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九百零二章:我是当兵的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九百零二章:我是当兵的

夜…… 如期而至,点亮的万家灯火,揭开夜幕的繁华。 七号别墅内,楚静瑶、澄澄、慕容白、司蓉儿四个人围坐在餐桌前,桌子上满是丰盛的菜肴,都是出自慕容白之手。 用司蓉儿的话来说,她最崇拜的人就是林昆,所以她要将慕容白打造成和林昆一样优秀的男人,首先就要从厨房抓起。 慕容白感觉很无辜,明明就是自己的女人嘴馋,想让自己给她做好吃的,还冠冕堂皇的找了这么个理由,欺负人啊这是。 澄澄把白天在幼儿园里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楚静瑶,说完之后还一副怯弱的小模样,抿着小嘴道:“妈妈,对不起,我不应该打架……” 过去,楚静瑶对澄澄的教育一直都是要温和待人处事,遇到了事情首先要跟对方讲道理,可自从林昆这个亲爹出现之后,澄澄的处事态度马上就发生了变化,几乎就是能动手的就别吵吵,能给打趴下的,就绝对不让他站着,能给打哭的,就绝对不会给对方笑的机会…… 就为这事,她不止一次的对林昆进行思想教育,可这家伙完全就是柴米油盐不进。 今天的事情,楚静瑶已经听慕容白说了,她没有像之前那样教育澄澄不应该打架,而是微笑着说:“澄澄,你今天做得对,遇到那种持强凌弱的人,就应该握紧你的小拳头教训他,就像爸爸一样。” 澄澄一下子愣住了,从椅子上下来,爬到了楚静瑶的怀里,伸出他那白嫩的小手,摸了摸楚静瑶的额头,楚静瑶、慕容白、司蓉儿三个人都觉得很奇怪,澄澄却是一副认真的小模样松了口气,道:“太好了,妈妈你没生病。” 慕容白和司蓉儿顿时被逗得忍不住的笑了起来,楚静瑶也是忍俊不禁,用手指头轻轻地戳了一下小家伙的额头,道:“怎么,妈妈突然不批评你,你不习惯了?” 澄澄咧嘴笑:“妈妈,你还是凶一点吧。” 楚静瑶佯装生气地道:“是这样么?” 澄澄马上用力的点头,“嗯,就是这样……” 砰! 别墅的外面突然传来一声闷响,几乎同时响起了一阵汽车警报的警笛声,尖锐的声音,马上搅动得整个小区都不安静起来。 楚静瑶马上站了起来,向门外看去,口中担心地说:“遭了,我的车里放着一份重要文件,会不会有人来偷这文件。” “嫂子,别着急,我去看看!”说话的功夫,慕容白已经站起来,冲出了别墅。 一个黑色的人影,正趴在楚静瑶的车前翻找着什么,慕容白马上厉喝一声:“站住!” 那人影听到有人之后,马上拿起了什么东西撒腿就跑,慕容白二话不说,赶紧追上去。 这人跑的速度很快,来到了别墅区的围墙边,一个跟头翻了出去,慕容白脚下不停,直接高高跃起,单手拄着栏杆翻了出去…… 七号别墅内,楚静瑶一脸的紧张,司蓉儿安慰道:“嫂子,你放心,小白一定会把资料给你追回来的。” 楚静瑶点了点头,这时别墅小院儿的门被吱嘎一声推开走进来了两个人影,其中的一个是身材高大的男人,另外一个是身材十分火辣的女人。 男人五官刚毅,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冰冷的气息,女人相貌妖娆,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妖媚之气,两人大步的向别墅走来,来到了那半遮半掩的门前,咣的一脚将门踹开。 别墅的餐厅内,楚静瑶和澄澄都被吓了一跳,司蓉儿赶紧护在母子俩的身前,望着走进来的两个人。 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九宫阁阁主的两个徒弟鲁文和方艳茹,鲁文为人比较耿,话很少,方艳茹姿态妖娆,放在红尘之中,便是那能吸干男人骨髓的妖孽。 方艳茹看向楚静瑶和澄澄,又落向了一脸警惕的司蓉儿,唇角妖娆地一笑,“美女,你是一个人,我们是两个人,这还用打么?” 司蓉儿表情丝毫不慌张,道:“你们是什么人?” 方艳茹道:“大晚上的私闯民宅,我们肯定不是好人,不过暂时不会伤害他们母子,前提是他们要乖乖地配合我们。” 司蓉儿冷笑一声,“你也太异想天开了吧,只要有我在,你们就休想碰我嫂子和侄子。” “哟,说的还挺认真的么,我难道还要再重复一遍么,我们是两个人,你是一个人,而且你的底细我们也调查过了,只不过比普通人强那么一点点,所以……” 不等方艳茹把话说完,鲁文冷哼了一声,道:“师妹,你的废话总是那么多,既然已经来了,就赶紧把事办完,跟他们废话有意义么,我负责对付这女的,你带那母子走,我们早点完事,省的夜长梦多。” 鲁文说话的同时,脚底下已经迈了出来,只是他第一步脚跟还不等落地,整个人突然怔住了,在楚静瑶母子身后的厨房里走出一个男人,一个剃着个小寸头,五官棱角清晰的男人,这男人个头不是很高,身上却透着一股钢铁般的气息。 紧跟着,楼上又出现了一个男人,同样是小寸头,脸颊上的皮肤呈古铜色,一双眼睛闪闪发亮。 别墅一楼大厅里的一个房间里,也走出来了两个男人,几乎和先出现的这两个男人身上的气息一样,如同一把藏在剑鞘里的利刃…… 一个人,两个人,三个人,四个人……最终别墅里居然出现了十七个人,这十七个人有的是藏在别墅里,有的则是藏在外面的院子里,此时完全将方艳茹和鲁文两个人围在了中间。 方艳茹和鲁文脸上的表情同时一愣,站在他们对面的司蓉儿笑着说:“谁说我就一个人的,我有这么多的帮手,还怕你们俩不成么?再说了,你们调虎离山的小伎俩,也有些太过时了吧,就这么就想到把我嫂子和侄子给掳走,也太异想天开了吧?” 方艳茹面若寒霜,看着从厨房里走出来的那个男人,沉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站在司蓉儿身后的男人裂开嘴,露出整齐的白牙,“我叫小伍,是一个当兵的……” (二斗的微信号:qiujumu 欢迎各位大大添加,邀请大家进微信群交流;微信公众号:网文二斗,番外已经开始发布,另外每天早上八点钟之前,会在公众号里发布当天的更新通知;qq群:一群:477648325(已满);二群:131653628(已满);三群:943932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