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九百零三章:不懂怜香惜玉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九百零三章:不懂怜香惜玉

“我叫小伍,是一个当兵的……”小伍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整齐的小白牙,脑袋上剃着个小寸头,整个人看起来倍儿精神。 “当兵的?” 方艳茹脸色难看,别墅里外突然出现的这些男人,已经将别墅围得水泄不通,现在的问题已经不是他和大师兄能不能抓走楚静瑶母子,而是他们自己能不能全身而退。 “俺们本来是在漠北那旮旯的,可听说有人要对俺们大嫂和侄子不利,于是俺们领导就特批了一架战斗运输机,把俺们十七个人给发配过来了……这么说你懂了吧?” “漠北?当兵?”方艳茹暗暗咬了下牙,脸上强行恢复了一抹妩媚的笑容,“这位兄弟,今天的一切,可能有点误会,我们只是来开个玩笑,没有想伤害你大嫂和侄子,既然已经这么晚了,我们就先告辞了。” 在方艳茹看来,小伍是一个耿直憨厚的人,她阅男无数,知道这种男人最好糊弄,平常只要给他个笑脸什么的,马上就能飘了,所以说完之后,又冲小伍眨巴了两个媚眼,同时抬起胳膊顶了顶鲁文,唇角轻轻地动了动,压低着声音说:“师兄,情况不妙,我们还是先撤吧。” 鲁文自然知道情况不妙,他身手虽然了得,可对方身上所带有的强者之气,丝毫不敢小觑,而且周围的其他几个男人,几乎也是同样,他和师妹就算是再能打,对上了这么一群当兵的也是凶多吉少。 方艳茹说完,便一边冲小伍眨着媚眼,一边和鲁文开始往后退,挡在他们身后的两个男人,却是并没有要让开的意思。 “小伍兄弟,你看这……”方艳茹冲小伍笑。 小伍还是那么一副咧嘴小白牙的模样,道:“美女,我这也没办法啊,我们大哥不在的时候,他们听我的,现在我们大哥下了命令,要好好收拾来对我大嫂和侄子不利的人,所以……你们就忍忍吧,我的这些弟兄们下手也就是一般的黑。” 方艳茹脸色瞬间冰冷,鲁文更是一声怒咆,大声吼道:“次奥,师妹,跟他们说这些用不着的干什么,反正我们接到师傅的命令,就是来把这对母子带走,今天谁要是拦我们,就让他们趴在地上!” 话音落罢,鲁文的手中多出了一把刀子,雪亮的刀刃在空气中一挥,正面向着挡在楚静瑶母子身前的司蓉儿就斩杀了过来。 司蓉儿眼睛微微一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抓起了桌上的盘子就向鲁文撇了过来。 盘子凌厉的一声呼啸,就像是一把飞镖一样袭来,鲁文脖子一歪躲了过去,而这时包括小伍在内,屋子里其他的男人都动起手来了。 鲁文料想的不错,眼前的这些个男人的身上都透着强者之气,可动手之前他还心存侥幸,凭他自己和师妹联手无往而不惧…… 结果呢,小伍跳到了桌子上,一个大脚板子踹在了他的面门上,教他该如何做人。 漠北的狼牙兵团,在林昆还没退伍的时候,那绝对可以叫板全华夏几大军区的兵团组织,华夏的几大军区都有自己的王牌兵团,来执行一些高难度的任务,这样的一个兵团人数可能不多,但其中的每一名队员,放到军区的普通大队里都是兵王般的存在。 方艳茹和鲁文是东山省老一辈江湖高手陈万里的两位高徒不错,两人的在江湖之中不说是叱咤风云,那也是出类拔萃,可任你再出类拔萃,一下子被十七名兵王围殴,三下五除二的就被打得找不着北了。 鲁文起初还招架两下,可自打小伍这一脚踢在了他的面门上,口鼻里一股子鲜血喷出,眼前一片小金星闪烁之后,接下来完全就没了还手之力,被摁在地板上摩擦。 牙被打掉了,眼眶也被打肿了,鼻血就像是自来水一样往外喷……此时的鲁文是要多惨有多惨,要说在东山省,咱好歹也上江湖上的名人,虽说不及自己的师弟高朗出类拔萃,可身为九宫阁的大弟子,多少东山省江湖上的大佬见了之后,都得恭恭敬敬的喊上一声——鲁公子。 可现在…… 算了,被揍成这副猪头阿三的模样,亲姥姥来了都不认出,也没什么可多说的了。 方艳茹手里握着两把匕首,这女人绝对是一个狠角色,平常看起来是妖媚撩人,这要动起手来了,可是一点也不含糊。 可惜…… 她再怎么厉害,也敌不过这一群如同漠北苍狼的爷们儿,这些男人可真没有啥怜香惜玉的觉悟,如果放在平常可能会多少顾忌一点儿,可一想到这蛇蝎心肠的女人,居然想对咱大嫂和大侄子动手,这一个个的火气马上就冲上了脑瓜顶,拳脚相向必然无眼,当方艳茹意识到自己要遭殃想要求饶的时候,已经晚了…… 看着躺在地上的两个男人,鲁文嘴里喷着血唾沫,一副抽搐痛苦的模样,再看向花容月貌被打得像是发生车祸一样的方艳茹,小伍在胸口上划了个十字架,一副叹息的模样说:“主啊,请你告诉我,为啥这么漂亮的姑娘,会被打得这么惨呢?” 边上的一个年轻小伙子,挑着眉头说:“哥,你啥时候信主了,你不是佛教徒么?” 小伍瞪了这小子一眼,道:“你懂个球撒,我当然是信佛的,可这么血腥的问题,我好意思去问我佛么,当然是去问……” 被瞪的小弟马上恍然大悟,竖起一根拇指,“哥,高明啊,那我也问问真主?” 一群男人哈哈大笑,小伍冲边上的一个小伙子,道:“别傻笑了,把这两个人拍个照片发给队长,接下来该怎么处置。” 这小子得令之后掏出手机,不光拍地上的方艳茹和鲁文,还以地上这两人为背景来了个自拍,瞪眼睛吐舌头的扮鬼脸。 小伍直接踢了这小子一脚,“恁娘咧,让你拍个照片还瞎嘚瑟,真是踹你轻了。” 这小伙子咧嘴一笑,“伍哥,俺这不是老长时间没见着咱队长了么,万一他也想俺呢,我这是在为咱队长考虑呀。” “嘘!” 小伍瞪了这小子一眼,道:“老胡想返聘昆哥回来当队长这事儿,你先别瞎吵吵,这属于军事机密,在还没有下达正式的批文,昆哥没有同意之前,都给我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