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六十七章:洗干净脖子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八百六十七章:洗干净脖子

银色的沙鹰一亮出来,这些个回头看过来的小弟脸上们马上露出了惊骇之色,枪他们不是没见过,可这么一把大号的沙鹰,还是头一次见到,几个反应够快的小弟,已经端起了家伙什准备扑过去,那两个手里攥着手枪的小弟也抬起了枪…… 咣! 一声巨大的枪响,响彻在众人的耳机仿佛爆炸一般,这些个小弟只觉得耳鼓发麻,同时耳边传来了一声同伴的惨嚎,噗嗤的一声响,一个同伴的脑袋被炸开了花儿。 林昆二话不说就扣动了扳机,对待东山省江湖上的这些人,他已经动了万念杀心。 咣、咣! 紧接着又是两声枪响,那两个手里持枪的小弟的脑门,也从额头正中央的位置炸开,红色的鲜血混着绿色的脑浆子迸溅,空气中顿时弥漫开了一股腥臭味。 其他的几个手里拎着刀枪棍棒,本来跃跃欲试的小弟,一下子全都被震慑住了,没有人不怕死,他们也没料到对方竟然如此的沙发果断,而且开枪的速度如此之快,几乎不到一秒钟的时间里三声枪声响起。 叮铛…… 钢管脱手落地的声音响起,一个还在站着的小弟,脸色已经煞白如纸,手里的钢管脱手之后,马上转过身就想要跑,这时忽然空气中一道乌金色的光芒闪过,噗嗤的一声轻响,乌金色的黑鬼畜直接洞穿了他的后脑,将他死死地钉在地上。 出手果断,残暴、血腥,杀人不过呼吸间,这些个虽然是在江湖上行走的亡命徒,杀人放火的事儿都见过,可出手如此狠辣的绝对没见过,这简直就是地狱修罗! 这些人顿时傻了眼,留下来得死,逃跑也得死,于是干脆一咬牙,挥舞着手里的家伙什就冲过来想要拼命。 银色沙鹰那爆裂般的枪声再次响起,这几个冲过来的小弟,还不懂靠近林昆身前半步,便被打的脑浆子喷溅,死得透透的了,最终只余下鼻梁上架着大墨镜的褚哥站在那儿,他的一只手后摸向腰间,那儿别着一把黑色的手枪,结果被林昆目光冰冷的一看过来,马上停住不敢动了。 林昆走到了趴在地上的小弟身前,将他后脑上的鬼畜拔了下来,沾染了血浆的鬼畜散发着瘆人的光芒,林昆手上用力一抖,那黏糊糊的血浆杂物瞬间被震开。 褚哥的两条腿开始哆嗦起来,林昆向他走了过来,他不由的往后退了一步,脸上的肥肉颤抖着说:“你,你想怎么样?” 林昆嘴角淡淡地一笑,“你不是一直在跟着我么,说说吧,是谁派你来的?” 褚哥全名褚大宝,他嘴角继续哆嗦着说:“没,没人派我过来,我是看你的车牌号不错,我就想跟上来问你卖不卖。” 林飞表情微微一愣,旋即笑了起来,这个胖子的理由倒是够可以的,他回过头看了一眼车牌号,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号码,这时车上的三个人也都下来了。 姜夔生和刘一燕自然不认得这个褚哥,谢勇光倒是认得这个褚哥,开口道:“褚大宝,南泉市东大街义字帮老大董一龙四大手下之一,曾经练过泰拳,还在国外的一个拳台上取得过不俗的战绩。” 褚大宝大惊,看向谢勇光说:“你是谁?” 谢勇光道:“我是谁?你可记得父亲被你打断腿找你理论,结果被打得浑身是血的罗军么?我是他的战友,我叫谢勇光。” 褚大宝皱着眉头想了想,道:“我哪知道什么罗军不罗军的,我收拾过的人太多了,要是每个人都记住,我特么得累死!” 说起这话的时候,褚大宝似乎又恢复了自信,可马上迎面一个大耳刮子就抽了过来,打的他鼻梁上的墨镜飞了出去,紧接着一直大手抓住了他的脖子,把他整个人砰的一声摁在了身后的车上。 林昆语气冰冷地说:“我只问一次,上一次来赵家村杀人的时候,有你没有你?” 褚大宝被掐得快要窒息,脸颊憋得通红,道:“没,没……” 林昆寒声道:“如果你说谎,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褚大宝额头已经渗出了一层细汗,改口道:“有,有我……不过,我没动手,对那对夫妇动手的是扈三江的手下,我们其他人当时都没有动手,我们也都觉得那对夫妇是无辜的,这件事和我们没关系啊。” 褚大宝一边说着,左手缓缓地摸向了腰间的手枪,他的眼中突然一道戾色闪过,抓住了手枪顶在了林昆的腰上,脸上的表情忽然间变得狰狞起来,咬牙吼道:“md,去死吧,三个亿……我的三个亿,哈哈!” 姜夔生和刘一燕、谢勇光察觉的时候已经晚了,三人几乎同时大喊一声,“小心!” 咣…… 枪声响起,三个人脸上的表情同时一怔,姜夔生更是大喊:“昆子!”他的独眼睁大,凶狠狰狞的目光射向了褚大宝,可马上就发现了异样,林昆依旧是稳稳的站在那儿,而褚大宝脸上的表情居然痛苦狰狞的扭做一团,他目光呆滞的往下看,只见大腿上一片血糊糊的…… 刚才的那一枪,就在褚大宝扣动扳机的一刹那,林昆将枪口压下去怼在了他的腿上。 枪响,林昆毫发无损,褚大宝的大腿上多了一个血窟窿,可怜的褚大宝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大腿就开始往外飙血了。 “哎呀我滴妈呀!” 不得不说这混江湖的人就是不一般,这褚大宝在东山省也算得上是一个大号的江湖地头蛇了,一声惨叫委屈而又憋闷,更是深深的恐惧与那子弹穿透了骨头的疼。 林昆冷声道:“马上给你的老大打电话。” 褚大宝哪敢不从,伸手摸进了兜里就将手机掏了出来,他此时心里还有些犹豫,可林昆的大手紧锁着他的喉咙一掐,顿时喉咙、脖骨感觉都要被捏断了。 电话拨了出去,响了几声之后被接通了,对面传来了一个浑厚男人的声音,“怎么样了,确定来的这伙人的身份了么?” 褚大宝看着林昆不敢说话,林昆将手机接过来,放到耳边,语气淡淡的说:“告诉那些曾和你一起来赵家村的江湖朋友,我林昆来了,都洗干净了脖子等死吧……” (今天晚上二斗有一个饭局,回来的早两更补上,但什么时候更新出来不一定,回来的晚就等周末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