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六十六章:不自量力 - 神兵奶爸

第二千八百六十六章:不自量力

姜夔生将目光看向林昆,嘴上迟疑着:“这个嘛……” 林昆接过了话头,道:“姐夫,刚好我们也要去一趟镇上,就捎上谢兄弟吧,” 姜夔生道:“那成,谢兄弟咱们上车吧。” 谢夏拉了谢勇光一把,道:“哥……” 谢夏欲言又止,拉着谢勇光到了一旁,压低着声音说:“你要干嘛去,你不是请了一个星期的假么,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想要替姐姐、姐夫报仇,可你……” “咱姐出事的事儿,都没告诉咱爸咱妈,你要是万一再有个三长两短,还让不让爸妈活了,哥你听我的,警察一定会还给咱姐和姐夫一个公道,你别乱来。” 谢勇光沉着脸色,嘴角扯开了一抹笑意,“小夏,我知道你是关心我,放心吧,我都这么大的人,我是去镇上见一个老同学,不会乱来的,你留在这儿陪大妮几天,回头咱们再商量大娘和大妮儿以后的生活。” “哥,你……” “放心吧,哥什么时候骗过你,你乖乖的听话,哥办完事了马上就回来。” 谢勇光上了林昆三人的车,刘一燕开车,姜夔生坐在副驾座上,林昆和谢勇光坐在后排。 车子驶出了村子,平静的村子里,暗处无数双的眼睛看出来,他们都觉得林昆三人奇怪,可又完全不是他们要等的人,葬礼已经结束了,要等的东北王也没等到,这些人在这村子里藏了两天,一个个都已经困乏不看,知道等着趁这些村民们不注意,赶紧回到大都市里享福去。 车子驶出村子后不久,后面就跟上了两辆黑色的轿车,刘一燕看了一眼后视镜,脚底下踩了一下油门,林昆拦道:“姐,你正常开就好了,先不用理会他们,等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再把他们截下来。” 谢勇光这时开口了,看着林昆三人,语气凝重严肃地说:“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姜夔生和刘一燕都没说话,林昆微微一笑,道:“你觉得我们是什么人?” 谢勇光恨声道:“你们是那个东北王的手下吧,这个缩头乌龟王八蛋,外面传的他是重情重义,结果却连个面儿都不敢露,狗屁的英雄豪杰,狗屎还差不多。” 谢勇光唾沫星子喷溅,刘一燕和姜夔生对视了一眼,一起看向车内后视镜里的林昆。 林昆伸手再后脑上摸索了一下,取出了一枚细长的义容镇,又分别在脸颊上的几处穴位内拔出了银针,接着他的脸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生了变化,变成本来的模样。 谢勇光震惊,不可思议的看着林昆,“你,你……” 林昆目光平静的看着他,“我就是你说的那个缩头乌龟,我不敢以本来的面目来参加你姐和你姐夫的葬礼,一是怕惹来麻烦破坏了葬礼,二也是怕打草惊蛇。” “果然是你,你个王八蛋,还我姐和我姐夫命来!”谢勇怒喝一声,将藏在怀里的一把匕首掏了出来,奔着林昆就扎过来。 林昆左手一甩,乌金色的鬼畜出现,很随意的往谢勇光手中的匕首上一屁,顿时就听喀嚓的一声脆响,谢勇光手中的匕首断成了两截。 谢勇光再次震惊,他听说过东北王狠狠踩了沈家一脚,沈家在东山省名望如日中天,可也是褒贬不一干了许多的恶事,虽然多数都被洗白了,可污点还是有的。 谢勇光对沈家没什么好印象,听说东北王踩了沈家,心中还是一阵的钦佩,可当他姐和姐夫出事了,也是和这个东北王有关,他便将胸腔里的怒火对准了林昆。 林昆目光平静的看着谢勇光,叹了口气,道:“你姐和你姐夫的死,我林昆有推卸不掉的责任,你心中即便是想杀了我,我也能够理解,但在你对付我之前,我们能不能心平气和的谈一谈,你暂时放下对我的恩怨,等我屠尽了东山省江湖上的这群恶狗,你再向我报仇也不迟。” “屠尽东山省的江湖恶狗?”谢勇光冷笑了一声,“就算你是东北王,你未免也太猖狂了,你真当这东山省的江湖是儿戏,你说屠尽就能屠尽了,你太不自量力了……” 吱嘎! 谢勇光的话音刚要落罢,刘一燕突然一脚刹车,车子在前方的丁字路口来了个急转弯,导航上的地图显示,向上走是一条傍着山腰的小路。 谢勇光被晃了一个趔趄,林昆抓住了扶手,回过头再向后面看去,那两辆车被甩开了。 刘一燕瞅准了路边的一片草丛,方向盘突然一打开了进去,然后又是一脚刹车停下。 谢勇光完全没搞明白刘一燕这是在干什么,脑门被磕了一个大包,不等他反应过来,林昆的声音就在他的耳边响起,“老实的趴着,装作发生了车祸。” 谢勇光不解,想要出声质问,结果脑袋被林昆的大手一摁,就趴在了前座的靠背上。 刘一燕趴在了方向盘上,姜夔生身子也倒在一旁,并将车门给故意踹开了,林昆则推开车门下车,快速的躲到了一棵大树后面。 过了不到一分钟,两辆黑色的轿车疾驰而来,吱嘎的两声急刹车,停在了林昆他们的车旁。 砰…… 车门打开,下来了一伙人,其中一个剃着寸头,脖子上拴着一根大金链子,一双拳头上套着指虎,脸上架着个大号墨镜。 这一伙人全都簇拥在他的身侧,唯他马首是瞻,其中的一个手下跑到了‘车祸’现场看了一眼,笑着道:“褚哥,这货笨蛋撞车了,好像都晕过去了。” 被称作褚哥的男人冷哼一声,带着一干人走了过来,对手下吩咐道:“姓林的手下没有弱将,都把家伙什给我准备好了,万一有什么变动,格杀勿论!” 一群小弟马上喊了一声:“是!”开始亮家伙什,其中接人拎着砍刀,还有那么两三个居然持着手枪,一群人马上来到了车旁,盯着车里面打量了一阵,其中一个小弟回过头冲褚哥说:“褚哥,不对啊,这辆车里应该是四个人,怎么就剩三个了,还有一个跑哪儿去了?” 这小弟话音刚落,突然一道寒光闪烁,这一伙人纷纷有所察觉,向着寒光的方向警戒,就见大树后面站出了一个人,手里持着一把银光闪闪的沙漠鹰王…… (二斗的微信号:qiujumu 欢迎各位大大添加,邀请大家进微信群交流;微信公众号:网文二斗,番外已经开始发布,另外每天早上八点钟之前,会在公众号里发布当天的更新通知;qq群:一群:477648325(已满);二群:131653628(还有最后几个席位);三群:943932422)