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睡了 - 神兵奶爸

第二百八十六章:睡了

第二百八十六章:睡了 夜色静谧幽深,远处的海浪声起起伏伏,像一曲睡梦前的呢喃,又像是有人在故意弹奏起催眠的旋律,这样的夜晚,如此的环境,楚静瑶端着一杯红酒坐在窗前,望向远方一片黑暗的海平面,嘴角含着一丝微笑。 她送林昆男装,不是真的路过了男装店,而是她下班的时候故意去男装店,从前她只关注女装,今天白天上班的时候却在网上查了大半个下午的男装,最终将目标锁定在了一款法国著名的时尚男装上,这款男装不同于大多数的国外品牌,大多数的国外品外入驻国内,一方面靠的是名气,另一方面则是抓住了国人崇洋媚外的心理,很可能只是一个国外的小品牌,结果到了国内一炒作,马上翻身做了时尚大品牌。 不能说那些国外的小品牌狡诈,人家那也只是一种商业牟利的手段,重要还是要靠国人自觉的去发掘其中的猫腻,否则就真的被外国人当做人傻钱多,这不光是对我们国人的侮辱,更是对我们整个华夏的侮辱。 楚静瑶在衣食住行上一直都很有考究,表面上她温静娴熟,工作上干练果断,在穿戴上她所选择的品牌,每一次都是经过仔细的研究的,她最简单直接的想法就是不能让那些外国人的小伎俩给蒙骗了,自己花重金买来的衣服,必须是真的物有所值。 林昆身上穿的这套衣服,就是她精心研究出来的,确实是一个法国的时装大品牌,在国内也只被一些‘贵族’所认知,楚静瑶给林昆买这样的一套衣服,出发点很简单,昨天晚上林昆拎回来的两套衣服,她才不信是林昆自己去买的,一看就应该是有女人给他买的,过去对林昆蛮不在乎的时候,楚静瑶可以完全无视这种事,但既然现在已经动了心,并且还和那个顾微立下公平竞争的誓言,自己就必须上点心了。 其实,在楚静瑶的心里,林昆昨天晚上拎着的衣服,就是顾微给买的,那两套衣服也是大品牌,不过只是针对高端白领的品牌,她今天买的衣服就不一样了,直接是针对金领以上的成功人士,档次上明显有差距。 在楚静瑶看来,这次无声的比试,她是胜利者,一套好衣服的价值,完全胜过两套普通衣服的价值,当然这‘普通’也只是相对而言的。 林昆此时坐在三楼的大床上,他正对着手机发愁呢,他这会儿可以说一点也没有多想衣服的事,更没把楚静瑶给他买衣服往女人之间的吃醋、暗斗上想,说暗斗可能有些不太合适,反正也就是那个意思了吧。 对于咱们林大兵王来说,衣服只要是耐穿就好,什么高端大气上档次,也只是他没事的时候玩一下罢了,他还是喜欢便宜舒服的地摊货,穿上去之后可以无所顾忌,想咋霍霍就咋霍霍,这穿上好衣服可就不同了,那一套衣服就值个几千上万的,那是一身钱罗叠在了身上,可不舍得随便霍霍。 林昆出身于农村,骨子里一直烙印者农村人的简朴、淳实,这一点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磨灭,他也绝不会像那些突然有钱的暴发户一样瞎得瑟。 手机里是金凯发过来的照片,照片里的女人就是闵小优,闵小优看上去长相很清纯,一眼看上去仿佛一个高中还没毕业的学生一样,长的十分的好看,在学校里十有八九也是个校花的角色,不过再仔细的看去,可以从照片中明显的感觉到她脸上那股说不出的冰冷的气息,尤其那一双清澈的眼睛里,似乎藏着郁满心房的心事,那心事就像是一朵乌云一样遮在她的头顶,让一张本来清纯明媚的画面,变的阴冷蔓延。 这偌大的一个城市里去找这么一个女人,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这可难为我们林大兵王了,主要是这个闵小优也不是啥通缉犯或者大名人,否则他只要一个电话给陆婷打过去,让陆婷帮忙调查一下就ok了。 “金凯这王八蛋,总整这种事来劳烦老子。”林昆笑着骂了一句,手指在手机的屏幕上划拉着,金凯给他发过来了十几张照片,每一张照片都是从不同的角度偷拍的,可见金凯这小子过去就对人家闵小优有意思,或者说当时只是恶作剧,从来也没往男女那方面去想,结果失去了才知道有多重要。 手机的屏幕突然一闪,一个电话打了进来,趁着那高亢的山寨铃声还未响起来之际,林昆的手指滑动了一下屏幕接听了电话,“我说姓金的,你这么晚打电话过来,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呜呜呜……” 电话里传来了金凯醉醺醺的哭声,他含糊不清又心痛的无处宣泄的说道:“兄弟,哥的心里难受,哥心里真的很难受,找不到小优我不想活了。” “啧啧……” 林昆鄙夷的说道:“我说姓金的,你能不能再有点出息,就为了一个女人就不想活了?真是这样的话我不拦你,找个凉快的地儿赶紧死去。” “兄弟,我……我心里真的难过啊,你就不能安慰安慰我……”金凯哭声的道。 “安慰你?别做梦了,你要是个爷们就给我拿出个爷们的样来,哭哭啼啼的算个啥?早知道今天,你早干嘛去了,喜欢人家不早点说出来。” “我……我当时没想过那个问题,就觉得她像一个小妹妹一样,看到她就开心。”金凯醉醺醺的哭道:“要是能让我再找到她,我一定马上跟她表白!” “你不怕她再杀你了?”林昆调侃的问道。 “怕……怕啥怕!”金凯哭声坚决的道:“这辈子就是死在她的手里我也认了,md我这快三十年里祸害了无数的女人,要真的死在小优的手里,也算是老天爷给我的惩罚,我也心甘情愿的去接受这个惩罚!” “好气节啊!”林昆调侃的道:“你这么说倒有点像爷们了,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啊?” “找啊!”金凯醉醺醺的大声道:“天涯海角,我也一定要把她给找出来!当然,你也要帮我找,兄弟啊,大哥以后的幸福可就全靠你了!” “……”林昆浑身一个激灵,道:“我说哥啊,你可千万别这么说,你这么说我压力忒大了点吧,这世界那么大,找一个人哪是那么容易,何况她在不在中港市了还不一定,如果不在中港市那就更不好找了。” “呜呜……”金凯又痛心的哭了起来,道:“兄弟,你这么说我突然好绝望,小优真的找不到了么,我的小优你到底在哪儿,我要见到你……” “行了,你就放心吧,一个大活人在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找不到的,即便现在找不到,如果有缘的话以后也会见到的,你男子汉大丈夫一个可别再给我哭了,你再哭我是肯定不会帮你找的。”林昆语气认真的说道。 “好,那我不哭了,”平日里气焰令人颤抖金大少,此时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醉醺醺的哭啼道:“咱们哥俩可说好了,你一定得帮我找到小优,你要是能帮我找到小优,我就是跪下来给你磕头都行!” “得了吧,谁稀罕你那头往地上磕,我帮你把小优找回来没问题,我只希望别我把小优找回来了,你最后又是喜新厌旧再喜欢上别的女人,到时候可别怪兄弟不讲情面,我一定把你摁在地上抽你两个大嘴巴子!” “昆子你放心,只要你把小优找回来,我金凯保证这辈子不对别的女人动心!” “行,这可是你说的,金大少你得记住了,好了先不说了,我得先睡觉了,找小优的事明天再从长计议,你也别没事喝那么多的酒了,赶紧睡吧。” “嗯,好兄弟。” 挂了电话,林昆靠在床头上长吁一口气,没想到这金凯也是个情种,想过去金凯这厮可是个活生生的花花公子哥,中港市那些年轻的小姑娘可没少被他霍霍,这下子可好了,居然肯为一个闵小优而从良了,实在是难得啊,就冲着这一点,他也一定要尽心尽力的帮他找回闵小优,也算是为中港市的年轻小姑娘们做贡献了,免得再被这厮给霍霍。 夜已经深了,林昆躺到了床上就准备春秋大梦,这时手机突然嗡嗡的又响了两声,这次是短信,拿过来一看是韩心发过来的,简单的三个字——睡了么? 林昆摸着下巴想了想,很真诚的回过去了两个字:“睡了。”然后把电话往沙发上一撇,真的就躺下来睡觉。 韩心躺在阳台上的长椅上,两只手抱在一起拿着电话,犹豫了好久终于发出了短信,心里竟有一丝说不出的紧张,这紧张旖旎且暧昧,搞的整颗心都微微发麻,这是爱情道歉的前奏,她越来越向那爱的漩涡靠近。 发出短信后,韩心两只手抱着手机放在胸前,心跳砰砰的跳乱,连呼吸都有些紊乱了,她闭着眼睛暗暗的祈祷——他一定要回我的短信。 结果出乎意料,她才刚把短信放过去不到半分钟,手机马上就响起了悦耳的短信铃声,韩心赶紧激动的把手机拿起来看,两只小手一抖差点把手机摔到了地上,当她翻开手机看到短信内容的那一刹那,如果将时间放慢再放慢,就会清楚的看到韩心大美女脸上表情的变化,简直可以用从天堂到地狱来形容,前一秒还是充满期待满脸的阳光明媚,紧跟着下一秒就变成了满脑门的小黑线浮动,嘴角跟着抽动了两下。 乌云密布,韩心满脑门小黑线的愣了两秒钟,紧跟着就拨了林昆的号码,小丫头这时满腔的幽怨需要发泄,可电话里传来的竟然是那个该死的客服的声音——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系……sorry,the number…… 眼前突然一颗流星划过,韩心一把将手机撇到一边,两只手抱在一起默默许愿——我要那个混蛋今天晚上睡觉做噩梦,很噩很噩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