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九百零一章:幼儿园扛把子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九百零一章:幼儿园扛把子

骆毅算盘打得不错,这天底下阴险狡诈的人不少,图谋自己利益的人又不在少数,可其中绝大多数人都是自持甚高,就算是真的机关算尽,最终将想要的掌握在手中,最后却发现自己根本没那个能力驾驭。 骆毅把他在王枪电话里监听到的内容如数家珍、添油加醋地告诉了展青兰,讨好展青兰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他怕展青兰一条路走到黑,若真是与那姓林的为伍,和整个东山省的半壁江湖为敌,到时候就凭现在的义云堂,只有当炮灰的份儿,义云堂可是他心中的图谋之物,若是变成了炮灰,他计划的再好有什么用? “骆毅,你说的都是真的?”展青兰语气平静地问。 “当然是真的,青兰,我过去是犯过错,可对你的心绝对不差,只要你肯给我一次机会,我以后保证心里只有你一个……” 展青兰根本就没有听骆毅后面的话在说什么,直接将手机挂断,向林昆走了过去。 林昆疑惑地看着展青兰,展青兰将九宫阁里陈万里等人的谈话,尤其是关于鲁生和方艳茹即将前往中港市的事告诉了林昆。 林昆的眉头轻轻一皱,眼中有寒霜在飞,针对他的不管是明的还是暗的他都来者无惧,可一旦涉及到静瑶和澄澄,他那一颗本来平静的心,便会立马杀气冲天。 “展小姐,谢谢你。”林昆由衷地感谢。 展青兰道:“既然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这种客气的话以后还是不要再说了。” “告辞。” 林昆转身带着龙大相离开,展青兰神色平静的望着他们离去,直到电梯的门关上。 “姐,你真打算要将义云堂的未来,押在这个人的身上?”展夏走了过来,她身材不高,留着一头黑色的卷发,一双大眼睛清澈漂亮,像是个洋娃娃一样可爱。 “绝境逢生,你觉得我现在还有别的选择么?”展青兰自嘲的一笑,仿佛心中有万分苦涩,“目前整个东山省的江湖,都知道我和他有来往,就算是不知道,你以为暗中那些觊觎我们义云堂的豺狼虎豹会轻易放过我们这块大肥肉么?” “父亲已经去世,他这一辈子看人的眼光从来没差过,十年前他就对我说过,日后二叔必反,剩余的三叔、四叔、五叔虽然平日里和气,可未来一定不受约束,只可惜父亲能看透一切,却下不了杀心……” “这次,父亲对我说这个男人前途无量,如果趁着这个机会与他结交,日后义云堂不会败落,说不定会鹊起东山,傲然东山省。” 展夏不说话,沉默良久之后,那白皙的小脸上透着一股坚毅,道:“姐,不管你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们春、夏、秋、冬四个,都会全心全意追随你的!” 展青兰回过头,望着父亲的养女,这个自己平日里姐妹相称的姑娘,心底一阵温暖。 林昆离开了海风楼大酒店,他一路上沉默,龙大相终于忍不住性子,问道:“昆哥,怎么办?中港市那边只有小白和蓉儿,九宫阁的那两个人好像很厉害。” 林昆喃喃道:“九宫阁,既然它决定要对付我,还要冲静瑶和澄澄下手,那我就来个举火烧阁!” …… 中港市,澄澄今天在幼儿园里和别的小朋友打架了,打的还不是幼儿园里的孩子,而是一个不知道怎么跳到幼儿园里来的两年级的大孩子,那大孩子欺负幼儿园里的小朋友,还抢幼儿园小朋友吃的,作为幼儿园里的扛把子,澄澄必须要出头,于是就带上了几个他的小伙伴,一起把那个二年级的大孩子狠狠的修理了一顿。 结果,这大孩子的家长挺有能耐的,爸爸是一个小老板,母亲是一个公务员,马上就带着挨打的儿子来讨公道,要说这对夫妻也真是够不嫌磕掺的,自己的儿子跑到幼儿园里挨了打,还有脸来讨公道。 幼儿园方面,老园长本来想好说赖说的劝这对气汹汹的家长离开,毕竟是他们的儿子有错在先,欺负小朋友抢别的小朋友吃的都被拍下来了,可这对家长火气很大,口口声声的说必须要狠狠教训澄澄还有其他的几个孩子,不然就没玩儿,要想有关部门举报,让这幼儿园关门。 老园长也是很无奈,于是就给楚静瑶打了电话,电话还不等拨通呢,暗中就有一个小伙子走了出来,这小子模样极其俊秀,二十多岁,他一出现,被老园长护在身后的澄澄,马上高兴地跑了出来,“小白叔叔!” 慕容白一把将澄澄抱了起来,那对中年夫妇马上将矛头对准了慕容白,嘴里的话是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地说:“你就是孩子的家长?你怎么教育孩子的,你们家孩子怎么能随便打人呢,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一个说法,信不信我让你……” 啪! 不等这女人把话说完,慕容白兜手就是一个大耳刮子甩了下来,长时间跟在林昆的身边,他这脾性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凡事不多废话,能动手的就别吵吵。 女人摸着脸颊,被打的一愣,慕容白笑着对她说:“怎么样,这个说法还满意么?” 女人猛地回过神,顿时拿出了一副泼妇的架势就奔着慕容白扑过来,慕容白又赏了她两个耳刮子,那男人见自己的老婆挨了打,也是瞪着一双眼睛,拿出一副王八之气扑过来,结果也是被慕容白一连几个大耳刮子打的服服帖帖。 “滚!” 慕容白冷着脸一声厉喝,这对夫妻也知道是碰到了硬茬儿,嘴里头愤愤不甘的留下一句,“你,你给我等着,我要你好看!” 慕容白把澄澄放了下来,澄澄仰着小脸看着慕容白,“小白叔叔,你怎么来了?” 慕容白笑着说:“叔叔刚好路过。”他嘴上这么说着,实际上去是一直暗中保护澄澄,“澄澄,你刚才打架的时候,挥拳出手的姿势不对,忘了叔叔怎么教你的?” 澄澄允着一根小手指,思索了一会儿,“嗯,我知道了小白叔叔,我回家就多练习。” 慕容白又和老园长打了声招呼,便离开了,他不能留在这儿,耽误澄澄上学,他前脚刚走出幼儿园的大门口,林昆的电话就打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