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七十九章:只能帮到这儿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八百七十九章:只能帮到这儿

东山省沈家,这座昔日里繁华阔气的府邸,连日来笼罩在一层浓重压抑的阴云中。 沈家老爷子沈崇华的寿宴,险些变成了忌日,其子沈丘同样被废了一只手臂,任你荣华富贵又如何,以后只能是个断手客,其孙子沈钰之前就已经被余志坚打成了重伤,如今虽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近两天来又有一个新的噩耗传来,沈钰的两颗蛋蛋有一颗终究就是没能保住,传宗接代应该是没问题,可功能上…… 沈家一直供养的老仆杜龙,本来也是气吞山河之流的武道高手,结果却当场殒命。 如今全家上下,都靠彭朝花一个人支撑,她已经下令要满东山省通缉林昆等人,也暗中许下了三个亿的赏金要林昆的脑袋,结果却因为东山省军区陈龙的出现,硬生生的从她面前碾压过去了一条路。 她将这满心的委屈诉说给远在燕京的父亲听,父亲气的吹胡子瞪眼,有心要责难东山省军区,向那军区首长陈玺讨个说法,可结果那陈玺老奸巨猾的耍起了油子,另外朱家的朱老爷子站出来替陈玺说话,最终也只是关了陈龙的禁闭,象征性的赔给了东山省警厅一点维修钱草草了事。 彭老爷子被气得卧床不起,正好朱老爷子带着仆人前来探望,送来了一些名贵的中草药,还苦口婆心的劝他要想开点,结果当天晚上彭老爷子就犯了心脏病。 窗外的阳光几许,可再明媚的阳光,也仿佛照不到彭朝花的面前,即便她此时沐浴着阳光,脸上的愁容令她看起来有几分老态,心底依旧是一片冰冷压抑。 门外的仆人,突然小步的跑进了屋内,来到了彭朝花的面前,恭敬地道:“大少奶奶,昨天夜里发生了一件事……” 这仆人将龙皇会所失火,以及董一龙被杀的消息告诉了彭朝花,彭朝花眼睛马上一亮,暮霭沉沉的脸上,陡然焕发了一抹阴冷的光彩,“那个姓林的回来了?” 仆人低着头道:“是的,据说还放了狠话,要踏平东山省的江湖,替他的朋友报仇。” “哦?” 彭朝花疑惑了一声,仆人将从坊间听到的传闻,一一说了出来,彭朝花表情微微一怔,紧接着失笑了起来,“好,好,好……” 彭朝花一连说了三个好,接着说:“这个姓林的还真是自不量力,一个人敢叫板整个东山省的江湖,真当这是在他的东北呢,毫无根基就敢如此大放厥词,看来不用我们沈家再出手,整个东山省的江湖,就足矣将他淹没了。” 仆人笑着说:“大少奶奶,我们沈家抛出的三亿赏金,可是让整个江湖都眼红啊。” 彭朝花淡然一笑,“只要有人能提着那姓林的脑袋来见我,三个亿一毛钱都不少。” 仆人笑着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最初的时候,我们还怕这个姓林的逃出东山省,现在他竟然自己又送上门了。” 彭朝花眼睛微微一眯,看向了窗外,有两只蝴蝶轻轻飘过,彼此追逐好不欢乐,她将桌上的茶杯捏起来,放在嘴边轻轻地抿了一口,“尽量不要让警方先找到姓林的,我要他死在江湖人的手中!” 仆人马上躬身应诺,“是!” …… 社会很现实,人心很浮夸,还不等到中午呢,面馆的外面就围了一层的人,听说这家面馆味道一流,全都想着要来尝尝。 再加上面馆的位置特殊,昨天晚上龙皇休闲会所大火,大家伙也都想过亲眼瞧瞧,龙皇会所没失火前,那可是东山省出了名的豪华会所,人群里一多半都没有那个身家进去潇洒,现在变成了一摊废墟,必须得过来凑个热闹,顺便发个朋友圈。 面馆的大门紧闭,门口围着的一群人探着头往里面看,林昆是真的很无奈,就让龙大相把卷帘门给拉下来了,大门一打开,还不等拉卷帘门,马上就有人凑过来,叽叽喳喳的就是一个问题,凭啥不开门营业。 龙大相是个暴脾气,好在关键时候刘一燕站在门口解释,说是食材不足,再加上大厨有点私人的事情,所以暂停营业了。 哗啦啦…… 卷帘门终于拉上了,林昆这才松了一口气,打开了房间里的灯,便开始摆上扑克和龙大相他们几个玩,时间一晃就过去了,转眼就到了傍晚,林昆让龙大相去把卷帘门打开,外面又围着一群人,朱大卓和他的小女友鲁小美又来了,还带着早上来的那一群同学,只是人来了也就算了,关键这群人手里还拎着…… 猪肉、大葱、大骨棒以及各种新鲜蔬菜,甚至朱大卓的手里还拎了两瓶精酿茅台! 龙大相懵了,朱大卓笑脸迎上来,“龙大哥,请问林老板在么,店里没食材,我们这都备上了,还有这两瓶酒,都是我从家里偷出来的,当孝敬林老板了。” 不等龙大相开口,朱大卓已经看见屋里的林昆,林昆一见情况不妙,这些个小子都是大学生,人家只是来吃饭,还主动带上食材,肯定是不能动粗的,他转过身就想上楼藏起来,真是招惹不起这群祖宗。 “林老板,林大哥,我是朱大卓啊,我给你带了两瓶好酒,是我从我爸那偷来的……” 朱大卓一边招呼着,一边就从龙大相的身边挤了进去,后面的一群兄弟也都跟着一拥而进,马上这本来平静的饭店厅堂里就热闹起来了。 林昆愁的是满脑门子的小黑线,眼前的朱大卓一脸热切的模样,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而且手里的两瓶酒肯定不便宜,看那包装的年头至少也有个十多年了。 “朱兄弟,你这是……”林昆笑着说。 “林老板,我们这些人吃了一顿面都馋了,这不就想着再来吃一顿,不多,就一顿就行,食材我们都已经自己备好了。”朱大卓笑着说,一副讨好的模样。 “咳咳……” 林昆轻咳了两声,道:“朱兄弟,晚上我还有事情要忙,今天晚上是不营业的……” 林昆很想拒绝,他才懒的给这些大学生下厨呢,可朱大卓一副期盼的模样,再加上他周围的那些大学生全都是一脸的热切,让他有一种错觉,这要是真拒绝了,良心会有些过不去,于是干脆一咬牙,冲朱大卓说:“厨房在后面,老汤都是现成的,你们只需要自己整点面条放进锅里,把肉和骨头丢进去炖了就可以了。” “这……” “朱兄弟,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林昆拍了拍朱大卓的肩膀,一脸认真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