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六十九章:找出张奎 - 神兵奶爸

第二千七百六十九章:找出张奎

一拳砸的白杨树乱颤,此时又仰面大哭,这个年轻男人的深处,仇恨已经深渊似海。 林昆最先回到车上,姜夔生和刘一燕紧跟着,谢勇光收回了拳头,转过头再望向车里此时夹着雪茄的林昆,目光之中多了一丝敬意,纯粹的对强者的敬仰。 一路上,谢勇光没有再说话,直到车子开到了镇上,停在了一家面馆的门前,谢勇光才开口对林昆说:“不论如何,我还是要谢谢你,但我和你的帐还没完!” 林昆嘴角淡然地一笑,“能吃几个茶鸡蛋。” 谢勇光莫名其妙,道:“两个,不,三个!” 林昆笑着摇摇头,“我能吃八个,什么时候你能吃八个了,再和我谈算账吧。” 谢勇光:“……” 姜夔生和刘一燕看着愣在当场的谢勇光,笑着下了车,谢勇光半晌回过神,呵呵冷笑,“这算什么事,这是东北王?” 四个人,四碗大份儿的拉面,林昆点了八个茶叶蛋,谢勇光马上喊了九个,负责点餐的大姐都有些懵圈了,疑惑地看着两人,一口东山口音道:“大兄弟,你们俩这,你们看我这该上几个蛋呀?” 林昆笑着说:“我八个,他九个,一共十七个。” 点餐的大姐笑了,“好嘞,两位老弟挺喜欢吃鸡蛋的啊,也不怕胆固醇太高哈。” 四碗面很快端上来了,谢勇光拿到茶叶蛋之后,便开始呼哧呼哧的都给剥开放进碗里,速度之快,脸上表情之决然,仿佛一百年也没吃过鸡蛋一样。 林飞的茶叶蛋分给了刘一燕两个,又给了姜夔生三个,谢勇光嘴里嚼着茶叶蛋,抬起头一看,马上就傻了眼。 吃完了拉面,林昆顺便打听了一下拉面馆的老板娘,知不知道张奎这号人。 老板娘脸上的表情马上变得异样,警惕地看着林昆几个人,道:“我说几位,你们是干啥的,找那张奎做什么?” 林昆笑着说:“大姐,怎么这张奎是你家亲戚?” 拉面馆的老板娘马上骂了一声,“狗屁的亲戚,我巴不得这混蛋早死了,前些日子还打伤了我家男人,镇上的派出所都不敢管,他就是我们这儿一恶霸,不过……” 老板娘话音微微一顿,又是四周看了看,凑近了林昆几个人道:“最近倒是有不少人在找张奎,好像是犯了什么命案,你们几个一定知道内情吧?” 姜夔生、刘一燕、谢永光三人不说话,林昆笑着说:“的确是出了命案,张奎应该知道些什么内情,所以想找他问问。” 这拉面馆的老板娘南来北往的人见过不少,端详着林昆笑着说:“小兄弟,你可别唬我,大姐我见过的人还是不少,你们肯定不是便衣,而且这两天来打听张奎的人吧,几乎都和你们一样。” 林昆笑着说:“哦?怎么一样了。” 拉面馆的老板娘道:“一个个的都神秘的很,想从他们嘴里问出点什么东西来,难!” 林昆从兜里摸出了二百块钱,道:“大姐,那你到底是知道这张奎,还是不知道?” 拉面馆老板娘看了一眼林昆手里的钱,笑了笑说:“大兄弟,你看你,好像大姐没见过钱似的,就这二百块钱……” 不等这老板娘说完,林昆马上捏出了一沓钱,少说也有个一两千了,这老板娘看了一眼,马上又笑着说:“大兄弟,你这是误会了,大姐我不图钱,你们要是真能收拾了那个张奎,我给你们钱都行,这个恶霸为害乡里了。” 林昆笑着说:“那是我误会大姐你了。” 拉面馆老板娘道:“之前来过两伙人,也是问我认不认得那个张奎,当时我怕事没多说,可现在看来这张奎十有八九是摊上了大事,我就没什么顾忌了……” 说着,拉面馆老板娘又压低了声音,凑在了林昆的耳边,道:“张奎有一个姘头在我们镇上,你们去镇东的阿美发廊,他十有八九就藏在那儿了。” 林昆有些诧异的看着老板娘,道:“真的?他既然藏在那儿,警察没找到他?” 拉面馆的老板娘道:“警察怎么了,警察也不是神仙啊,张奎的这个姘头很隐秘,别人一般都不知道,她那姘头也不是别人,正是我兄嫂,这个贱婊子背着我哥乱搞男人,我早就想收拾她了。” 林昆呵呵一笑,道:“好,多谢大姐了。” 林昆说完,便打算起身离开,这时拉面馆的大姐又把他拉住,小声地问:“你们怎么收拾那个张奎,能说一下么?” 林昆笑着说:“如大姐你的所愿。” 林昆带着几个人离开,剩下拉面馆的大街原地愣着,直到四个人走出了面馆,她才回过神喃喃自语,“呵,难道这张奎的好日子镇到头了?罗彩凤你个臭婊子,看你以后还瞎嘚瑟个啥!” 林昆一行人离开了面馆,便开着车向镇东驶去,姜夔生回过头问林昆:“昆子,你觉得那个女人说的话可信么?” 林昆笑着说:“可信不可信,去看了才知道,但说实话,我觉得那个女的有问题,她说的话最多有一半是真的。” 镇子不大,阿美发廊很快就到了,林昆一行人从车上下来,姜夔生的头发自然不用理,林昆的头发也是理过,刘一燕的头发也不长,看了一圈儿之后只有谢永光的头发有些杂乱,再加上他这几天没有拾掇,看起来格外的凌乱。 一行人走进了发廊,发廊里头光线暗淡,只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坐在理发椅上嗑着瓜子,这女人相貌不错,身材也挺火辣,生的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看见有客人走了进来,这女人马上站起来,本来慵懒的脸上,瞬间堆起了十二分的笑容,“大哥大姐们,理发呀。” 林昆回头看向谢永光,谢永光低低的应了一声,“给我理一理头发,多少钱?” “二十,保证让你满意。”女人笑着说。 谢永光坐下来开始理发,等了几分钟以后,林昆笑着说:“美女,我想去一下卫生间,你这儿的卫生间在哪儿?” 这女的一边给谢永光理发,一边聊的高兴,这种女人天生就是一个送帽子的货,再加上谢永光的确有那么几分小帅,听到林昆问卫生间,她随意地就说道:“在后院了,你从后门出去就行。” “谢谢。” 林昆站了起来向后院走去,等他走了几分钟以后,这女的马上想起了什么,冲着后院大喊一声,“大哥你快回来,我家后院的卫生间坏了,去我邻居家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