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八十三章:一个晚上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八百八十三章:一个晚上

黑洞洞的枪口突然指向林昆,展义云的脸上杀气密布,满是血丝的苍老眼睑中,一瞬间仿佛射出了两道寒光凛凛的利剑…… “no!” 安吉丽娜慌了,她顾不得春夏秋冬四个人手里端着的手枪,就要冲过去救林昆。 咣! 枪声响起,子弹顺着喷出一团火焰的枪口射了出去,呼啸的一声破空如同嗡鸣一般,几乎同时噗嗤的一声轻响响起…… 空气中爆开了一团血雾,那浓浓的血腥气息,在这一片空旷的云海屋顶弥漫开来。 林昆脸上的表情始终未动,哪怕枪声响起,他的眼眸都不曾眨动一下,拳场一片哗然,那站在病床前不远处沙发前的洪医生,脸上的表情突然一怔,低下头向自己的腹部看去,一大片鲜血将衣服染红,他的嘴角哆嗦了一下,抬起头向展义云看去,道:“为……为什么……” 展义云面色平静,平静的就像是一湾秋日烈阳下即将干涸的湖水,“你是我多年的兄弟不假,你救过我的命,我也给过你荣华富贵,可人不该因为过于贪心而背信弃义,老二给了你多少好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将自己的兄弟情义赠予你,可你却摒弃了它做个了背信弃义的王八蛋。” 扑腾…… 洪医生身体一晃,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他一只手捂着中枪的腹部,脸上痛苦而又恐惧,乞求地看向展义云,“展大哥,我知道错了,兄弟情义大于天,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将功补过。” 展义云道:“一个背信弃义的人,还有什么权利谈将功补过,你放心,我不会杀了你,也不会伤害你的家人,不过在我肃清义云堂里的事情之前,你暂时不能离开这儿,而且还要帮我做一些事情。” 洪医生咬牙道:“我……我答应你……可是,我现在受了枪伤,如果不及时医治的话,很可能会感染破伤风而死,所以……” 展义云道:“这个你不用担心,恐怕你还不知道,我当初送春、夏去国外学习,主要进修的就是西医,当初你帮我打造了这个云海里的一切医疗设施,想必为你做一个简单的枪伤手术应该不成问题。” 洪医生马上若有所悟,惊诧的看向春天和夏天,展义云道:“你猜得没错,你之前给我用的那些超标规格的药物, 都是被她们俩替换掉了,想要无声无息的杀死我,然后再趁着青兰立足未稳而图谋我的家产,不得不说老二的打算很好。” 洪医生低下头来,咬着牙忍着剧痛,叹了口气道:“二当家的许诺给我义云堂的股份地位,也怪我财迷心窍,背信弃义,所以不管我是什么样的下场,我认!” 展义云冲春、夏两个姑娘递了个眼神,两个姑娘马上扶着洪医生去了一旁的手术台。 展义云看向林昆,笑着说:“林先生,让你见笑了,当着你的面除掉了一个内鬼,我在这云海屋顶上不设立任何的隔间,除了卫生间,就是想让一切都在我眼皮子地下,这世间的尔虞我诈太多,昨天还是一起肝胆相照的兄弟,今天有可能就是背后捅你一刀子的人,活到我这个年纪,该看透的已经看透了。” 林昆笑着说:“展老前辈信得过我林昆?” 展义云苦笑,“信得过?信不过?我只能赌一把了,我也别无选择了,你的名头我听说过,东三省的江湖上流传着你的事迹,说你义薄云天、重情重义,你承诺的青兰做东山省江湖的女王,这个目标太过远大我不敢奢求,只要能让义云堂不落入我那其他几个歹人兄弟的手中,哪怕是我此刻永睡黄泉也能瞑目了。” 林昆向展青兰看了一眼,回过头看向展义云,道:“展老前辈,有句话我不知道当不当讲。” 展义云道:“既然你我已经结盟,有什么话直说就好。” 林昆道:“江湖险恶,人心叵测,何必让展姑娘非要牵扯其中,若是从心目中随便选一人,掌管了这偌大的产业,而展姑娘守着万贯的家财,或许会过得更快乐一些。” 展义云没有说话,只是深深地叹了口气,展青兰这时语气平静地说:“家父曾一直希望二叔继承这义云堂,可二叔暗中发难,让父亲寒了心,也认清了他唯利是图的本来面目,而剩下的三叔四叔五叔,他们也都在暗中有了小动作。” 展义云苦笑看着林昆,道:“你是东北王,年纪轻轻却有如此的地位,倘若是你我会怎么做?是会让自己一手创建起来的义云堂变成挂着个仁义虚名的空壳子,净做些违背法律与道德勾搭的买卖,还是将它交由自己的女儿执掌?” 林昆站起了身,笑着说:“展老前辈,我不能给你建议,也无法设身处地的在你的立场上考虑,我能向你保证的是,今天之后义云堂的上上下下不敢再有人反对展姑娘接过你手上的大权。” 展义云目光惊凛,展青兰也是深深诧异,病床旁的秋天、冬天两个人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甚至安吉丽娜都觉得林昆承诺的太过草率,冲他递了个眼神想让他收回这话,可转念一想以林昆的为人处世,既然刚留下这句话,就一定有他的打算。 林昆微微躬身,“展老前辈,请你多保重身体,我先告辞了。”说完,转过身向电梯的方向走去,安吉丽娜跟在身后。 才走出没几步远,展义云便问道:“林先生,你刚才的话当真?你还没说我们义云堂能为你做些什么……” 林昆脚下停住,头也不回地道:“等展姑娘顺利地登上义云堂的一把交椅,再谈我的条件。” 林昆和安吉丽娜走进了电梯,这顶楼设计的很特别,出去的时候容易,上来的时候难。 望着关上电梯的门,展义云的脸上出现一抹凝重,展青兰在一旁问道:“父亲,你觉得这个人可信么?从古至今大多数的英雄豪杰,成名过早的都容易骄傲自大。” 展义云笑了一下说:“一天不过24个小时,我们就等上24个小时也不会损失什么,如果他真的说到做到,那你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结交这位年轻的东北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