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九百章:钱色兼得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九百章:钱色兼得

(二斗最近这两天状态不是很好,如果没能让大家满意,请大家多多见谅……) 海风楼大酒店,林昆和龙大相在一名黑衣人的带领下,从顶楼的电梯里走出来。 偌大空旷的顶楼,此时摆设着展义云的灵堂,展青兰一身白素跪在灵堂遗像前,手里拿着烧纸往火盆里放,在她的身后是那堆砌如山的烧纸,以及数不尽的香烛,春、夏、秋、冬四个人此时站在灵堂前,有的在抹泪,有的在替展青兰打下手。 林昆和龙大相走过去,分别取了三支香点燃,在展义云的灵位前拜了拜,香烛插好后,展青兰这时从地上站了起来,将手中的烧纸递给展春,她则转身带着林昆,来到了不远处的一张四方桌前坐下。 “林先生,不得不说你是一个聪明人。”展青兰面色平静地说,目光直视着林昆。 “怎么讲?”林昆问道。 “你先是废了朴万海,帮我坐在了义云堂的第一把交椅上,我父亲恰在此时病故,你担心我展青兰一介女流,会言而无信,无视曾经与你许下的结盟承诺,所以就将扈三江给折腾的与朴万海一样凄惨的下场,这么一来,整儿个东山省的江湖上,都知道我义云堂与你是一伙的了。” 展青兰神色依旧平静,满是悲伤与血丝的瞳孔望着林昆,似乎要将他看穿。 林昆微微一笑,道:“展小姐,如果我说这是无心之举,你应该也不会相信,我倒是想问展小姐一句,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展小姐是不是会动摇结盟的决心。” “会。” 展青兰斩钉截铁地道,林昆脸上的表情有些意外,这个女人的果断直接超乎他的想象,身后的龙大相马上怒眉瞪眼,“你这娘们,我们昆哥帮了你那么大的忙,你竟然是个言而无信的小人,我……” 龙大相这暴脾气一上来,就要冲马欣兰动手,而旁边不远的春、夏、秋、冬四个人,齐刷刷地向这边看过来,只要龙大相一动手,他们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扑过来。 林昆抬手拦住龙大相,看着展青兰道:“展姑娘耿直,这倒是让我林某人很欣赏。” 展青兰道:“现在我们是同一条船上的人了,我也没有别的选择,你的根基不在东山省,只希望你到时候不要一走了之,将这偌大的烂摊子架在我一个女人的肩上。” 林昆道:“展姑娘,这你就多虑了,我林昆若是这种不顾盟友的人,那以后必定举步维艰,这偌大的天下怕是也难有立足之地,既然我们结成盟友,我希望展姑娘以后与我可以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一起将东山省的这湾江湖之水给搅翻。” 展青兰轻轻地叹了口气,唇角一抹苦笑,“林先生,只怕你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偌大的东山省,岂是说搅翻就能搅翻的,你只知道明面上的那些人,可暗地里还有很多人,我父亲的理想是将义云堂发扬光大,以仁义之心统率整个江湖,可这天下江湖之中,刍狗又岂在少数,我不求与你纵横江湖叱咤一方,只希望能够落得个全身而退,还了你对我的人情便好。” 林昆拱起手,“那预祝我们合作愉快。” 展青兰站了起来,“如今的义云堂,已经大不如从前,我会尽我所能协助林先生,家父的后事还需要打理,我就不留林先生了。” 已经下了逐客令,林昆起身告辞,带着龙大相离开,就在他们刚转身离开之际,展青兰的手机响了,她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眉头轻轻的一蹙,显得颇为不耐烦。 “喂?” 展青兰接听了电话,语气平淡的没有任何感情,电话里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语气有些焦急,“青兰,你方便见个面么,我有事要和你当面说,这件事关乎到你们义云堂未来的存亡。” “骆毅,我义云堂的未来存亡,好像与你没什么关系,我现在还有事要忙,以后不要再给我打电话,我没心思和你交往。” 展青兰说完就要挂电话,这是电话里的骆毅马上说:“这件事和东北来的那个小子有关,已经惊动了九宫格的陈老爷子,接下来这个姓林的就要倒霉了,你如果不想义云堂受到殃及,趁早和他划清界限!” 展青兰眉头一动,望向向着电梯方向走去的林昆和龙大相,对着手机说:“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说仔细一点儿……” 同时,她向旁边的展夏递了个眼神,展夏马上会意,快走几步追上林昆把他拦下。 这个名叫骆毅的男人,是枪门的三当家,自从偶然机会与展青兰认识之后,便一路的狂追不舍,大有此生誓展青兰不娶的架势。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展青兰起初对这位风度有点偏,相貌也算不错的枪门三当家有些好感,可不巧就不巧在,唷是一个偶然的机会,让展青兰撞见了骆毅和别的女人在一起鬼混,从那以后这个骆毅在展青兰的心目中算是彻底被拖入黑名单。 骆毅与枪门大当家王枪不合,或者说表面上看起来和谐,这骆毅一向自持甚高,认为这枪门若是由他来当大当家一定会是另一番模样,江湖地位至少能再提高一截,另外他对王枪专行独断的一些做法也十分有成见,大家都是昔日里一起摸爬滚打的弟兄,凭啥你要比我高上一头。 骆毅花了大价钱找了个黑客,在王枪的手机上动了手脚,过程曲折繁琐还很惊心动魄,就不过多赘述了,这半个多月来,骆毅每天都通过手机监控着王枪的行踪,今天一早上王枪就开车去了九宫阁和一干大佬拜访陈万里,骆毅通过王枪的手机,将这些大佬的谈话全都录了下来。 骆毅对展青兰贼心不死,不单单是贪图展青兰的美貌,而是看中了她的身份背景,以及义云堂的现状。 骆毅并不知道展义云已经去世,但义云堂当下的局势,东山省江湖上的任何一个人都清楚,义云堂虽说当下一盘散沙,可底子还在,只要用通过非常手段将其重新整合,马上又会成为东山省江湖上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而如果能够把展义云的独生女儿攥在手里,到时候就可以钱色兼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