三次觉得越来越好吃,我想如果我妈吃到的话,说不定她的厌食症就能好了。” 不等林昆开口,八指在一旁说道:“这世界上,竟然还有这种病呢,那对于胖子来说,是不是马上就能减肥了?” 朱大卓一脸认真地说:“这位大哥,我真没说谎,我妈真的得了厌食症,厌食症比你们想象的要可怕的多,我以前也是不知道,直到我妈得了这个怪病……” 说到母亲,朱大卓那嬉皮笑脸的脸上突然变得哀伤起来,能看得出他是个孝子,这时一旁的鲁小美也低声说:“我可以证明,大卓他说的都是真的,阿姨得了这个怪病之后,已经瘦得只剩七十斤了,医生说再这么继续瘦下去,人就没了。” 林昆看看鲁小美,又将目光落在了朱大卓的脸上,他站了起来,将朱大卓扶了起来,道:“拜不拜大哥的就先不提了,你母亲如果真的得了这种怪病,如果我的面能治好她,我愿意帮你一次。” 朱大卓马上满脸惊喜起来,“真的!?” 林昆道:“把你的手机号码留给我,回过头等我有时间了联系你,你可以带阿姨过来试吃一下,如果阿姨不方便,我也可以登门拜访。” 朱大卓顿时感动得泪眼汪汪,抓住林昆的手,说:“大哥,你就是我亲哥,谢谢你,真的谢谢你!”说着,又要弯腰给林昆行叩拜之礼,被林昆硬生生给拦住了。 送走了朱大卓和陆小妹,林昆把照片给几个人看了,龙大相几个人看了之后,都表示不认识相片里的这两个人,当林昆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之后,几个人一起拍手叫好。 林昆给小伍打了个电话过去,不要搞出人命,但要让九宫阁付出惨痛的代价。 半夜的时候,一辆军用的直升飞机,盘旋在九宫阁的上空,飞机上那明亮的灯光,照耀的九宫阁的楼顶一片锃亮,九宫阁上上下下百十号人,全都紧张的从床上爬起来,一些个人甚至还拿了火器,可一抬头看到上面盘旋的是军用直升飞机,顿时就打消了要反抗的念头。 两个降落伞从飞机上抛了下来,每一个伞下拴着一个人,待到降落伞轻飘飘的落地之后,这架军用直升飞机才离开。 九宫阁里的一干人,马上围到了降落伞落地的地方,大家围在一起将两人解开,然后盯着这两个面目全非的人半天,也没认出谁来,这时九宫阁里的一个人仆人道:“军方不会是在跟我们恶作剧吧,他们惹下的事儿,抛给我们九宫阁。” 众人一听这话,纷纷觉得有理,也没去请教陈万里,便一起抬着要把这两个被揍得面目全非的人给扔出去,其中一个抬着的仆人嘿嘿地一笑,“这女人的凶不小啊!” 旁边的人马上骂道:“你个瓜娃子,都被揍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了,你还下得了手。” 占了便宜的仆人笑着说:“不摸白不摸嘛。” 两人正说着,这时被抬起的女人,总算是蓄足了一口气力,口齿不清的喝道:“放我下来,我是方艳茹,快放开我……” 几个仆人一听这话,大致听清楚了意思,一想到自己抬着的是九宫阁的女少主,刚才那出言不逊,这浑身上一阵哆嗦,马上就乖乖地听话松开了手…… “啊!” 方艳茹一屁股摔在了地上,本来就被打的身体像是散架了一样,都不知道有多少出骨折了,这又来了一把二次伤害,疼地呲牙咧嘴,脑袋一歪晕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