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九十五章:刺杀(2)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八百九十五章:刺杀(2)

轰! 林昆这一脚下去,整个楼层仿佛都颤了,那厚厚的房门直接咣当的一声被踹开了,就在林昆刚要冲进去,忽然就见一把黑洞洞的枪口对准着门口,那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嘴角挂着阴森的笑容…… 咣! 扳机扣动,枪口喷出一团浓烈的火焰,子弹嗖的一下向林昆射了过来,林昆的身体已经侧着躲闪,可肩膀处还是被那炽热的子弹,擦掉了一块皮肉…… 血花喷溅,子弹砰的一声将林昆身后的枪打了个大洞,住在斜对门的一个男人打开了门,穿着一身花花绿绿的睡衣,冲着外面就大喊:“搞什么搞,大晚上的人工地震啊,都是住五星级酒店的,素质怎么可以差到这个……” 这男人炮语连珠,语速极快,可当他看到了斜对门里走出的鸭舌帽男人手里端着的手枪,以及旁边墙上大窟窿的时候,马上紧张的一脑门子冷汗,妈呀的一声缩回了屋里,把门给关上,还咔嗒咔嗒地上了好几道锁,差点被吓尿了。 林昆捂了一下肩膀,摊开手一层的血水,这时房间里的鸭舌帽男慢慢走了出来,他将枪口端正,快到门口的时候,突然一个闪身将枪口对准了林昆贴着墙壁躲藏的位置,同时扣动了扳机。 而林昆这时也动了起来,两只手抓住了鸭舌帽男的手腕,往半空中一擎,就听咣的一声响,子弹射出了枪膛,打在了走廊棚顶的一盏吊灯上。 哗啦的一声,被打碎的灯碴子散落…… 林昆抬起脚,冲着鸭舌帽男的小腹就踹了过来,鸭舌帽男反应也是够快,侧身躲闪的同时,另一只拳头奔着林昆的面门砸过来,林昆歪着脖子一躲,脚底下一步跨到了鸭舌帽男的两腿之间,紧跟着不给鸭舌帽男任何的反应机会,沉肩向前一撞,直奔鸭舌帽男的胸口。 鸭舌帽男大惊,有心想要躲闪已经来不及,关键是他持枪的那只手被林昆紧紧抓住,情急无奈之下,他的脸上神色倒是不慌,深吸了一口气沉入丹田…… 轰! 林昆的肩膀重重地撞在了鸭舌帽男的胸口上,低沉的闷响,蕴足了难以言说的气力,可令林昆感到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眼前这个鸭舌帽男遭受如此重创纹丝不动,他的脸颊青筋暴突,却不不像承受痛苦的模样,这一股气力仿佛被他转移到了头顶,将头顶上的鸭舌帽掀飞,他的头顶上光秃秃一片,居然有八颗戒疤——僧人头上的戒疤…… “你是和尚?”林昆轻蹙眉头,诧异地问道。 “金钟罩铁布衫,你现在知道,晚了!”八颗戒疤的和尚狰狞怒吼,两只脚铿的一声扎在地上,抡圆了拳头向林昆砸过来,这一拳气势汹汹,仿佛带着举世不可匹敌的强大力量…… “去死吧!” 和尚怒吼,那狰狞的模样绝对不是慈眉善目的僧人所有,倒像是一些寺院里供奉的金刚怒目的僧侣。 砰…… 林昆挥起了拳头,硬接下了这一记,两人身体都是微微颤颤,这和尚脸上的表情马上变得惊骇,一双大眼睛瞪着林昆,道:“你,你能接下我这一拳?” 林昆笑了,笑得十分淡然洒脱,又藏着一丢丢的无奈,就好似有人问他你觉得华夏足球怎么样时的表情一样。 “你笑什么?”和尚怒道。 “你一个出家人,不好好的在山上修行,跑到这俗世红尘当中,就不怕佛祖怪罪么?你如果帮的是一个善人还好,可扈三江是什么人,你应该清楚吧?” “哼,你管我是不是修行之人,老子我修的是自己的佛,与佛祖无关,他凭什么怪罪,现在这社会物欲横流,方丈都可以娶老婆,我为何不可以凭自己的本事下山赚钱,过上好日子!” “……” 林昆一阵无语,叹道:“世风日下不假,可这世间终归是真佛至高无上,佛门败类的确存在,可也不是这普天之家的僧人都像你这般心中无佛、贪得无厌,你这一身本事都是少林的绝学,我不是你们佛门中人,但今天也要为这世间的佛门正义,废了你这一身功夫。” 林昆的语气很平静,话音落罢的一刹那,眼底闪过了一抹冰冷的光芒,抓着和尚持枪的那只手用力的一握,和尚脸上表情大骇,顿时有些强撑不住,手上一松,手枪便向地上掉落了下来。 林昆抬脚一踢,直接将这手枪踢飞了,紧跟着挥起了拳头,奔着和尚的胸口就砸去。 和尚再次使出了他刚才的那一招,气沉丹田,双脚扎地,这次还额外附上了一声大吼,“金钟罩,铁布衫!” 这也就是真实发生在林昆的眼前,不然的话要是以路人的眼光来看,完全会以为这个和尚是拍电影,这架势做的太足。 砰! 林昆的拳头重重地砸在了和尚的胸口上,这和尚倒也是有真本事,依旧是纹丝不动,脸上也不像是有什么痛苦的表情。 林昆不觉得惊讶,马上笑了,攥紧了拳头紧跟着又是一记重拳砸了下来,一记之后又是一记,每次的力道都会比之前加大,而且出拳的速度越来越快。 于是乎…… 比较尴尬的一幕出现了,这和尚最初只是想显摆一下他的金钟罩铁布衫,可随着林昆出拳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他根本没有任何还手的机会,只要他沉在丹田里的一口气稍微一松懈,金钟罩铁布衫立马就会失去作用。 林昆的两只拳头,就像是砸在了真的金钟上一样,轰轰轰的一阵闷响,就是没发出金属裂鸣般的响声就是了,拳头上坚硬的触感,将拳头震的有些疼,可他依旧是越砸越猛,力量越来越大,到最后他已经记不清楚自己砸的是第二十七拳还是二十八拳了,反正眼前的和尚脸色是越来越难看,最初只像是吃了一条死鱼,慢慢像是吃了死耗子,最后干脆是生吞了一头死猪…… 噗! 终于,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狗屁的金钟罩铁布衫,硬是被砸成了一堆破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